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安排

  尽管方平想着靠人不如靠己。

  可真到了这关头,方平觉得还是得多思量思量才行。

  考虑了一阵,方平认为还是先报警试试看,真要没用,那自己再想办法。

  晚上,方平找了个借口,出了小区,用公用电话报了一次警。

  结果不出所料,在方平不愿意说出自己身份的情况下,只是说怀疑楼上租客是坏人。

  这下子,接警的女人也无语了,虽然没口出恶言,也只是安慰道:“一定会保护大家的生命财产安全,我们会派人巡查……”

  至于是不是真的追踪巡查,方平不用脑子都知道真假。

  这也很正常,警力有限,没有确凿的证据,因为怀疑,就派出大批警力处理。

  真要如此,警察们也别干活了,天天就等着处理这些事好了。

  每天报假警的一大把,除非方平说他现在就快死了,要不然来人的可能性很低。

  加上方平又不说自己是谁,对方更不会来了。

  ……

  方平其实也不是不愿意实名报警,主要还是担心楼上的家伙有什么门路知道消息。

  要是实名了,对方要是对自己有恶意,恐怕马上就得动手。

  现在以路人甲的身份报警,就算被知道了,小区人这么多,他鬼鬼祟祟的,有人怀疑他正常,也不见得就猜到是方平。

  当一次朝阳大妈,结果没起到效果,方平也有些无奈。

  阳城毕竟不是大都市,警力有限,再加上监管也有限,很多时候都是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这种没切实犯罪的,只是有人用公用电话报警的,很少会被处理。

  这下子,方平也只好打消了找警察叔叔的念头。

  还是只能靠自己,等自己放倒了对方,先找找看有没有证据,找到了,再报警也不迟。

  找不到……

  方平揉揉额头,真要找不到,那也得闹腾一下。

  既然找不到楼上的犯罪证据,那就找自己的。

  自己一个热血青年,为了帮助警方抓坏人,干了点出格的事,事后向警察叔叔承认错误……

  这样一来,警方也会关注。

  不管对方是坏人还是好人,都会被警方注意。

  好人,那最好,自己事后老实承认错误,积极赔偿。

  坏人,那更好,一劳永逸,自己说不定还能拿个奖状。

  盘算好了利弊,方平觉得不管结果如何,自己最多也就被批评教育一顿,损失不大。

  比起小命受到威胁,这种结果还在承受范围内。

  想通了这些,方平安心了许多,心安理得地谋划起怎么放倒这家伙才好。

  ……

  这个晚上,方平继续在后院锻炼身体。

  可锻炼的时候,看着二楼的窗户,方平总觉得有人在窥视自己。

  “他在观察我!”

  方平有了结论,愈加确定楼上的家伙打自己主意。

  实际上,这也算歪打正着。

  黄斌的确在楼上看了片刻,可他自己也有事,还真没看多长时间。

  ……

  第二天。

  早上方平出门去学校,结果再次碰到了买早点回来的黄斌。

  昨天早上黄斌当不认识方平,自然不用打招呼。

  可晚上和方平见了面,也算是认识了,所以再次遇到,黄斌为了保持老实人形象,憨笑着率先和方平打了招呼。

  他不打招呼还好,一看他笑的不怀好意,方平再次想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要是这想法被黄斌知道了,肯定能憋屈的发疯。

  打招呼,那就是无事献殷勤。

  不打招呼,恐怕方平也得想着,这家伙故意装不认识我!

