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完美!

  景湖园。

  方平刚进家门,就听到楼上传来关防盗门的声音。

  随手带上家门,方平看向后院忙碌的母亲,奇怪道:“妈,楼上陈阿姨他们回来住了?”

  “没呢,涛涛在天苑华府买了大房子,孩子刚出世,你陈阿姨在带孙子,哪有时间回来。”

  李玉英一边忙着择菜,一边道:“租出去了,今天刚租的。”

  “哦。”

  方平没太在意,笑呵呵道:“妈,等我考上了武科,咱家也换大房子。”

  李玉英满脸笑意,“等你考上了武科,我们还买大房子做什么?

  你不在家住了,我和你爸还有你妹妹,三个人住这房子够住了。”

  “老房子还是太小了。”

  方平摇摇头,“别指望拆迁的事,照我看,十年都拆不了。”

  景湖园小区的这些住户,家家都在盼着拆迁。

  宁愿出租,也不愿意卖,就因为年年都有拆迁的传闻。

  按理说,30年以上的房龄了,地段也不是太差,应该也到拆迁的时候了。

  可景湖园偏偏就是拆不了,十年后都在,不得不说,这事方平也郁闷。

  母子俩正聊着天,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紧接着,方圆就开门而入。

  一开门,方圆火急火燎的就要低头换鞋,差点把正在换鞋的方平给挤摔倒。

  结果方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方圆就一惊一乍道:“方平,你干嘛呢,差点吓死我了!”

  方平转头看着妹妹,你亏心不亏心?

  是你差点把我挤个跟头好不好?

  我都没抱怨,你倒是恶人先告状了!

  没搭理她,方平换好鞋进了客厅,方圆也急忙换鞋,接着就奇怪道:“方平,你今天怎么回来的比我还早?”

  “学校组织武科考讲座,参加完就回来了。”

  “是不是那个王金洋去给你们开讲?”

  “这事你也知道?”

  方平有些惊讶,这些初中生,还关心这个?

  方圆理所当然道:“当然知道了,我一个同学的姐姐也在一中,我那个同学还让她姐姐找王金洋签名呢,也不知道有没有拿到签名。”

  方圆说着,又问方平道:“你看到王金洋了吗?”

  “废话,不看到怎么去听讲座?不但看到了,人还是我从车站接回来的。”

  “真的?”

  “当然真的。”

  方圆一听这话,顿时懊恼道:“你怎么不早说!”

  方平还以为她也追星,撇嘴道:“有什么好说的,长的一般,还没你哥我帅呢。”

  “你傻啊!”

  方圆极为鄙视,自己大哥果然是没脑子的。

  “你要是说你去接王金洋,带个小本子,要签名,让我去学校卖啊。

  我们学校好多人都崇拜王金洋,当然,是个武者都行,得有点名气的。

  一个签名卖10块钱,签个几百张,咱们就发财了……”

  方平目瞪口呆,还能这样?

  自己这妹妹,脑子怎么长的,人家想着签名,她倒是想着卖签名了。

  方圆还是有些懊恼方平没有提前告诉自己,又急忙问道:“现在他走了吗?没走的话,要不你去找他要点签名?

  等我卖了,咱们……咱们三七分账!”

  “我七?”

  “你三!”

  “我说方圆,你不去做生意,真是可惜了,连你哥你都坑,还不是第一次了!”

  方平有些哭笑不得,接着摇摇头道:“人早走了,到哪要签名去。

  再说了,你哥我丢不起这人。”

  “切!”方圆咕哝道:“有啥丢人的,几千块钱都够我用一年的了,还得加学费。”

  方平也没说什么,这事别说没想起来,想起来了……他说不定真会干一次。

  有些可惜了,当时没想到这茬。

  当然,就算想到了,王金洋也不一定答应。

  兄妹俩聊着,院子中的李玉英也好奇道:“王金洋,是不是去年考上武科大学的那个?”

  “妈,你也知道?”

  方平更惊讶了,一个大一武科生而已,结果都快成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了。

  李玉英笑道:“我去过你们学校,你们老师说过,好像是这个名字,记得不太清楚了。”

  这年头,考上武大,比前世考上清华北大都要出名。

  尤其是王金洋逆袭,家境普通,名气就更大一些,这些和一中有关的家庭,知道王金洋其实一点不奇怪。

  一听母亲也知道王金洋,方平眼神动了动,忽然笑道:“妈,既然你也知道王金洋,那就好办多了。

  今天不是我去接人的吗?

