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算计 (感谢丫超盟主打赏)

  4月11号,周五。

  方平早上用老爸的老古董手机,和班主任请了一上午的假。

  刘安国很是关心,电话里一个劲地让方平注意休息,养好身体。

  如今的方平,可不是之前的方平。

  武科有望!

  马上武科考在即,这时候要是病倒了,刘安国想哭的心都有。

  直到方平说只是微微有些不舒服,刘安国这才作罢,叮嘱了一阵,痛快无比地答应了方平的请假。

  直到这时候,方名荣夫妇彻底相信,儿子真的武科有望。

  班主任那关切劲,要不是武科有望,哪用得着这样。

  之前还有些怀疑大哥自夸的方圆,这时候也不得不相信,大哥好像真的没吹牛。

  小丫头都有些怀疑人生了,自己大哥还真能考上武科?

  看着她那不敢置信的眼神,方平哭笑不得。

  ……

  很快,父母去上班,方圆去上学了。

  家里只剩下方平一个人。

  楼上虽然很安静,可方平确信,楼上那家伙还在家。

  一个超级大宅男!

  除了吃饭,方平就没见对方出过门。

  当然,别的宅男在家宅着,要不上网,要不看电视,要不做点别的。

  可楼上那位,方平确定对方既没上网,又没看电视。

  楼上的网早就停了,电视也没开过。

  这种人,宅在家里,也不知道憋着什么坏呢。

  方平极度怀疑,那家伙现在是不是躲在窗子边,或者耳朵贴着地板,听自家的动静。

  方平不知道武者是不是各方面都很强,包括听力。

  所以哪怕在家,他也很注意,极少说一些出格的话。

  包括之前去楼上观察,今天请假,方平都是循规蹈矩,一步步来,并不显得突兀。

  没急着上楼找机会,方平在家转悠了一圈,套上了外套,将装着药水的小药瓶塞进了袖子里,瓶口对着手心。

  对着自家的杯子试验了几次,方平觉得差不多能迅速倒进去,这才缓了口气。

  药水闻着没味道,就是不知道喝起来有没有味道。

  方平有些不放心,从瓶子里弄了一点点,掺进了水里,少少地抿了一口。

  舌尖品了品,和正常的水好像没什么差别,方平连忙吐了出来,接着脸上才露出笑容。

  无色无味,比自己想象的要好。

  武者也是人,就算嗅觉味觉敏感一些,想必也不会轻易发现。

  方平也不觉得,任何人都能时时刻刻保持警惕,何况自己还是个好好学生。

  在床上躺了一会,等到了上午9点多,方平这才起身朝自家厨房走去。

  进了厨房,方平拿起暖水壶,自言自语道:“家里没热水了?”

  “吃药没热水,吃不下去啊!”

  叹息了一声,方平带着几粒感冒药,拿着水杯,径直往外走去。

  ……

  二楼。

  “砰砰砰!”

  正拿着包裹翻查东西的黄斌,听到敲门声,脸色微微变幻一下。

  急忙将手中的包裹塞到沙发底下,黄斌屏住呼吸没有动弹。

  “叔叔,在家吗?”

  门外声音传来,黄斌皱眉不已,又是这小子!

  脸上露出些许不耐烦,他在这深居简出,就是不想和外人打交道,这小子两天都来两次了。

  有心想不应答,想了想黄斌还是回应道:“在呢,马上来!”

  ……

  门外。

  黄斌打开门,脸上露出憨笑,笑道:“今天没上学?”

  方平揉了揉额头,有些苦恼道:“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压力太大,有些头晕,请了一上午假。

  叔叔,你家有热水吗?

  我刚想吃点药,家里没开水了,烧水还得等一会,所以上来……”

  黄斌了然,心里愈加的郁闷。

  你小子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家里没水也来借!