  疑邻盗斧就是这个道理,当你怀疑一个人的时候,对方不管做什么,你都觉得和你猜测的一样。

  现在方平怀疑黄斌对自己不利,怎么看都觉得这家伙不是好人。

  方平确定了这家伙不安好心,也愈加坚定了先收拾了对方再说。

  有心算无心,放倒对方还是有办法的。

  ……

  上午在学校,方平看似认真看书,实际上却是在盘算接下来如何行动。

  等上午课程一结束,方平就瞬间跑的没影了。

  陈凡见他跑的飞快,除了感慨一句“身体真好”,也只能羡慕。

  等到中午上课,方平踩着点才到了学校。

  没人发现,方平兜里多了几小袋的东西。

  想放倒一个人,安眠药、镇定剂这些药品最有效,当然,这些都是处方药,很难买到。

  方平也没准备买这些,这些药效果一般,见效也慢。

  何况对方可能是武者,身体抗性比普通人强,一般的安眠药也没用。

  除非服用大量的药品,可楼上的又不是傻子,一堆白花花的药片给他吃,他傻了才会吃。

  换成普通的学生,这时候恐怕没辙了。

  可惜,方平不是。

  中午的时候,方平去了一趟成人用品店。

  前世,方平一个朋友当记者,做过一次暗访,就是查当时传的沸沸扬扬的迷魂药。

  结果证明,让一个人几秒钟内昏迷丧失记忆,纯属扯淡。

  真要有这种药,麻醉科早就被淘汰了。

  不过类似于麻醉药,效果比麻醉药效果要好的迷药还真的有。

  这些迷药,加大了麻醉镇定的成分,只求药效,不管后果,副作用很大。

  恶心头晕好些天,那是正常事。

  方平的朋友,自己亲自试验了一下,喝了一点点“失忆水”,结果虽然没昏迷,可也意识昏沉,浑身无力。

  当时方平也在场,当着朋友的面拿走了他的钱包。

  事后据朋友说,当时他是知道这情况的,可有心无力,想阻拦都没用,手脚无力,说话都说不出口。

  不过药效也没传说的惊人,他陷入昏沉状态,接近20分钟。

  也许是喝的少的缘故,不过多喝怕伤身,朋友没敢继续试验下去。

  正因为有了这次经验,方平才知道能在哪买到这玩意。

  其实这时候,一些成人用品店,几乎公开在出售,价格还不贵。

  中午的时候,方平跑了几家,花了400块钱,一次性买了三小袋。

  据那个有些猥琐的老板介绍,效果好的惊人,另外还推荐方平买点催情效果的。

  方平买的这种,女人喝了跟尸体似的,不建议方平使用。

  对老板的龌蹉心思,方平嗤之以鼻,我是那种人吗?

  可他一个小年轻,跑到成人店买这些东西,实际上任谁看来,他就是这种人!

  ……

  买好了药,接下来自然是想着怎么让对方吃下去。

  方平担心武者抗性强,老板说普通人5毫升就够了,方平这次买了三小瓶,总共50毫升。

  十倍的用量,就算武者,也得浑身麻痹,意识混乱了吧?

  不过想到吃多了可能会吃死人,方平最后还是决定少用一点,哪怕副作用大点,也比人死了强。

  楼上的那家伙,自己不开火,都在外面吃。

  这时候可没什么美团、饿了么送上门,都是自己买外卖。

  不过昨晚方平也留心了一下,楼上那家伙下楼扔垃圾的时候,是有饭盒的。

  说明对方没在外面吃,而是买了带回来吃,大概是担心别人看他吃的太多怀疑什么。

  没有外卖小哥,想下手就麻烦不少了。

  方平继续盘算起来,怎么才能让对方吃下去?

  自己现在学生的身份,楼下邻居的身份,都有不小的麻痹效果,想必那家伙,也不会防备自己把?

  ……

  一整天,方平都在谋划着放倒那家伙。

  直到放学,方平才晃了晃脑袋,有些郁闷,自己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大反派的感觉。

  将这种念头压下,方平自我安慰了一句,大不了让对方头晕几天,事后自己赔偿一下就好了。

  又不是女人,自己还能占了对方便宜?

  真要是坏人,那自己也算为民除害了。

  等到了家,方平直接将自己关进了房间,将几瓶液体迷药倒在了一起。

  想了想,又给自己换了件长袖衫,外面还套了件外套。

  这样一来,也好掩饰一下。

  等方平从房间里出来,方圆满脸惊讶,自己老哥又怎么了?

  “方平,你不热吗?”

   4月份的天气虽然不比夏季,可如今气温还是挺高的。

  方平回家忽然给自己加了外套,没生病吧?

  一看到妹妹,方平这才回过神来,对方要是武者的话,一旦没被自己迷倒,那就有点麻烦了。晚上家里人都在家,不太安全。

  白天父母都不在家,方圆也得上学。

  看来,还是找白天为好,免得出什么意外。

  想到这,方平连忙脱下了外套,笑呵呵道:“没事,就是刚刚有点冷。”

  “生病了?”方圆有些关心道。

  方平原本准备否认,考虑了一下却是点头道:“好像有点不舒服,不行就明天上午请假,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

  听他这么说,方圆还特意上前摸了摸他额头,感觉没发烧,微微宽心一些。

  晚上的时候,听到方平有些不舒服,明天早上请假,方名荣和李玉英都关切地问了一阵。

  方平说自己问题不大,两口子虽然有些担心,最后也没多说什么。

  只是想着,要是明天还不舒服,那就得去医院看看了。

  李玉英原本也准备明天请假照顾儿子,可方平拒绝的干脆。

  见儿子的确不像是太严重的样子,李玉英没再坚持,晚上却是又给了方平100块钱,让他有事就打车去医院。

  ……

  将一切都安排好,方平安心了一些,就等明天找机会行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