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大反派方平(为丫超盟主加更)

  楼下。

  方平根本没回家,而是直接出了单元楼,在楼外找了个地方隐藏了起来。

  他担心对方一时间没受到药力影响,意识到是自己算计他,下楼找自己麻烦。

  对武者,方平还是万分警惕的。

  虽然刚刚他手一滑,将三瓶药水都给倒了进去,按理说不出人命就是幸事。

  可武者能抗,反正方平觉得应该死不了人,说不定对方还有余力。

  先在外面等等看,待会再上去试探试探。

  ……

   201室。

  黄斌进了房间,将包裹藏好,忽然觉得眼前有些发花。

  晃了晃脑袋,陡然间,黄斌觉得腿脚发软,甚至有瘫坐下来的冲动。

  “遭了!”

  感受到这种情况,黄斌第一时间想的不是方平,而是阳城侦缉局!

  自己被发现了,而且被暗算了!

  对方怎么暗算自己的?

  头脑昏沉的黄斌,一时间大为惊恐,也难以置信。

  他确定,自己搬到这边来,应该没人监控自己。

  每天出门之前,他都留心观察,阳城那些家伙监控自己,瞒不住他。

  上次就是如此,阳城那些家伙监控自己,自己很快就察觉到了。

   更何况,自己也就今天早上出去买了点早点……

  早点?

  难道早点里面被下药了?

  可吃早点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两三个小时了,什么药见效这么慢?

  哪怕到此刻,黄斌也没想到方平。

  加上脑袋昏沉沉的,黄斌此刻也来不及多想。

  感受到四肢发软,黄斌心里早就急了,不能这样下去!

  狠狠咬了咬舌头,嘴中感受到浓郁的血腥味。

  黄斌也顾不得这些,勉强转身拿起包裹,接着就艰难地爬到房间窗台边。

  结果一看,房间的窗户居然装了防盗窗。

  “他么的!”

   黄斌头疼欲裂,这时候他已经觉得四肢越来越麻木了,一想到阳城侦缉局的那些人说不定就在外面等着。

  他可不敢走正门,只能跳窗,看看能不能找到活路。

  艰难地从房间中挪移到客厅,黄斌狠狠砸着自己的双腿,这时候的他已经觉得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四肢。

  方平那家伙,下的药实在太多了。

  武者抗性就算强,可黄斌毕竟只是二品。

  方平下了常人十倍的量,换成普通人,这时候恐怕都流口水陷入昏厥了。

  而黄斌,此刻还能挪动,由此可见一斑。

  黄斌可来不及为自己的抗性骄傲,以强大的意志力和求生欲望,总算挪移到了阳台边。

  就在这时候,门忽然被敲响了。

  “砰砰砰……”

  “叔叔,我来看电视了。”

  “叔叔,还在家吗?”

  黄斌昏沉沉的,此刻勉强保持清醒,原本他根本懒得搭理门外的小家伙。

  都这时候了,他也顾不上掩藏身份。

  可陡然间,黄斌意识有些清醒过来,对,抓人质!

  这时候,自己就算从窗户跳下去了,以目前的状况,逃脱的可能性很低。

  可只要抓到了人质,尤其还是一个高三武科考生,料定阳城这边也不敢无视这小子的生命。

  仿佛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黄斌以最大的毅力,转身挪动着向门口处走去。

  趁着侦缉局的人还没注意到自己中招了,先拿下了这小子再说。

  ……

  门口。

  方平继续敲门,敲了一阵,里面都没声音。

  方平猜测,那家伙应该是中招了。

  可方平也不敢完全放心,背在身后的手上,还拿着一根不算细的木棍。

   没人开门,那最好,待会自己从自家院子里翻上来看看。

  有人开门,那就要看情况应对了。

  对方要是中招了,那自己看情况给他一棍子试试。

  要是没中招,那就说下水道堵住了,自己上来通管道的。

  “对,通管道的!”方平暗自给自己鼓气。

   心里将接下来的应对都盘算清楚了,方平继续敲门,人畜无害地喊道:“叔叔,在家吗?”

