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试探

  居安思危。

  方平并不觉得自己多想点有错,命才是自己的。

  想的多,自己吓自己,也比丢了小命强。

  傻乎乎的不当回事,那才是白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对方没恶意,那最好。

  要是有恶意,自己有点准备,也比没准备的强。

  其实在方平看来,确定对方有没有恶意,很简单的事。

  如果对方真的是武者,那有恶意的可能性极大!

  现代又不是古代,武者是社会的特殊阶层。

  隐居,不存在的。

  更何况,谁傻了在一个老小区租房隐居?

  所以,只要确定对方是不是武者,就能大致判断一些东西出来。

  哪怕猜错了,那又如何?

  ……

  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之前心慌慌的也没多想,现在方平倒是觉得自己目前危险不大。

  对方要是真想对自己如何,也是先观察为主。

  要不然,没必要租房子。

  他一个普通学生,一个武者想弄死他,不要太容易。

  既然暂时没危险,那就可以尝试一下确定对方的身份。

  光凭早上的那些包子,还不足以说明什么,普通人饭量大的也不是没有。

  一整天,方平都自顾自地写写画画,有时候也去和吴志豪几人拐弯抹角地打听一些情况。

  等到下午放学,方平心里大致有了谋划。

  他虽然不是武者,可也不是真的十几岁的小年轻,快三十岁的人了,最少在心理上要比这些高中生强的多。

  ……

  景湖园小区。

  一放学,方平就匆匆赶回了家。

  今天没提前放学,方圆比他回来的要早,母亲一如既往的在厨房忙碌。

  一进家门,方平先是进了卫生间,接着又去后院转悠了一圈。

  正在看电视的方圆,微微有些惊讶,老哥转性了?

  这几天,方平看到她,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捏她的脸。

  她刚刚都做好准备了,结果方平回家,东转转,西转转,直接无视了她。

  等方平转悠回了客厅,方圆奇怪道:“方平,找什么呢?丢钱了?”

  方平笑呵呵道:“你哥我穷的叮当响,哪有钱丢。”

  说着,方平略微放大了声音道:“妈,楼上的那个大叔在家吗?”

  “怎么了?”

  厨房中,李玉英奇怪地问了一句,儿子打听楼上的租客干吗?

  “我刚刚看卫生间,屋顶上好像有点渗水,别不是楼上刚来,洗澡没注意,又渗水了吧?”

  “有吗?”

  李玉英还真没在意这事,随口道:“不严重就算了,老房子都这样……”

  “总得提醒一下,楼上大叔在家,我去打个招呼。

  人家刚来,大概也不是太清楚。”

  听儿子这么说,李玉英也没阻拦,开口道:“应该在家吧,下午回来还看到他买了东西回来,也没听到开门声。”

  楼上楼下的隔音不好,开门关门,动静大点都能听到。

  方平也没继续多问,迈步出门就准备上楼去找人。

  方圆见他还真要上去打招呼,不由有些无语,以前方平可不会管这些事,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

  二楼。

  方平微微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伸手敲了敲防盗门。

  屋内很安静,仿佛根本没人在。

  方平没放弃,再次敲了敲门,开口道:“你好,家里有人吗?”

  “我是楼下的,家里有人在家吗?”

  “……”

  一连敲了几次门,防盗门内的屋门被打开,黄斌微微皱眉,不过很快就露出憨厚的笑容,笑道:“刚刚没听见,你是……”

  “叔叔你好,我是楼下的,昨天听我妈说陈阿姨家的房子租出去了……”

  方平简单说了几句,有些不好意思道:“叔叔,是这样的,我们这小区,房子有些老,管道也老化的厉害,加上之前陈阿姨装修的时候卫生间防水做的不是太好。

  我刚刚看了一下,我家卫生间好像有点渗水。

  叔叔大概不知道这事,我上来看看……”

  黄斌眉头挑动一下,这事昨天房东倒是说了,昨晚自己洗澡也没在意,这是上门兴师问罪来了?

  不过只是小事,黄斌也不想闹出什么动静引入侧目。

  闻言连忙笑道:“不好意思,我刚搬来,也不是太清楚,下次注意。”

  “没事,都是老毛病了。”

  方平说话的工夫,见这家伙也不开门,又道:“叔叔,你看,方便让我进你家卫生间看看吗?