  尽管心里不耐,黄斌还是笑道:“我这有开水,进来吧。”

  “麻烦叔叔了。”

  “别客气。”

  两人寒暄了几句,方平拿着水杯进了屋。

  黄斌指了指厨房道:“水壶在那边,我帮你?”

  “别,叔叔别客气,我自己来就行。”方平急忙摆摆手,接着又看了看阳台半拉的窗帘,状若随意道:“家里有点暗,叔叔这窗帘坏了?”

  “没坏……”

  “哦,我还以为窗帘坏了呢。”

  黄斌愈加的无语,你怎么什么事都要管一下?

  不过这家伙一提醒,黄斌也意识到有些不妥,大白天的,家里窗帘拉起来,的确不太合适。

  见方平往厨房走,黄斌也没跟着,往阳台那边走去,准备拉开窗帘。

  方平心里暗舒一口气,这番话,他在心里都考虑很多遍了。

  黄斌果然按照自己的套路在走,当然,就算黄斌不去阳台那边,方平接下来还有别的招。

  现在倒是省了麻烦。

  方平也不耽误时间,直接进了厨房,拎起暖水壶先给自己的杯子倒了一杯水,接着就迅速从袖子里掏出小药瓶,瞬间打开瓶塞,将药水直接倒进了水壶中。

  做完这些,方平将药瓶塞进兜里,盖好瓶塞,这才端起水杯朝厨房外走去。

  出了厨房,黄斌已经拉开了窗帘,正在往厨房这边走。

  方平也不慌张,对面可能是武者,这要是心跳加快对方也能感应到,那才麻烦。

  见黄斌走过来,方平举着水杯笑呵呵道:“谢谢叔叔了。”

  “没事。”

  黄斌也不多话,说完就停顿了下来,这小子倒完水,也该走了吧。

  谁知道方平好像根本没意识到主人的不耐烦,根本没有离开的心思。

  方平也没办法,他又没监控,谁知道黄斌什么时候喝水。

  只能在这看着,看着对方喝了水,才能抓住机会。

  要不然,错过了时间,对方哪怕真的喝了水,自己不知道,那也没用。

  这家伙第一次就算没在意,把水给喝了,可事后绝对能察觉到不对劲。

  再想找第二次机会,几乎没这个可能。

  而且自己也会被怀疑到,所以机会只有这么一次。

  这种情况下,方平自然不会离开,等亲眼看着对方喝了水再说。

  方平也不管黄斌怎么想,端着水杯一边喝着,一边吃了几粒感冒药,接着又道:“叔,你平时都一个人在家吗?”

  “嗯,家里人都在乡下,我一个人来阳城打工。”

  方平心里暗骂,撒谎高明点好不好,我有那么傻吗?

  打工的不找工作,还单独租房子,一天光是外卖就要几十上百块钱,真以为我没见过打工的?骂归骂,方平脸上却是同情道:“你儿子肯定很想你。

  我就是这样,我爸出去工作,平时回来的都晚,我有时候一天看不到,就挺想他的。

  对了,叔叔,你这边的电视能看吗?

  我家电视被我爸拔了智能卡,说我高三了,不许看电视,好久都没看过电视了。”

  黄斌脸都绿了,楼下的这小王八蛋脸皮够厚啊!

  来要水就算了,还要在他这看电视!

  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不过考虑到对方年轻,也不懂人情世故,黄斌强压着不耐烦道:“我这边……”

  他还没说完,方平就已经走到了客厅,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机一打开,方平顿时满脸激动道:“叔,我能在您这看一会电视吗?”

  “他么的!”

  黄斌心里都快骂娘了,老子都没答应,你自己都打开电视坐上沙发了,我能说什么?

  刚刚还想说电视坏了,可现在还能怎么说?

  自己扮的可是老好人,家里也没其他人,赶人都没什么借口。

  要不然说自己要出去?

  可他现在恨不得没人关注他,大白天的,出去被人盯上了怎么办?

