第六十八章 好消息太多

  阳城。

  大巴车直接开到了学校门口。

  停车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泛黑。

  方平一下车,就听到有人大声喊自己的名字。

  光听声音,方平就知道谁来了。

  侧头看去,果然,方圆雀跃地小跑了过来,满脸喜色道:“方平,你可算回来了!”

  因为中午被袭击的事,方平心情还有些抑郁。

  现在看到方圆,方平心情瞬间好了不少,伸手就捏了捏她的圆脸,笑呵呵道:“你怎么来了?”

  方圆鼓着嘴晃了晃脑袋,荡开了方平的手掌,接着才喜形于色道:“我来接你啊,方平,你都不知道,你现在可火了……”

  小丫头叽叽喳喳地说了一阵,满脸的骄傲。

  方平气血检测,149卡,瑞阳第一!

  成年人未必关注这些讯息,可学生们知道的却是不少。

  一中这边也做了宣传,毕竟149卡的气血,也是阳城一中历年气血最高的考生了。

  方平在接下来的文化课上,只要不是太烂,哪怕上不了两大,进一般的武大也没问题。

  方圆所在的实验初中,距离一中不是太远。

  加上还有方圆的存在,现在实验初中也有很多人知道,初二的“圆滚滚”她哥气血瑞阳第一,考上武大几乎是百分百的概率。

  对武大学生的崇拜,烙印在这些少年的骨子里。

  连带着,这些天方圆也备受瞩目,学校的老师都和她谈过话,比以前热情许多。

  说起这些,方圆笑的合不拢嘴,雀跃道:“现在谁喊我‘圆滚滚’,我就说叫我哥来揍他,吓得都没人敢这么喊我了!”

  方平哭笑不得,你这威胁的也太掉份了吧!

  我一个马上进入武者的人,还真能帮你去揍你同学?

  这丫头兴奋,方平也不多说,从车上将买好的礼物都搬了下来。

  看着方平大包小包的,拎了好几包东西,方圆先是喜笑颜开,接着又埋怨道:“就知道浪费钱!”

  方平也没管她,和其他人打了声招呼,一边拎着东西往家走,一边笑道:“这次不算浪费,你哥我这次真发财了。”

  “你卖签名了?”

  方平无语,没好气道:“能不能别老是想着签名,签名才值几个钱?

  就不能眼界放高点?

  你哥我一个准武者,气血比一般的武者都不弱,用得着靠卖签名度日?”

  打击了这丫头一句,方平笑呵呵道:“你们实验中学边上有个观湖苑小区,知道吗?”

  “知道啊,我有同学就住那,小区可漂亮了……”

  方圆有些羡慕地说了一句,景湖园这种老小区,房子破旧不堪,地方也小。

  观湖苑可是新小区,光看外观就比景湖园好十倍。

  “知道就好,你哥我这次气血检查,全市第一!

  瑞阳那边和阳城都给了我不少奖励。”

  “奖励?”

  方圆好奇道:“什么奖励?”

  “阳城奖励了观湖苑一套房子……”

  “什么?”

  方圆愣住了,还有奖励房子的?

  每年的状元,市里有奖励,这事方圆听人说过。

  可一般情况下,哪怕高考状元,奖励的也是现金,而且也不是太多。

  现在高考还没结束,就奖励自家老哥一套房子了?

  方平见她嘴巴都合不上了,笑的开心道:“怎么了,是不是高兴傻了?

  明天周末,我带你去看看新房子。

  观湖苑离你们学校近,以后搬到新房子住,你就可以睡懒觉了……”

  “方平……”

  方圆傻愣愣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

  方平打趣道:“上次我说我气血149卡,你不信。

  现在我说奖励了房子,你还不信?

  要不咱俩打个赌,谁输了,谁捏对方脸100次?”

  方圆哪肯和他打赌,虽然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可想想,说不定就是真的呢……

  一想到这,方圆兴奋道:“方平,真奖励你房子了?

