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突破武者的条件

  黄斌迫切地想逃脱,却不肯承认自己身上还有更好的东西。

  对于方平的话,黄斌自然是否认的。

  方平也不在意,拿着军刺轻轻敲了敲地板,想了想问道:“看样子你犯的罪不轻,手上人命不少吧?”

  黄斌不答。

  这种事,一个回答不好,可能会造成极大的变故。

  见他不回答这一点,方平不再追问,心里已经有了判断。

  这时候,他对这个其实也不是太感兴趣。

  沉吟片刻,方平终于问起了自己最感兴趣的东西。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回答的让我满意,你之前的话,我不是不可以考虑。”

  黄斌谨慎道:“你问!”

  “什么才是武者?”

  这话问的很幼稚,很多人听了恐怕会笑。

  连什么是武者都不知道的人,还在追寻武道之路,何其可笑!

  然而,黄斌却是没有笑话的心思。

  除了真正的武者,或者家学渊源,又有几个普通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武者!

  方平其实问的不是武者,而是如何成为武者,武者的标准,武者的定义……

  这些,其实也算秘密。

  官方并未对普通人公布这些讯息,其中原因很多,一般情况下,只有考上了武大才会得知。

  换成王金洋,这时候大概会说:“等你上了武大自然就明白了。”

  可黄斌不是王金洋,这时候的他连自己都顾不上,更别说这些不算太机密的秘密了。

  有心想坑方平一次,可一想到方平距离武者还远,等他突破武者的时候,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这时候欺骗,也没任何意义。

  想到这些,黄斌老实道:“武者,其实就是一群突破肉体极限的普通人。

  想成为武者,关键就在于突破极限。

  中高品武者不说,距离你还很遥远,先说低品武者。”

  “我之前跟你说过,低品武者以淬骨为主,易筋炼皮为辅。

  而气血,是筋骨皮锻炼的基础。

  总结下来,便是气血强大为基础,骨骼健壮,这就有了突破武者的资格……”

  随着黄斌的诉说,方平渐渐明白了武者的道路。

  同时,方平也不由想起当初王金洋说的一些话。

  当时去接王金洋的时候,杨建几人讨论那些高考生中的武者。

  王金洋当时就说过,这些人不仅仅是天赋,还有家世,几乎个个都有四品武者在背后坐镇。

  之前还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方平懂了。

  按照黄斌的话来说,想突破武者,起码要达到三个条件。

  第一,气血。

  武科考录取的学生,气血一般最少都在110卡以上,可这不代表就是武者的标准。

  想成为武者,气血最少要达到150卡。

  当然,高一点更好,可也不能高过200卡,要不然以非武者的体魄,气血太过猛烈不是好事。

  第二,骨骼强度。

  普通人想突破武者,骨骼强度要高,起码能适应突破后的气血爆发。

  而骨骼的淬炼,不是单纯靠吃药就行的,需要专业的功法。

  这也是第三个条件——功法!

  一部基础的功法,一般都会具有锻炼气血和骨骼的功效。

  要不然,纯粹靠补药,普通人气血壮大到120卡已经极难,哪有机会提升到150卡以上。

  当然,修炼功法,也是要基础的,一般最少也得在110卡气血以上才能修炼。

  要不然,气血不足,修炼之后,更大的可能是成病秧子,伤了身体。

   这也是每年武大招生,要求学生气血高的原因。

   可功法不得轻传!

  非四品以上武者,功法是不允许传播的。

  传了,那就是犯法。

  黄斌说起这点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怨愤,而是一脸的理解。

  为什么非四品武者不得传播?

  倒不是对低品武者和普通人做限制,而是为了保护。

  准武者突破武者的时候,气血爆发很厉害。

  没有中品武者指导看护,稍有不慎就是血管爆裂,气血冲击五脏六腑。

  轻则重伤,重则丢了性命。

  社会上的武道培训班,要求也是四品武者以上才能开办,也是为了防止功法乱传。

  无人指导,无人保护,危险极大。

  前些年,其实对功法传播还是没什么限制的。

  可很多普通人得到了功法,为了成为武者,冒险一搏,每年丧命的人不在少数。

  成功的人自然也有,可那是少数。

   100个修炼功法的人当中,真正能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突破武者的,不到1%。

  其他人,要不不敢继续修炼下去,要不就是在修炼或者突破的时候爆血管。

  而且很多普通人气血不到标准,提前修炼,最后伤了根本,补都补不回来。

   现代不比古代,人命还是很重要的。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所以功法的传播就被做了限制。

  唯有四品境以上的武者,有能力在普通人突破的时候,做到看护压制。

  所以,最终官方做出了一系列动作,包括武道培训班的法人起码要四品境这种规定。

   普通人突破武者,除非没这个条件,或者迫不得已,要不然都会让四品武者压阵。

  武道培训班费用极贵,功法其实不是主要的,关键就在于安全保障。

  报名培训班的人,在突破的时候,有资格要求四品武者帮忙守护。

  突破不顺利,四品武者可以帮助准武者压制气血爆发。

  在武科大学,也差不多同样的情况。

  学生突破的时候,可以申请四品境以上的武者压阵。

  ……

   气血、骨骼强度、功法,这三者是前提条件。

  另外自然就是资源,包括气血丹、淬骨丹、护腑丹这些。

  条件好的多准备一些,差的少准备一些。

  所以家里没有四品武者存在,很少会有人在高考之前成为武者,那样风险太大。

  哪怕三品武者,也无法在武者突破失败的时候,压制对方气血,避免对方爆体。

  ……

  听完这些,方平微微蹙眉道:“这么说,没有四品武者在场,普通人就无法成为武者?”

