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自己吓自己

  第二天。

   4月10号,周四。

  方平一起来,就感觉肌肉有些酸胀。

  不过比预料的要好,长期不锻炼的人,陡然锻炼,肌肉酸胀是肯定的。

  可由于气血高的缘故,这种不良反应被削弱到了最低。

  这时候,方平有些理解,为什么气血是武者的必备要求。

  气血壮,百病除,连消除疲劳都有效果。

  这样的人,才有底气成为武者,要不然,光是昨天那通锻炼就足以让方平肌肉酸痛几天。

  起床的时候,父母一如既往的已经出门。

  方圆迷迷糊糊地刷牙洗脸,这年纪的孩子,更嗜睡。

  昨晚方平锻炼了一晚上,方圆也是知道的。

  半睁着眼,看大哥精神抖擞,方圆有些羡慕起来。

  “方平,你就不累吗?”

  “不累啊,神清气爽,吃嘛嘛香!”

  方圆撇撇嘴,就知道刺激人。

  兄妹俩速度收拾,吃完了母亲做好的早餐,一起背着书包出了门。

  一出门,方圆就将自己书包丢给方平道:“你不是不累吗?帮我背一会。”

  方圆所在的初中,距离一中不是太远,有一段路还是顺路的。

  方平笑着摇头,也不说什么,随手将书包拎在了手上。

  两人刚走出楼道口,迎面走来一个中年男人,手里还拎着早点。

  方平随意扫了一眼,见对方往自己这个单元走,微微有些意外,接着就意识到,大概是楼上的租客了。

  老单元,就这么十几户人家,很少会看到陌生面孔。

  不过大家不认识,方平也没打招呼,和对方错身而过。

  ……

  黄斌在和方平错身而过的时候,原本平静的眉头忽然跳动了一下。

  武者可以大概感应一下普通人的气血状态。

  这点,王金洋就做到过。

  不过距离要近,毕竟低品武者实力不是太强。

  昨晚黄斌在楼上,还没察觉到什么。

  可刚刚错身而过的时候,黄斌瞬间就察觉到了方平的异常!

  这小家伙,气血很高!

  起码相对普通人而言,很高很高。

  黄斌皱眉,心里猛然间有些嫉妒起来。

  昨晚,他还觉得楼下的少年以后肯定会绝望的,也替方平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

  出身普通家庭,先天就比别人差。

  可现在忽然发现,昨晚自己同情的那个小子,气血很高,哪怕按照他知道的讯息,其他考核不出问题,考上武科的概率都很大。

  这样一想,黄斌顿时觉得自己脸都被打肿了!

  自己有什么资格去同情别人?

  比起这个少年,当年自己和他同龄的时候,给他提鞋都不配!

  自己没能考上武科,当年的一些同学,20岁成武者,而他多花了10年时间,以及无数的金钱,才在30岁成为武者。

  眼前的少年,一旦考上武科,很有可能也会在20岁之前成为武者。

  有武大的支持,少年出身这样的家庭,有这样的气血,说明天赋也很不错。

  也许,用不了几年,对方就能突破二品,甚至三品,然后来俯视自己……

  自己居然还同情他?

  还可怜他?

  越是想着,黄斌脸色越是难看。

  人人都有嫉妒心理,有些人会克制,有些人却不会克制,或者说不想去克制。

  换成以前的黄斌,也许就克制住了。

  可当心中的底限一次次被突破,加上又被人追捕的只能躲在这里如过街老鼠,黄斌就很少会克制那些原始欲望。

  所以当和方平错身而过的时候,黄斌脸色显得极其难看,甚至都有一股废了这小子的冲动。

  好在,最终黄斌还是忍了下来。

  这当前,低调为主,没必要为了这小子坏了自己的事。

  不过临走的时候,要是能遇到这小子,顺手下点暗手也不是不行。

  凭什么别人就要比自己活的自在?

  老天爷这么不公平,连随便找个地方躲躲,都能遇到天才,那就更不公平了!

  ……

  黄斌若无其事地走了。

  方平却是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他精神力比普通人高一些,刚刚猛然觉得背后汗毛都有竖起的冲动。

  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可脑海中不由得有些惊惧的感觉。

  侧头看了一会,只能看到楼上租客的背影。

  方平微微蹙眉,没有出声。

  方圆见他不走,好奇道:“看什么呢?”

  “没看什么,刚刚那个是咱们楼上的租客。”

  “哦,陈阿姨他们走了,房子都空了好久了,不知道大叔家里有没有女儿。

  咱们这单元都没有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女生,想玩都没人陪我一起。”

  方圆念叨了一句,有些期待对方有个和自己的同龄女儿就好了。

  方平摇头道:“楼上就大叔一个人。”

  “就一个人?”