  那咱们现在去看看好不好?

  房子大不大?

  房间多吗?

  客厅大吗?

  ……”

  小丫头瞬间化身十万个为什么,缠着方平追问。

  方平有些头疼,也懒得接话。

  这次回来,刚好借着机会,把房子的事说一遍,顺便给父母一笔钱家用。

  之前黄斌的钱,那是赃款,不好明说。

  可这次不同,金克明给的200万,算是半公开的奖励。

  这事谭振平也知道,父母真要有疑惑,方平可以让谭振平作证。

  谭振平虽然谈不上巴结方平,可方平提出这么点小要求,他不会拒绝的。

  尤其是现在!

  别人不清楚,作为阳城的带队领导,方平被袭击的事,谭振平却是知道的。

  也知道,方平这家伙居然和一位正式武者纠缠了半天。

  之前方平的气血是149卡,是极限准武者。

  现在能和武者缠斗,显然淬骨有成,极限被突破,现在的方平可以看做半步武者了。

  只要有机会,有四品武者守护,方平就可以选择突破成为武者。

  以方平的资质,谭振平觉得一次可以成功,成为和他同级的武者。

  这时候,帮方平打个马虎眼,谭振平不会不乐意。

  ……

  到家的时候,方名荣没回来,李玉英在家准备晚饭。

  方圆一到家,就把奖励房子的事说了出来。

  这下子,李玉英也惊呆了。

  就考个试,阳城就奖励了儿子一套房子?

  很快,从之前方圆一个人追问,一下子变成了母女俩追问。

  等到老爸回来,很快,变成了全家追问……

  方平都不记得自己解释多少遍了,最后只得说道:“这事是教育局的谭局长负责。

  我有他电话,爸妈,要不我打个电话,你们自己问他?”

  李玉英白了他一眼,方名荣也干笑一声。

  当了一辈子普通阶层,让他们打电话去问教育局的副局长,他们哪敢问。

  更别说,对方还是武者了。

  儿子说的信誓旦旦,哪怕依旧觉得不可思议,两口子也只能选择相信。

  方平见他们不再追问了,松了口气,又小声道:“爸妈,这事别对外说,这次奖励是额外的,市里也没公开。

  被别人知道了,别人眼红,到时候市里把房子收回去就不划算了。”

  方名荣严肃道:“是这个理,放心,我和你妈都不说,圆圆,你也嘴巴严点!”

  方圆有些郁闷,咕哝道:“我还想和同学说说呢,方平,那是不是咱们不能搬进新房子住了?”

  方平打趣道:“能啊,不过我想了想,你嘴巴不够严实,我和爸妈搬过去住,你一个人住这边好了,顺便看家。”

  “不要!”

  方圆鼓着嘴,撒娇道:“哥,让我去嘛,我不和同学说了还不行吗?”

  方名荣夫妇都面带笑容,也没管方圆,又问了一下房子的具体情况。

  方平简单说了说,等知道是装修好了的,可以随时搬过去住,两口子一致决定,明天请假,一起去看看房子。

  要不是方平刚回来,他们都想现在去看看,有些迫不及待了。

  见父母和方圆都高兴的不行,讨论着房子的事。

  方平干咳一声,又道:“爸妈,我话还没说完呢。

  房子只是阳城奖励的,瑞阳那边也给了我奖励,不是房子,是现金。”

  “瑞阳也给了奖励?”李玉英惊奇不已。

  方名荣更是感慨道:“以前就知道武者和我们不一样,可你现在还不是武者,就这样了,这要是成了武者……”

  光是观湖苑的房子,听儿子说了一下情况,方名荣就判断价值七八十万!

  这比他们两口子一辈子挣的都多!

  现在倒好,瑞阳也有奖励,这让方名荣又是高兴骄傲,又是失落不已。

  儿子还没毕业呢,还是个高中生,就比他有本事的多,当老子的都不知道该不该自卑。

  两口子忘了问多少钱,小财迷方圆可没忘记,连忙道:“哥,瑞阳奖励你多少钱了?”