  说不定不是你这边的问题,也有可能是主管道又漏水了。

  要是主管道漏水,还得找人来修,要不然过几天家里就不能看了。”

  黄斌微微蹙眉,不过很快就点头道:“行,你看看,要是我的问题,我这边来找人修也行。”

  “那给您添麻烦了。”

  方平客套了一句,黄斌也打开了防盗门,让方平进了屋。

  方平随意朝屋内扫了一眼,楼上其实他以前来过,以前陈阿姨住的时候,他有时候也过来玩。和印象中没太大变动,黄斌昨天刚来,恐怕也来不及做什么改变。

  简单扫了一眼,见阳台的窗帘半拉,方平也没说什么。

  一个大男人,窝在家里,大白天的还半拉着窗帘,明显有点不正常。

   没过多的关注,方平满脸带笑地朝卫生间走去,边走边道:“叔叔,您这下班挺早的,我刚刚还以为您没回来呢。”

  黄斌随意解释道:“不是下班早,我也刚来阳城,正在找工作,还没正式上班。”

  他这些天,都得窝在这里,出门的时候不多,自然不能说下班回来。

  “哦,叔叔是做什么的?我爸在郊区那边的陶瓷厂上班,也干了不少年了,最近陶瓷厂也招人,要不我跟我爸说说……”

  “不用不用,我工作找的差不多了,就不麻烦了。”

  黄斌有些不耐烦,小屁孩事倒是挺多。

  方平见状也不再说什么,不过还是记在了心里,不是阳城人?

   进了卫生间,四处看了一圈,一本正经地查了查管道。

  过了一会,方平松了口气道:“应该不是主管道的问题,叔,您以后洗澡,最好能用盆接水洗,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以后肯定注意……”

  黄斌很好说话,却是有些不耐烦,他还有事呢,这小子还不走。

  方平也没一直逗留下去,余光随意扫了一眼黄斌的手,接着就笑道:“叔叔,那我就先下去了,您刚搬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找我或者找我爸都行。”

  “好,有事一定开口。”

  “……”

  两人交谈了几句,方平在黄斌的注视下,出门往楼下走去。

  等方平下了楼,黄斌这才关门,摇摇头,也没太在意。

  ……

  楼下。

  方平眉头皱起,刚刚虽然只是随意交谈一会,他也看出了不少东西。

  对方,十有八九是武者。

  武者虽然和普通人没差别,可真要仔细观察,还是有一点特征的。

  要是没见过武者之前,很多东西方平都会忽略。

  可他才见过王金洋没多久。

  王金洋看起来也和普通人没差别,可对方眼睛很亮,这算一点小特征。

  另外,王金洋的手掌很粗糙,还有些老茧。

  练武不是修仙,不存在打坐就能升级的好事,锻炼体魄可是苦功,手脚密布老茧是常事。

  而且练武时间越长,这些老茧越厚。

  什么脱胎换骨,肌肤细嫩,低品武者那是别指望了,高品的方平也不清楚。

  刚刚他和黄斌交谈的时候,仿佛不经意地扫几眼,却是在看对方的手掌。

  黄斌大概也没想过,一个学生会来试探他,根本没做什么隐瞒。

  对方的手掌,老茧密布。

  还不是那种干苦力活导致的老茧,这两者其实是有差别的。

  干苦力活留下的老茧和武者的绝对不一样,这点普通学生不会在意,方平可不会不当回事。

  再结合对方饭量很大,方平觉得自己应该可以下结论了。

  对方就是武者!

  哪怕不是武者,也在武道锻炼上沉浸了不少年。

  没工作,也没找工作的心思,一心窝在租住的房子里……

  种种迹象综合下来,都说明这家伙有问题。

   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方平觉得,自己真得上心了。

  一个貌似不是好人的家伙,就住自己楼上,偏偏自己的确有问题,他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该怎么办呢?”

  方平又陷入了沉思,被动的等待吗?

  等着等着,小命等没了,这也不是不可能。

  报警?

  对方又没真的对自己下手,报哪门子的警。

  找高手帮忙,开玩笑,自己到哪找去。

  想来想去,这事还得靠自己。

  “先下手为强?”

  心里陡然升起这样的念头,方平自己都有些惊到了,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

  对方可是武者!

  先不说能不能把对方怎么样,要是自己猜错了,那不是犯法了?

  心里有些犹豫,可很快,方平咬咬牙,试试看,也没说一定要把他弄死,实际上方平现在也没这个胆子杀人。

  不管是坏人还是好人,只要不弄死对方,事后报警就是了。

  好人的话,那解释解释,不见得有什么麻烦。

  他一个学生,热血当头,觉得对方是坏人,帮警察抓坏人,事后抓错了顶多也就是批评教育一顿。

  可要是坏人,那就好办了,主动解决了危机,总比被动等待危机降临要强。

  至于怎么抓住对方,武者又不是神仙,现代社会,有的是法子解决。

  如果方平也是武者,对方还会防着。

  可方平一个普通学生,谁会当回事。

  黄斌恐怕根本就没想过,他还没找方平麻烦,方平就准备先找他麻烦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