  原本我准备让吴志豪他爸给我买药,结果王金洋那边也有,还是他们学校发的。

  他说他用不上,我想着人家是武大的学生,学校发的药说不定更有效果,就跟王金洋买了一颗血气丸。”

  房间中忽然安静了下来,方圆狐疑地看着自己老哥,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像骗人的?

  方平也不在意,之前说吴志豪,那是没有更靠谱的人了。

  可吴志豪就在一中,回头哪天被父母遇到了,一问,那坏事了。

  王金洋不一样,人家是武者,一年到头,也难得回来几次。

  就算回来了,自己父母也和对方没交集,这事他们总不能找武者去问吧?

  想到这,方平不由给自己的智商点赞,越来越会圆谎了。

  说吴志豪父亲买的,还有漏洞,后面还得想办法解决,现在绝对完美!

  也不等母亲发问,方平又道:“王金洋看我是他学弟的份上,也用两万块钱卖给了我,我当场就给吃了。

  还真别说,效果好的惊人!

  我吃完了,王金洋说我今年考武科问题不大。”

  “真的?”

  李玉英愣住了,儿子居然找武大学生买了丹药,还当场给吃了。

  这就算了,反正之前的钱就是让儿子买药的。

  可对方说自己儿子考武科有戏?

  这可不是普通人说的话,在李玉英眼中,武大的学生,比当官的说话都好使。

  一时间,李玉英有些不敢置信。

  旁边的方圆上下打量着方平,小大人似的摸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作为从小到大,最为了解方平的人,方圆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大秘密!

  方平在撒谎!

  尽管只是直觉,可方圆觉得自己没猜错,这家伙就是在撒谎。

  哪有那么巧的事,你要买药,人家手上刚好就有,还真就卖你了……

  方圆觉得自己有必要化身福尔摩斯,好好查查自己大哥的老底才行。

  方圆怀疑,李玉英却是没怀疑儿子。

  听说连武大的学生都夸儿子考武科有戏,李玉英大为欣喜,做起饭来更有动力了。

  等李玉英进了厨房忙活,方圆一把拉住了也要进房的方平,凶巴巴道:“说,你是不是在撒谎?”

  方平翻着白眼,没好气道:“谁跟你撒谎了,不信你去问王金洋。

  再说了,是骡子是马,等过些天体检一结束,不什么都知道了。

  今年你哥我是武科考定了!

  等到了下学期,你要是没钱了,我给你签名去卖!”

  “反正就是觉得不对劲。”小丫头咕哝一声,至于方平让她去问,当她傻啊,到哪问去。

  虽然觉得老哥撒谎了,方圆还是说道:“反正不管真假,你不许干坏事!”

  方平失笑,伸手再次捏了捏她的脸颊,无奈道:“我能干什么坏事?放心吧,对你哥有点信心好不好。”

  “我也想你能考上武科,可老是觉得,你能考上武科,那不是都能考武科了……”

  “痛!”

  小丫头话还没说完,就一脸委屈地瞪着方平,方平刚刚掐她脸加力了!

  方平加大力度捏了一下妹妹的圆脸,比她还要郁闷,你哥我有这么废材吗?

  ……

  兄妹俩斗鸡眼似的瞪了半天,直到方名荣回来,方平才揉了揉眼睛,将事情和父亲又说了一遍。

  和李玉英一样,方名荣也没怀疑儿子。

  天底下的父母大多都是如此,总觉得自己的儿女不会欺骗他们。

  加上儿子这么多年来,也一直都是好好学生。

  方名荣打心眼里就没想过,有一天儿子敢骗他两万块钱,这可不是小数目。

  知道是武大的学生卖给方平的,方名荣反而觉得比托方平同学父亲去买药更靠谱。

  虽然有些遗憾,没看到药品,被儿子现场吃了。

  可药品买回来,就是为了给儿子吃的。

  这点小遗憾,也很快被方名荣遗忘。

  晚上吃饭的时候,方名荣比平时多喝了一小杯白酒,心情显得格外不错。

  王金洋都说儿子考武科有戏,那恐怕是真的有戏了!

  一时间,全家其乐融融,方平也很满意自己找的借口,这事妥了!

  只要父母不遇到王金洋,毫无漏洞,堪称完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