  “不会是出去了吧,那我待会再来吧……”

  方平自顾自地说着,忽然听到门里面传来一丝轻微的脚步声。

  过了一会儿,防盗门内的屋门被打开了。

  黄斌已经眼花缭乱,甚至都没看清楚外面的人,勉强含糊道:“进……进来……”

  “叔叔,你没事吧?”方平可不敢这时候进去,下意识地轻轻退后了一步,小心翼翼道:“你脸色好像不太好?生病了?”

  黄斌已经感觉自己快要晕厥了,哪有时间跟他废话,艰难地打开防盗门。

  喘息粗重道:“进……进来……”

  “叔叔,要不要我帮你找医生?报警也行。

  你这情况可不是太好……”

  黄斌头都快炸了,报你大爷的警!

  这小子来这么久了,说不定楼下守着的侦缉局的人马上就要上来。

  趁着还有一点余力,黄斌也顾不得再说什么,伸手就朝方平抓去。

  方平早就防着这个,连忙往后再退几步。

  黄斌微微愣神,这时候,方平也察觉到他状态很不好。

  没说的,这家伙刚刚居然想抓住自己,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按照好人的逻辑,身体不舒服,第一时间自然是让方平帮着叫医生。

  可这家伙,居然想的是抓住自己!

  要说他是好人,方平敢把手上的棍子给生吞了!

  此刻,方平是彻底确定了,自己之前的所有猜测都是真的。

  不再犹豫,有武者想要找自己麻烦,说不定还想要自己的小命,跟这种人可没什么好客气的。

  背在身后的右手,瞬间提着木棍就朝黄斌脑袋上砸去!

  “是这个小畜生!”

  这是黄斌第一时间的反应!

  对方居然防着自己,还准备了棍子,哪怕他已经脑袋不清醒,也知道算计自己的人是谁了。

  居然不是仇家,也不是侦缉局的人,更不是那些外来武者……

  他黄斌,居然被一个傻小子给算计了!

  “畜生!”

  这话他没骂出口,也来不及骂。

  方平棍子落下的瞬间,黄斌勉强抬起右手,不是反击,而是挡住了脑袋。

  换成平时,他没中招,棍子落下的工夫,他已经一脚踢死了方平。

  可现在,他四肢无力,还能站着,已经是意志力极其强大的表现。

  ……

  “砰!”

  木棍没有打到黄斌的脑袋,而是敲在了黄斌的胳膊上。

  方平眼神变了变,普通人挨了这一棍子,不骨折就算好事。

  可他一棍子打在对方的胳膊上,仿佛敲在了水泥地上一般,木棍居然反弹了回来。

  这下子,尽管还不知道武者有多恐怖,可方平也意识到,对方的体魄有多强大!

  这些想法,一闪而逝。

  方平顾不得多想,原本不敢使全力,怕打死了人不好。

  这时候哪还顾得上许多,抽回木棍,方平竭尽全力地再次砸了下去!

  “砰!”

  木棍再次被黄斌用胳膊挡住,两次的打击,疼痛感稍微让黄斌摆脱了昏沉。

  一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傻小子给算计了,黄斌怒火中烧,狠狠咬了一口舌尖。

  一瞬间,黄斌仿佛有了动力,迈腿朝门口挪动了一小步。

  紧接着,黄斌也不防守了,竭尽全力地往前挥动着拳头!

  他一个二品巅峰武者,哪怕到了这地步,也要这畜生知道,武者可不是他能算计的!

  ……

  方平自然也看到了对方挪动脚步,来不及多想,黄斌挥拳的同时,方平也再次挥舞着木棍砸了过去。

  “咔擦!”

  方平脸色剧变,黄斌的拳头看着是慢,甚至都没聚力的表现。

  可这一拳头打过来,手上的木棍居然断裂了。

  而方平的虎口,这时候也因为受力太重,被木棍反弹中,虎口瞬间剧痛,整个手都有麻木的感觉。

  忍着疼痛,方平也不敢松开断裂的木棍,拿着半截木棍使劲继续往黄斌头上砸。

  而刚刚一击,也达到了黄斌的极限。

  这时候的黄斌,真的察觉不到四肢的存在了。

  “咚!”

  木棍第一次敲在了黄斌的脑袋上,没有想象中的头破血流,黄斌的脑袋都比一般人坚硬。

  方平心里差点骂娘了,这就是武者?

