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心好痛

  方平前天虽然去网吧查了点资料,不过时间有限,当然,主要原因还是网费有限。

  有些东西他并没有查的很清楚,比如武科大考的事,其实网上也说的不清不楚的。

  没有智能机,家里没有电脑,如今的方平,不去网吧,想了解一些东西,极其艰难。

  有些问题,还不好特意去问,毕竟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常识性问题。

  “看样子该买台电脑了。”方平心里想着,下意识地忽略了电脑也得花钱才行。

  不过自己虽然不太清楚,可一心要考武科的杨建,肯定是了解的。

  杨建话音落下,方平状若无意道:“我记得去年武科考不算太难吧,以你的条件难道四关都过不了,还是今年的政策又变了?”

  这话说的含糊其辞,反正每年高考政策有些许变化是正常的,方平也不怕杨建多想。

  顺便捧这小子一句,说不定还能多套点信息。

  果然,杨建对方平的无知并未放在心上,脸上笑容也更浓密一些。

  难得方平愿意和自己说武科的事,杨建巴不得多说几句。

  像陈凡,就不敢兴趣,方平没来之前,自己说了也白说。

  这时候见方平起了兴趣,杨建顿时笑容满面道:“你还真高估我了,再说哪年的武科不难考。

  不过今年的确是有些政策变化,具体怎么考,现在我也不是太清楚,等后天王学长来了,大概会说。

  不过我这些天也查了一下,还问了老师,和去年比,还是有些差别的。”

  见他说到这不再继续,方平当然知道未来大胡子在吊人胃口,却是不再发声询问。

  就这些小年轻,就杨建这张大嘴,自己不问,开了话头,他也憋不住。

  不出所料,见方平不继续捧场,杨建有些意犹未尽,只好继续道:“就说第一关,政审关。”

  方平眉心微动,就听杨建接着道:“以前的政审关,要查直系亲属三代有无违法犯罪记录。

  今年条件放松了,只查父母、兄弟姐妹这种血缘关系的两代亲属。

  不过这事,跟咱们关系不大,除非咱们爷爷一辈有过犯罪记录的。”

  武科考第一道关卡,政审。

  这也是人之常情,武者毕竟不是普通人,破坏力要比普通人大的多。

  大学武科,政府每年投入巨大。

  耗费大量的资源,培养出了武者,可不是为了让他们违法犯罪的,尽管没人规定父母是坏人,儿女就一定是坏人。

  可在有条件选人的情况下,自然是严格一些更好,你不甘心也没用。

  “政审虽然放松了,可对我们没优势,反而是劣势,毕竟能报考的人也多了一点。

  不过第二关也有些变化,对我们就有优势了。”

  杨建喜滋滋道:“第二关,武科体检。

  关键不在体检项目上有变化,主要是年纪。

  以前,上限是22周岁,可今年政策变了,上限改成了20周岁,我看那些王八蛋还怎么继续留级,气死他们!”

  武者并不是年纪越小就越好,年纪小,身体骨骼还没长成,心理也不成熟。

  年纪太小就练武,反而容易伤身,也容易导致一些未成年少年,因为拥有了高于常人的力量,干出点出格的事。

  这也是国家在大学才设立武科系的主要原因!

  多年的思想教育,到了大学这一步,学生们思想一般都会成熟起来,加上身体长成了,这时候练武,其实是事半功倍,后期出问题的武者也不会太多。

  以往,有些学生今年没考上,选择复读再考,那是很正常的事。

  比别人多了经验,考过一次之后,也知道自己缺陷在哪,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做弥补。

  每年的武科生,复读生也占据了一部分。

  以前限定在22周岁,有些人甚至复读了好几年。

  今年直接砍到20周岁,这下子,恐怕瞬间就绝了很多复读生的希望。

  毕竟高三学生,18-20岁都正常,有些人复读一年,就有可能超过20岁了。

  方平倒是不用担心这个,反正他算起来也才18周岁,再复读两年都行。

  想了想,方平问道:“那复读生那边就没点反应?”

  杨建乐滋滋道:“哪能啊,听说前些天乱成一片,不过有啥用?

  谁让你一开始考不上,都20出头了,就算考上了,也是拖后腿。

  反正抗议也没用,毕竟考武科的还是应届生多,大家巴不得这些人不许考,文科倒是没限制这个,可以考文科。”

  方平了然,转回话题道:“武科体检和文科体检差距大吗?”