  心里盘算了一阵,黄斌强忍着不耐烦,露出笑容道:“没事,你喜欢看就看一会。”

  “叔叔,你喜欢看球赛吗?要不一起看?”

  “不用,我看什么都行。”

  黄斌心里再度叹息,算了,就忍一会吧,这小子总要上学的吧。

  之前不是说请了一上午假吗?

  撑死了,也就看到吃饭的时候吧。

  想通了这些,有方平这个外人在,黄斌也不好干别的事,只好也在沙发一侧坐下来盯着电视发呆。

  方平也盯着电视机,一脸的入迷,实际上也有些急躁。

  这家伙,什么时候才喝水啊?

  只要等他喝了水,自己马上就走,等20分钟再来敲门。

   20分钟,药效应该也上来了,就算他没昏迷,应该也浑身无力了吧?

  一直看了小半个小时电视,黄斌丝毫没有喝水的心思。

  方平无奈,只好拿着水杯起身道:“叔,我再去倒点水,口渴的厉害,也给您倒一杯。”

  也不等黄斌拒绝,方平径直进了厨房。

  没直接倒水,方平拎着暖水壶就进了客厅,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黄斌面前的杯子倒了一大杯。

  黄斌现在一点不想说话,这小子有点自来熟,要不是不想惹人注意,他现在很想直接把这家伙从窗户扔出去。

  黄斌怎么想的,方平没在意。

  余光瞥了一眼黄斌面前的杯子,方平也没动自己的杯子,继续盯着电视看,仿佛看入迷,忘了喝水。

  人都是很容易受到心理暗示的。

  你面前没有水,那你不见得会特意去找水喝。

  可你面前放着一杯水,哪怕你不口渴,很多时候也会下意识地去喝点。

  尤其是别人给你倒水,大部分时候,不口渴也会喝点。

  刚刚方平特意给黄斌倒水,就是在完成这种心理暗示。

  方平还好,他可以用电视转移注意力,黄斌显然没看电视的心情,这时候无事可干,喝点水,也能缓解一下情绪。

  没过几分钟,黄斌动了动身体,身体往前探了探,随手拿起了面前的水杯。

  方平有那么一瞬间,心跳都要停止了。

  为了不表示异常,方平盯着电视小声道:“还不进球,快进球啊!”

  实际上,方平自己过于小心了。

  黄斌防着很多人,防着侦缉局,防着外来武者,防着其他可疑人物,却根本没想过怀疑方平。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还是个学生。

  自己跟他无冤无仇的,哪怕之前动了心思想废了他,可不是没行动吗?

  这种情况下,一个少年会算计自己?

  别说黄斌,换了任何一个人,恐怕也不会这么去想。

  之前王金洋来学校,方平他们接待,请王金洋喝饮料,王金洋难道会怀疑有人在饮料里给他下毒?

  要是都这么疑神疑鬼的,神经早就衰弱了。

  所以方平的很多掩饰,其实都是做的无用功。

  黄斌没想过这些,所以喝水也很自然,端起水杯,抿了一大口。

  武者喝水,可不是和姑娘那样,小口小口的舔一舔。

  一口水喝下去,杯子就空了一大半。

  方平见状也不继续停留,忽然道:“遭了,家里好像忘了关煤气,叔,我先下去了。”

  黄斌巴不得他赶快走,顿时笑道:“好,有空常来玩。”

  “谢谢叔叔,我待会弄好了再来。”

  “……”

  黄斌有点想掌自己的嘴,我他么嘴贱,这小子自来熟的厉害,自己还说这话,脑子进水了吧?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黄斌勉强客套了几句,这才目视方平匆匆出门下楼。

  等方平一走,黄斌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口干舌燥,端起水杯,再次喝了一口水。

  摇摇头,也不管方平,黄斌从沙发底下将包裹拿了出来。

  想到待会那小子还有可能过来,黄斌拿着包裹就进了房间,免得待会被那小子看到了。

   PS:感谢丫超大佬的盟主打赏,万分感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