  方平的心思,黄斌太清楚了。

  这不仅仅是方平的想法,普通人谁不渴望成为武者,要不然也不会有当年的功法禁传事件。

  正因为这种人太多,四品武者又不是大白菜,很多人都冒险搏命,才导致功法禁传。

  换成黄斌的亲人子女,黄斌当然要说清楚了。

  哪怕他突破三品,子女要突破武者,他也会花代价找四品武者帮忙压阵。

  可方平是谁?

  设计陷害自己的仇人!

  所以方平一问,黄斌连忙道:“也不是说非四品武者不可。

  只要基础牢固,危险是有一些,可并不是太大。

  以前也不是人人都有四品武者守护,大多数老辈武者都是靠自己。

  只要一次性能突破成功,那就没任何危险。

  很多天才,其实根本不需要人守护,因为这些人一次都能成功……”

  说罢,黄斌还看了看方平。

  显然是在说,你就是天才,别怕,直接突破,死不了!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对年轻人,要吹捧。

  你吹捧他,他高兴,你贬低他,他反而不爽,觉得你小看了他。

  黄斌了解这些年轻人的心思,毕竟他曾经也是年轻人。

  想当年,他黄斌不也自信满满,觉得自己没人看护,也能顺利突破武者。

  可也不想想,就连武大的那些学生,每年新生都有一半的概率突破失败。

  当年黄斌在武道培训班,差点就因为突破丢了小命,至今心有余悸。

  方平要是想尝试一下的话,黄斌乐见其成。

  前提是,这小子能活到那时候。

   见他打听武者的情况,黄斌巴不得这小子马上突破,死了最好。

  可惜,这小子现在还不够资格,想突破都没机会。

  方平又不是真的十七八岁,哪还不懂这家伙的想法,心里暗自嗤笑一声。

  不过还真别说,方平其实还是有点这想法的。

  是不是天才他不知道,可他有挂啊。

  这样也勉强算是天才了吧?

  不过现在距离突破武者的标准还早,方平也不多想。

  要是考上了武大,有导师守护,方平也没必要冒险。

   心里想着这些,方平再次问道:“你有修炼功法吧?”

  “有!”

  黄斌回答的干脆,马上道:“低品武者其实大部分都是修炼基础功法,武道培训班和武大的基础功法差不多都一样。

  就算有所差别,一般也是淬炼的顺序有些差别。

  人体骨骼众多,有的功法先淬炼腿脚,有的先淬炼双手双臂……

  这些其实都没太大区别,顺序的问题罢了。

  骨骼的淬炼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准武者突破武者,也只是对骨骼做略微的强化。

  低品武者,哪怕到三品,也是一直在淬炼骨骼……”

  “那你的功法呢?”

  黄斌眼中露出一抹笑意,继续道:“基础功法我看了二十年,早就烂熟于心,自然不用带什么秘籍在身上。

  功法就在我脑子里,只要你放了我,功法我马上给你……”

  他说没带功法秘籍,方平是相信的。

  真要放在身上,方平早就发现了。

  可这玩意,让他背写抄录,哪怕黄斌给了方平,方平也不敢相信他。

  没再追问功法的事,此刻的方平,想的是如何处理这家伙。

  杀了他?

  正如黄斌说的,阳城官方的人迟早会发现,毕竟这家伙躲躲藏藏的,看样子就是在躲避追捕。

  还有,方平哪怕心理年龄比现在大,可他坏事是干过,杀人还真没有。

  黄斌给他杀,这时候的方平恐怕也不敢。

   可不杀他,这家伙是二品武者,太危险了。

  那就只能送到警局了。

  关键是……

  方平看了一眼面前的包裹,这要是把人送走了,这些东西警方会留给他?

  别开玩笑了!

  好几百万的财物,有些东西有钱都未必能买到,比如淬骨丹、护腑丹,这些都是目前方平买都买不到的东西。

  那又该怎么处理黄斌?

  方平有些头疼,这家伙现在有些烫手。

  送走那是肯定的,关键看怎么送,不能就这么送到警局,那时候恐怕毛都落不到。

  他一个普通人,哪有机会跟官方的人讨价还价。

  沉吟了片刻,方平心里大致有了决定。

  没理会一脸期待的黄斌,方平找了一会,找到了之前扔下的半截木棍。

  一看方平捡起木棍朝自己走来,黄斌脸色瞬间发黑,有些紧张道:“你……你做什么?”

  “你太危险了,昏迷比醒着好点。”

  “别……别过来!”

  “别叫,被人听到了,你比现在更惨!”

   黄斌很想大叫,很想惨叫,可一想到可能引起别人的注意,黄斌硬是不敢叫出声。

  他不敢叫,方平可就不怜惜他了。

  “砰!”

  木棍再次砸到了他脑袋上,这一刻黄斌想死的心都有,更恨不得马上晕倒。

  可就算他装晕,方平也没手软,“砰砰砰”地一连砸了五六下。

  直到黄斌呻吟声都有气无力了,方平这才罢手。

  喃喃道:“脑袋真够硬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