  方圆咕哝道:“那大叔真能吃,我看都买了十几个包子,还以为一家人一起吃呢。”

  “十几个包子……”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方平刚刚也没在意中年男人拎着的早点,现在想想,好像的确一大袋子。

  一个人,能吃的了这么多吗?

  或者还有别人?

  可昨晚楼上很安静,不像人多的样子。

  那又代表什么?

  方平心中隐隐有些猜疑,什么人能吃这么多?

  自然是武者!

  武者吃的多,这是必然的。

  身体消耗大,还要维持气血不衰落,有条件的,可以吃一些特殊的补品,维持身体所需,不用大吃大喝。

  没条件的,自然只能通过普通食物,补充身体所需。

  这也造成,武者如果不克制的话,吃普通食物,消耗是常人的好几倍甚至几十倍。

  “武者……”

  “楼上的家伙是武者?”

  方平一边走着,一边魂不守舍的想着。

  再联想到之前自己陡然升起的惊惧感,方平咽了咽口水。

  一个武者,在阳城,绝对是地位最高的那种。

  这样的人物,会在景湖园这样的老小区租房子?

  “难道是来对付自己的?”

  也不怪方平自恋,自己好歹也是高大上的重生人士,外带不靠谱的系统。

  最近几天,气血又蹭蹭的往上涨。

  这猛然间,自家楼上忽然多了个武者,还就在昨天,方平想不多想都不行。

  “难道对方发现了自己的特殊?”方平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刚刚感受的,是不是杀气?”

  越是往自己身上联想,方平就觉得越有可能!

  “有人要杀我!或者说,想从我身上知道什么秘密?”

  方平自己开始吓唬自己,脸色有些发白。

  他没见过武者出手,可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武者很可怕,毕竟在有热武器的年代,都能让武者成为社会高等阶层。

  对方要是对自己出手,自己恐怕连还手的力气都没。

  “他现在不对我动手,是想暗中观察,找到我的秘密?”

  “我该怎么办?”

  “报警吗?”

  “可阳城武者很少,报警了,我怎么说?说我有系统,是重生回来的,所以有武者想杀我?”

  “不这么说,谁相信一个武者会对一个高三学生下杀手?”

  “还有,对方是武者,会不会本身就是阳城的高层?”

  “我要是报警,会不会打草惊蛇?”

  “……”

  无数的念头,瞬间充斥在方平脑海中。

  方圆恐怕也想不到,自己无意识的一句话,让方平联想那么多,甚至都开始琢磨,要不要举家搬迁跑路了!

   ……

  半路上,方平和妹妹分别。

  可心里还在想着刚刚的事,想着楼上的租客。

  心里没鬼,他自然不用害怕什么。

  可现在,他心里藏着秘密,安全感很薄弱,陡然间一个疑似武者的家伙,跑到自家楼上租房子,怎么看都觉得不正常。

  “我到底该怎么办?”

  方平头疼的厉害,装作不知道有用吗?

  还是说,先观察观察?

  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对方真要冲着自己来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不耐烦了,咔擦一下扭断自己的脖子,自己到哪说理去。

  带着些许焦虑和不安,方平进了学校,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同桌陈凡见他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由问道:“怎么了?”

  “没事没事……”

  方平敷衍了一句,忽然小声问道:“你说,如果现在有一个武者要杀你,不,是可能要杀你,你该怎么办?”

  陈凡一脸的无语,这家伙闲的吧!

  没好气道:“你是准备等你成了武者,然后来追杀我?”

  方平连忙道:“我说认真的,武科的专业考说不定就考这种题目,我就想问问你的看法。”

  “专业考还考这个?”

  陈凡也不知道真假,考虑半天才道:“报警。”

  “可对方没动手,报警没用吧?”

  “那就跑。”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往哪跑?”

  “还有这么多限制?”陈凡郁闷道:“那没办法了,等死吧!等你死了,政府会抓人的。”

  方平苦着脸道:“除了等死呢?”

  陈凡打趣道:“那除非有个高手,刚好路过,然后一拳打死了这个武者,顺便说你根骨非凡,收你为徒。

  从此,你就走上了无上强者路!

  怎么样,这下满意了吧?”

  方平微微怔神,喃喃道:“高手?”

  一时间,脑海中不自觉地闪现出王金洋的身影,要说高手,自己唯一认识的人只有王金洋了。

  可对方已经离开了阳城,再说了,就算没走,自己也没道理找人帮忙吧。

  脑壳又开始有些发胀,最后方平只能自我安慰,不是找我的,不是找我的!

  可……不是找我的,他住我家楼上干吗?

  明显就是找我的!

  方平恨恨咬牙,回去再观察一下看看,要真是武者,那百分百就是来找我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