  杨建有些挠头,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一直没说话的陈凡,这时候也无语道:“废话,差距能不大吗?方平,你没睡糊涂吧?

  武科体检的事,我都听说过不少。

  你以为一万块钱报名费是白交的?

  武科体检,那可是要做深层次的检查的,包括骨骼有没有受伤、畸形。

  视力不好的,骨骼有伤的,体外有大伤痕的,这些都不会录取。

  还有,最重要的就是检查气血,气血不足,身体虚弱,其他的条件再好都没用,有些人天生体虚,怎么补都补不回来,一辈子跟武者无缘。

  平时家里吃的差的,血气标准一般都不达标,所以大城市录取比例就是比咱们小城市高。

  小城市又比城镇农村高。

  越穷的地方,武者越少,毕竟就算你和其他人差别不大,可武科每年都有指标,优中择优,当然要选最好的那批。”

  方平点头,回想了一下,自己应该没太大问题才对,毕竟自己气血刚增长了不少,应该比普通人强。

  换成以前的方平,还真不见得可以,毕竟大家都是普通人,你又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不过1.1的气血能不能达标,也不好说,看样子在体检之前,最好再增加一点才行。

  另外方平微微有些好奇,听陈凡的口气,如今应该有专业的气血检查科目。

  而在方平记忆中,气血足不足,这其实是中医的说法,没有专业的机器检查,只能通过中医望闻问切之后才能给出答案。

  在高考这种大规模的检查下,通过中医辨别的可能性不大,更大的可能还是形成了一套完善的程序,包括专业的医疗器械。

  方平盘算的工夫,杨建开口道:“除了这两点,其他的变化都不是太大。

  政审关过了,体检关过了,刷下去一批人,剩下的人参加第三关实测。

  然后就是文化课和专业考这两个大难点了……”

  “咳咳咳!”

  方平记得前天在网上好像也看到了文化课的事,当时他还没在意,这时候却是忍不住道:“文化课没啥吧,这你都没自信?”

  按照方平的想法,这和前世艺考差不多,其他条件符合了,文化课应该很容易过,稍微上点心,一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没问题。

  却不想他话一出口,杨建就苦笑道:“方平,换成你还有戏,我就难了。

  去年武科的最低录取分数线,也比重点文科线高10分,我这成绩,还真不一定能过了分数线。”

  “武者文武双全,又不是单纯的莽夫,比文科重点线高一点正常,要不然武者都是莽夫,哪轮得到他们当高层。”

  这话是陈凡说的,说的很平静,说的很理所当然。

  文武双全,这才是武者!

  武者被誉为社会精英,单纯的莽夫,能治国,能管理好企业?

  童话都是骗人的!

  电视中,随随便便一个文盲,捡了本秘籍就能成高手,扯淡呢!

  莽夫可能会在武道上小有成就,却绝不会走到高点。

  一本秘籍拿给你,你连字都不认识,你还学武?

  认识字,你连其中的意思都不懂,那还学什么武?

  不懂功法意思,概率很大,一些晦涩的功法,前世的大学生都看不懂,如同天书。

  所以武者还要了解很多杂七杂八的知识,比如医学,人体学,包括人体骨骼图、脉络走向图,这些都要了然于心。

  这还是高三学生,到了大学,学武科的,还会比文科增加很多学科。

  比如矿物学,营养学……

  杨建口中的专业考,其实考的就是这些杂七杂八的知识。

  在兼顾文化课、兼顾身体素质培养的同时,还要学习这些知识,可以说,能考上武科的学生,无一例外,都是真正的天才。

  文化课成绩比文科重点线要高,身体要棒棒哒,还要涉猎其他不在文化课范畴内的专业学识……

  听完了武科的五大关,方平有些心累的厉害。

  前三关,有那个不太靠谱的系统,方平觉得自己问题应该不大,也有克服的办法。

  可这是武科考好不好!

  明明说好了考核身体素质的,还得考文化课,还要比重点线高?

  这也就算了,课本方平还是看了的,和前世差距不太大,也就历史课本有些不一样,其中多了一些武道元素。

  可专业考是什么情况?

  这些知识,方平可是完全没有涉猎过的。

  如今距离高考不远了,自己真的能兼顾的过来吗?

  MMP!

  方平一肚子的委屈,要不干脆当咸鱼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