  那么多迷药,没晕倒就算了,还有力气反击。

  等没力气反击了,骨头都比寻常人硬,打的自己手都发麻了。

  也没功夫去想这些,方平拿出所有的力气,脸上涨红,一棍接一棍地朝黄斌打过去。

  此刻,方平根本没去想会不会打死人。

  太恐怖了!

  这样的人,居然想对付自己,自己要是没先下手为强,恐怕对方一巴掌就能扇死自己。

  黄斌已经站立不住,方平狠狠砸了几棍,黄斌腿脚一软,瘫倒在地。

  这时候的黄斌,人还没彻底昏迷,睁大了眼睛,凶厉地看着方平,仿佛想用眼神吓退方平。

  方平根本不去看他眼神,哪怕对方瘫倒了,方平依旧拿着半截木棍狠狠地砸。

  先是砸脑袋,等到看到黄斌额头上渗出血液,方平马上换了打击的部位。

  双手,双腿,胸口……

  凡是可能会有威胁的地方,方平都一次次地击打着。

  楼道间,只能听到木棍和肉体碰撞的闷声,以及方平剧烈的喘息声。

  ……

  方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打了对方多少棍,直到自己手脚发软,方平这才停了下来,猛烈地喘息。

  这时候,方平才看向黄斌。

  瘫倒在地的黄斌,头上已经一片血红。

  四肢也因为遭受重击,此刻有些痉挛抽搐。

  胸口微微有些起伏,证明对方还活着。

  方平喘息了一会,有些后怕。

  他都不敢想象,自己要是没给对方下药,现在是什么样的结果。

  打架,方平不是第一次了。

  可这次不是打架,是自己打人,打一个没什么还手之力的人,打到自己四肢发软,喘息不已,这还真的是第一次。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方平小心翼翼地踢了踢黄斌,对方没什么反应。

  方平朝四周看了看,大白天的,别人也都上班去了,此刻楼道里很安静。

  再看了看倒在门口的黄斌,方平有些头疼,这家伙太危险了,待会不会醒过来吧?

  没太过犹豫,方平拿起木棍,再次给了黄斌几棍子。

  黄斌只是身体在抽搐,这也让方平确定了对方应该真的没有余力了。

  放下木棍,方平迈步进了屋,接着就拖着黄斌进屋,迅速关门。

  ……

  房间中。

  方平找了一圈,找了一床被单,翻动着黄斌,将他裹在被单中。

  这种全身受力的捆法,比用绳子要靠谱。

  担心一床被单不够,方平四处找了找,又找到一床被单,再次将黄斌裹了一圈。

  接着又用棉被裹了一圈,只留下黄斌的脑袋在外面。

  还担心不够,方平在二楼没找到绳子,却是找到了一捆铁丝。

  紧接着,方平用铁丝开始环绕被子,死死捆住了棉被,扎了一圈又一圈,最后用老虎钳扭死了接口。

  到了这时候,方平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液,喘息道:“这要是你都能挣脱开,算你厉害!”

  对方手脚都被自己打的有些骨折,也不知道断没断。

  现在手脚被束缚,没有发力的余地,里里外外裹了好几层,最外面更是被铁丝圈包裹。

  这样都被对方挣脱了,那就真的是超人了。

  捆好了对方,方平又用胶布里里外外贴了五六层,封住了他的嘴。

  到了这时候,方平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喃喃道:“怎么都觉得,我才是反派!”

  实在不能不这么去想,他闯进别人家给人下药,接着又把人打了半死,最后又捆又绑,连嘴巴都给封住了。

  这不是大反派才干的事吗?

  黄斌要是女人,那就更形象了。

  方平脸颊都有些抽搐,这时候随便闯进来一个人,恐怕没人会觉得他才是好人。

  晃了晃脑袋,盯着黄斌看了看,方平再次头疼起来,人被自己弄成这样了,好像不太好办啊。

  他现在确信,这家伙肯定是坏人。

  可要是找不到什么证据,就这么丢给警方,恐怕不是批评教育的事了。

  原本方平没准备下狠手的,迷晕了就行。

  可十倍的药量对方都没晕,还能反击,他不得不下狠手。

  “有点麻烦了!”

  方平嘀咕一声,倒也没有太害怕,总会有办法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