  方平扫了她一眼,没好气道:“现在哥长哥短了,你这丫头,掉钱眼里了!”

  “哥……”

  方圆拉着他的胳膊撒娇道:“我这不是为你高兴吗?

  再说了,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也是你的钱。

  大不了……大不了我把我的存款全部拿出来请客,明天一起去吃肯德基!”

  “你倒是会算账……”

  方平哭笑不得,我吃了你的肯德基,回头我的钱就成你的钱了,这小算盘打的够响。

  也不和这丫头计较,方平轻咳一声道:“瑞阳奖励了我……奖励了我40万。

  我自己留10万块钱,准备上武大再用。

  剩下的都交给妈,家里面以后花钱不用那么省。

  还有爸这边,陶瓷厂也不是什么好活,做久了伤身体。

  我之前和谭局长说了一次,他说教育局那边还缺个门卫,活不多,就是登记一下来往信息。

  早上8点半上班,晚上6点下班,每周休息一天,一个月5000块钱。

  爸您要是没意见,过几天就可以过去上班了。”

  方平没敢多说,真要说几百万,父母恐怕真要心脏受不了了。

  何况他也要留一些钱,武者耗钱严重,他虽然有系统,可也需要财富值。

  等考上了武大,方平还想做点生意试试,总不能每次都指望遇到冤大头。

  这话一出,屋里几人又呆住了。

  奖励了40万!

  这钱来的有这么容易吗?

  还有……去教育局上班!

  教育局可不是清水衙门,这可是阳城的权利机构之一,哪怕只是一个门卫,也有无数人抢着去做。

  家里没关系的,谁能去教育局当门卫?

  儿子居然都能和教育局的局长搭上关系了!

  方名荣这时候比刚刚这知道房子的事还要震惊和不敢置信。

  他就一个普通工人,在陶瓷厂累死累活的,每个月休息两天,一个月下来能挣三千多。

  现在去当门卫,就坐在房子里,登记一下信息,一个月能拿5000?

  关键还不是工资高的问题,去了教育局,哪怕只是门卫,也算半个官家人了,他方名荣居然也能有吃官家饭的时候?

  方名荣不敢置信,李玉英也惊讶不已。

  方圆则是没父母想的那么多,这丫头脑海里现在想的都是“奖励了40万”。

  “好多零食……”

  “好多吃的……”

  “可以看电影了……”

  “……”

  一股脑的念头从方圆脑海中涌现,再看方平,哪还是方平,明明是闪着金光的移动宝库!

  方平出去短短十天的功夫,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好消息太多,父母一时间难以消化。

  方圆更是兴高采烈地邀请方平明天共进午餐,花光自己的小金库,然后兄妹俩共享方平的小金库。

  至于两者之间有多大差距,小丫头自动忽略了。

  ……

  这一晚,方名荣夫妇睡的不安稳,两口子一直小声聊到深夜。

  方圆则是睡的踏实,睡觉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甜笑,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

  至于方平,修炼了一遍《淬炼法》之后,拿起《基础腿功》翻看了一遍。

  他准备一品境淬炼下肢骨,腿功更适合他。

  可战法和功法有些差别,《淬炼法》不入武者境,主修几条主脉就行。

  战法则是复杂的多,包括一些发力技巧,这都不是靠书本就能看懂的。

  没有导师的指点,修炼了也效果不大。

  方平晚上又打了一次老王的电话,结果还是无法接通,这让方平有些郁闷。

  这家伙到底去哪了?

  还是说,换了手机号码?

  他认识的人当中,除了王金洋,也没人能给他指点,张永和他不熟,谭振平则是不修战法。

  “老王是不是知道我气血这么高,受到打击了,所以不接电话?”

  方平心里腹诽几句,只得暂时压下修炼战法的心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