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无知是福

  王金洋说话的工夫,众人已经到了饮品店。

  吴志豪去了吧台点东西,没人争抢,反正学校报销。

  其他人则是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继续听王金洋说话。

  “武者这些事,距离你们还有点远,这当前,多说无用,关键还是考武科。”

  “武科,号称过五关斩六将,实际上没这么可怕。

  五关当中,政审关不用提,专业考和文化课,这得看你们自己用心程度。

  关键就在于体检和实测两关!”

  刚回到座位的吴志豪闻言马上道:“王哥说的没错,这两关也是每年淘汰率最高的两关。”

  王金洋笑道:“你们都是110卡以上的气血,过体检标准不难,难就难在如何过录取线?

  其实对你们来说,气血差距都不是太大。

  考试前备一颗好点的药品,比如气血丹,就能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当然,如果气血丹还不足够,那我教你们一点小技巧……”

  对王金洋来说是小技巧,对吴志豪等人而言,一位真正的武者,哪怕真的是小技巧,对他们也极为重要。

  几人脸色激动,也不敢说话,纷纷侧耳倾听。

  “气血的爆发,不仅仅是气血的问题,还有状态。

  身体状态,精气神状态,情绪状态。

  体检之前,做一些热身运动就行,不要透支身体,精气神保持饱满状态,别想着最后一天加练。

  而情绪方面,学会调动情绪,达到最大化很难。

  喜怒哀乐,这些情绪达到极致,会让你气血沸腾起来,气血检测结果一般会比平时高一点。

  可你们没经历过太多的事情,想把这种情绪调动到最高点,很难!”

  “情绪的调动?”

  见几人陷入沉思,王金洋忽然笑道:“其实,我有办法帮你们将情绪调动到最高!”

  众人脸色一喜,方平却是狐疑地看了一眼对方,其实这事他不是太在意,反正他可以快速增加气血。

  王金洋说这话的时候,和之前调侃李元江的表情没太大差别,方平觉得不是好事。

  果然,王金洋笑眯眯道:“有些情绪难以调动,怒,却是简单。

  现在,我踩着你们的脸,吐几口吐沫,等你们体检的时候,可以想想遭受的侮辱……”

  “咳咳咳!”

  吴志豪几人差点没呛死,这位传奇学长,怎么感觉不太靠谱?

  “哈哈哈……”

  王金洋畅声笑了起来,笑了一会才道:“虽然我是开玩笑的,可你们也许可以尝试一下。

  喜、哀、乐这些情绪都很难达到极致,怒是最为简单的,怒气勃发之下,气血提升一两卡并不意外。”

  这话,吴志豪几人还真记到了心里。

  真要能提升一两卡,也许……被踩脸也不是不行?

  见他们一副意动的模样,方平不寒而栗,这几个家伙,不会真的找虐吧?

  还别说,可能性高达九成九!

  为了考上武科,受点侮辱算什么。

  王金洋也不管他们会不会尝试,继续道:“过了体检关,实测关也不是太难。

  无非是爆发力、持久力、身体柔韧度几个方面的考核。

  这些,和气血都有很大关系,气血越高,通过的概率越大。

  当然,不排除一些废物,从小在药罐子里长大,光有气血,其他都不行,那种人淘汰了活该。

  面前给你一只鸡,你都打不死,你还想打死人?

  杀人,可比杀鸡难的多……”

  “杀人?”

  方平眼神微微一凝,王金洋说杀人的时候,情绪波动不大,说的好像真杀过人似的。

  可这个年代,哪怕武者也受法律束缚,没有杀人的机会吧?

  何况对方只是个大一学生……

  仿佛注意到了方平的视线关注,王金洋淡笑道:“有些事,到时候你们自然就懂了。

  当然,前提是能考上武科,能成为武者。

  人人都在追求武道,人人都渴望成为武者,可普通人,又有几个真的明白武者意味着什么?

  这些年,不少人不满,为何如此偏袒武者?

  强者开公司,可以少交税,甚至不交税。

  强者担任官员,哪怕政务差一点,关系也不大。

  强者有很多特权,特权多到无数人眼红不满。

  可那又如何!

  这个世界,付出才有回报,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是平白无故得来的。

  他们觉得不甘心,觉得不公平,殊不知,强者也觉得不公平!”

  王金洋说着忽然停了下来,又恢复了之前的笑容,笑道:“说的多了,回阳城一趟,发现感慨都多了。”

  吴志豪几人没太在意,毕竟武者享受特权,在他们看来理所当然。

  可方平却是上了心,他之前其实也有些疑惑,武者就算能以一当百,可普通人这么多,也没必要太过追捧武者吧?

