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武者必争!

  晚上。

  因为是4人间,方平没再修炼《淬炼法》,趁着空闲站了一会桩。

  休息的时候,几人将两张床挪到了一起,当成通铺来睡。

  难得有这样的体验,除了方平有过这样的体验之外,其他人都是高中生,还未经历过大学的宿舍待遇。

  这个夜晚,方平没说多少话,其他几人倒是聊了很长时间。

  ……

   5月1号。

  一早上起来,气氛就格外的紧张。

  房间外,学生们来来回回走动,有老师挨个房间开始敲门。

  “都快点起床,楼下集合!”

  “拿好身份证、准考证!”

  “准备丹药的,现在开始服用!”

  “……”

  伴随着一声声呼喝,学生们纷纷开始下楼。

  方平几人也早就起床了,不等老师来敲门,几人就出了房间。

  几人刚出门,就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哭泣,“我生病了,气血下滑的厉害……”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

  哭泣声隔着老远传来,已经有老师开始过去安抚。

  体检之前生病,对于武科考生而言,这是最大的打击。

  人一生病,气血下滑,原本就在踩线的标准上挣扎。

  这时候,一次生病,几乎彻底断绝了考生的希望。

  这比高考缺考还要残酷,武科考生,靡费太大!

  耽误一年,有的家庭本就艰难,根本无法支撑复读,只能选择放弃。

  几人听的心有戚戚,吴志豪轻叹道:“这时候生病……还真是……”

  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说,除了同情,也没别的办法。

  集合的命令还在不断传达,几人回头看了一眼,哭泣声依旧没有停息。

  这时候,他们也顾不上去看看情况,随着其他人一起下楼。

  ……

  楼下。

  随着学生们下楼,各个高中的老师纷纷拿着喇叭呼喝。

  “一中的,来这边列队!”

  “二中的来这边!”

  “五中的集合!”

  “……”

  方平几人走到一中集合点,片刻后,带队老师开始点名。

  点名的时候,差了一人。

  老师没说什么,人群中却是有人怜悯道:“(8)班的肖亮没来,听说发烧的厉害……”

  “刚刚哭的是肖亮?真可惜,他气血刚好110卡,希望很大的。”

  “谁说不是,这下好了,今年是没戏了。”

  “以后都没戏了,现在一年录取线比一年高,肖亮家条件又不是太好……”

  学生们低声议论着,带队老师大声喊道:“都安静!”

  “同学们,武科考正式开始了!”

  “是否上武大,是我们人生第一道分水岭!

  但是你们要记住,这不是最后一道!”

  “待会体检,我们竭尽全力,过关了,值得欣喜!

  没过关,也不要放弃!

  你们还年轻,还有希望,还有未来!

  上不了武大,我们上培训班,上不了培训班,我们可以从军……

  哪怕都不行,我们还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武道之路,不止武大一条。

  毕业了,我们可以加入大集团,工作努力,业绩优秀,集团也可以培养你成为武者!

  未来的路很长……”

  老师们开始给学生灌心灵鸡汤,对成年人未必有效果,对这些稚嫩的学生来说,效果还是有的。

  几分钟后,带队老师停下了讲话。

  酒店外,谭振平不知何时出现在众人后方。

  “同学们,这次体检地点就在300米外的瑞阳第一体检点,现在,大家列队,跟我一起走!”

  谭振平并未用喇叭,也未声嘶力竭,可喊话声依旧在一千多学生耳中传开。

  这就是武者的实力!

  强大的气血之力,从谭振平身上勃发,哪怕其他人感觉没方平敏锐,这时候也能感受到喊话人的强大。

  ……

  众人正朝着第一体检点走去。

  谭家兄弟忽然出现在方平面前,接着就二话不说,拉着方平就往前走。

  方平无语,郁闷道:“你们干嘛呢?”

  “有事找你!”

  谭昊说话的工夫,已经拉着方平走到了前列。

  此刻,人群前方,谭振平停了下来,正在一旁站着。

  在谭振平身边,还有几位学生。

  一中的周斌、陈杰,这两人方平虽然不熟悉,可见过人,面熟。

  另外还有两人,一男一女,应该是别的学校的,方平不太熟悉。

  等方平过来了,谭振平也和几人交代结束。

  周斌几人看了一眼被谭家兄弟拉来的方平,也没交流,点点头就进入了学生队伍中。

  他们一走,谭振平身边就剩下了谭家兄弟和方平。

  看了方平一眼,谭振平笑道:“方平同学,你气血应该在130卡以上吧?”

  “我去!”

  说这话的是谭昊,他虽然知道方平气血不低,可昨天他老子也没说方平气血130卡以上啊!

  方平也不否认,点了点头。

  谭振平见状再次笑道:“那就好,有件事,我想和方平同学你谈谈。”

  “谭叔叔您说。”

  “瑞阳市总共有5县3区1市,阳城市作为县级市,在瑞阳下辖的行政机构当中,也是名列前茅的。

  不过阳城也就比5县稍微强点,比瑞阳的几个区要差点。

  每年的武科考,达标学生多少,考上武大学生多少……

  教育考核,是重中之重,也是硬性指标!”