  在有热武器的年代,一个普通人不行,一百个一千个,人人持枪,宗师能躲得过吗?

  现在听王金洋这么一说,好像还别有内情。

  可惜,王金洋不欲多说,方平也不好追问,这些事看来只能等成为武者才能知道了。

  几人正聊着,王金洋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通了电话,王金洋也没避讳众人,简单回应了几句,最后才道:“下午去一中一趟,晚上我再过去。”

  说着,王金洋挂断了电话,也没和几人解释什么。

  大家也不是太在意,又聊了一会,众人才出了饮品店。

  原本,学校的安排是他们招待王金洋吃午饭,可王金洋也是阳城人,家就在阳城,出了饮品店就决定先回家。

  方平几人不好继续跟着,约好了下午去接人,这样接待任务算是完成了。

  ……

  王金洋一走,吴志豪就喜形于色道:“收获很大!”

  别的不说,光是情绪调动这一点,之前大家就不太清楚。

  实测的考核,王金洋也教了几人一点小技巧,吴志豪本来就有希望考上武科,现在把握就更大了。

  哪怕杨建和刘若琪,也觉得收获很多,可以尝试着冲击一下南江武大。

  另外,王金洋还透露了一个消息,南江的张总督,的确在冲击七品宗师境。

  之所以说这个,主要是建议大家今年报考南江武大。

  张总督毕业于南江武大,南江武大又是南江省唯一一所专职武校,虽然南江还有两所文武兼收的学校,甚至不比南江武大名气小。

  可张总督毕业南江武大,今年一旦突破宗师境,肯定会为南江争取更多的武道资源。

  到时候,进入南江武大,省里绝对会有资源倾斜。

  这一点,王金洋很是笃定。

  所以这时候,几人的目标都放在了南江武大那边。

  王金洋走了,几人又约好了下午一起去接人,接下来就分道扬镳,各回各家。

  ……

  另一侧。

  王金洋正准备回家,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王金洋微微蹙眉,接通电话道:“不是说晚上过去吗?还有事?”

  电话那头传来恭敬的中年男声:“王先生,很抱歉打扰到您,不过刚刚传来线报,疑犯进入了苍山,苍山贯穿两省之地,一旦被对方逃脱……”

  王金洋有些皱眉,不满道:“之前可是说好了,对方就在原地,等我到了再采取行动。

  现在人跑了,不会是你们打草惊蛇了吧?”

  对面沉默了一会,显然被王金洋说中了。

  王金洋有些不太高兴,轻吐一口气,过了片刻才道:“原本30万,现在要50万,死活不论,资料待会让人送到我家,其他的不用你们操心了!”

  “王先生,50万是不是……”

  “那就让你们局长自己上!他不是南江武大的毕业生吗?

  毕业二十年,武道二品,还能动手吗?

   50万,要不然你们找别人!”

  王金洋说的极其不客气,哼了一声又道:“要不你们找瑞阳那边,或者找省里,要不是我最近突破需要大量资源,刚好家在阳城,这任务我可不接!”

  对面犹豫了片刻,过了一会才道:“条件我们答应了,不过人必须要抓捕归案,另外……是阳城独立完成追捕任务!”

  王金洋淡淡道:“当然,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这次回阳城,只是为了给一中的学弟学妹们指点武科考。”

  “好,资料我们很快给您送过去,还希望您尽快解决。”

  “放心。”

  “……”

  交谈了几句,王金洋挂断了电话,揉了揉太阳穴,轻叹道:“希望没跑远,要不然哪来的这么多冤大头。”

  想到这次突破需要的资源,王金洋也头大如牛。

  学校提供一半,另一半全靠自己筹集,换成其他家境优越的学生,哪用考虑这些。

  可对于他而言,只能靠自己了。

  再想到刚刚那几位一中的学生,王金洋摇了摇头,人人都想成为武者,可谁又知道武者的苦。

  那几个学生,哪怕吴志豪,在他看来家境也就一般。

  等考上了武大,这些家伙恐怕才会知道什么叫更绝望。

  李元江迟迟无法突破武者,可不是天赋不行的问题。

  “呵呵!”

  嗤笑一声,也不知道笑谁,又或是自嘲。

  王金洋两手插着裤兜,慢悠悠地向自家小区走去。

  有时候,无知真的很幸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