  谭振平简单介绍了几句,总结过来就是,瑞阳内部,也有很大的竞争。

  各地的教育考核指标,是重点。

  YC县级市这个牌子,有不少人惦记着。

  一旦连续几年被人压下去,尤其是5县压下去,接下来会不会被人取代,也是难说的事。

  当然,这些斗争,和方平关系不大。

  谭振平来找方平的目的就一个。

  “这次体检,我们和兴溪县、安平区分在了一个体检点。

  兴溪县在5县当中,经济、教育实力都是最强的。

  安平区更是如此,因为瑞阳一中就在安平区境内,由安平区负责。

  这次考点抽取,抽的不是太好。”

  见方平有些疑惑,谭振平摇头道:“你可能知道,情绪对学生们气血的发挥有很大影响。

  你身边都是比你差的,那你信心满满,检测结果可能会出乎你的预料。

  可你身边的人都比你强,你信心遭受打击,紧张不安,这样的情况,是无法发挥出应该有的水平的。”

  这和王金洋说的情绪爆发是一个道理,方平了然,点了点头。

  “瑞阳一中,兴溪一中都有好苗子,而且这两边,对我们阳城态度都不是太好。

  阳城高半格的行政级别,他们可是惦记不少年了。

  一个地级市,不可能有两个县级市,起码对瑞阳来说是如此。

  所以,待会我希望你能在考核之前,全力爆发气血,压过这一县一区的学生。

  周斌他们我刚刚也嘱咐了,可他们气血毕竟不太高,就算爆发,效果也有限。

  可你不同,你爆发的话,是可以被人感知到的……”

  谭振平的话,方平理解了。

  可方平却是有些皱眉,爆发气血,压制别的学生,让他们紧张失落。

  说实话,干这事有些不地道。

  仿佛看出了方平的心思,谭振平淡笑道:“武者,在于敢争!必争!

  同情你的对手,同情弱者,这不是武者的风格!

  何况,强者恒强!

  如果受到你气血爆发影响,发挥不出最大的实力,这样的人,武科本来就没希望。

  你觉得,吴志豪、谭昊这些人,会因为你的影响,而无法发挥实力吗?

  真要如此,随便找个武者爆发一下气血,那学生们都别考核了。

  这么做,只是为了让阳城这边的学生增强一下自信心而已。

  毕竟对很多人而言,瑞阳一中的学生很强,一旦形成这种想法,待会都会受到影响的。”

  方平微微有些纠结,谭振平却是有些失望道:“畏畏缩缩,能争而不争,方平同学,非是我激将你。

  一旦你形成这样的风格,谨小慎微,瞻前顾后,未来的武道路会很难走!

  年轻的你,需要展示自己的能力和实力,而不是藏着掩着!

  你在担心什么?

  担心暴露了你的实力,还是担心有人会不满?”

  谭振平摇头道:“那你就错了,越是有用的人,越是会被人重视!

  你和南江武大的王金洋有关联,并不是秘密。

  所以你完全没必要有任何顾虑……”

  方平干笑一声,他其实还真没什么顾虑,老王都已经说背锅了。

  他犹豫,一方面是觉得有些不地道,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别的。

  想了想,方平微微有些尴尬道:“谭叔叔,我不是顾虑这些。

  我是……我是想着,考核之前爆发,气血消耗。

  等到考核的时候,那我……”

  谭振平愣了一下,接着就失笑道:“对,我倒是忘了这事。

  放心,市里面会补偿你的。

  待会你气血爆发之后,我会补偿你一颗气血丹,这不是我个人给你的,而是阳城补偿你的。”

  “气血丹!”

  谭昊一听这话,顿时委屈道:“爸,你不是说血气丸吗?”

  谭振平瞥了他一眼,傻儿子!

  周斌他们拿的补偿是补气丸,你们俩个兔崽子,我带着私心给了血气丸。

  方平能一样吗?

  不说他气血强大,武者在即,就说王金洋的关系,让他爆发气血,补偿一颗气血丹是必须的。

  真要能压过了安平区和兴溪县,让他们今年过考核的人少一些。

  阳城这边稍微多几个,那就是阳城最大的成功!

  不需要我太强,别人比我更弱就行。

  比强很难,比烂大家都会。

  有方平这样的资源,干嘛不用。

  到时候阳城这边表现的好,回去申请一下,那就不是4颗补气丸、2颗血气丸、1颗气血丹了。

  稍微改改,变成7颗气血丹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前提是的确比两边成绩要好。

  谭振平的小九九,方平虽然不清楚,可这些和他无关,他也不是太关心。

  一听到补偿一颗气血丹,再想到最近财富值消耗许多,现金也越来越少。

  方平顿时没了顾虑,点头道:“好,谭叔叔,我待会尽力!”

  谭振平脸上露出笑意,开口道:“这才是武者的作风!

  方平,谭叔老了,你还年轻,大家不一样。

  年轻人,就该斗志昂扬,舍我其谁!

  等你进了武大,你就会发现,一味的低调,那只会让你步步落后。

  唯有争!

  必争,敢争,能争!

  争输了没关系,争赢了你才可以走的更远,就怕你不敢!”

  最后几句话,倒是让方平有所感触。

  这话,不是谭振平一个人在说,书上在说,王金洋在说。

  现实也告诉方平,要争!

  连小马哥都在争,为此不惜和泰姆交战,这种争,体现的淋漓尽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