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穷万事休

  下午班主任的课,老班又提了一次武科报名的事。

  阳城一中的情况不算太差,前几年,阳城一中每年也有人考上武科,去年爆发了一次,一次性考上了5人。

  高三(4)班虽然只是普通班,可去年考上武科的5人,居然有两人出自普通班!

  这下子,哪怕以前对普通班不报太大希望的校领导,今年对武科报名的事也颇为重视。

  不管能不能考上,报名了再说,不报名那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可高昂的报名费,便是第一道关卡,挡住了九成九的人。

  报个名就要一万,除非对自己有自信,要不然没人愿意浑水摸鱼,家里有钱的另当别论。

  所以班主任提及这事的时候,响应者寥寥无几,也就班上几个有那么一丁点希望的学生迎合了一阵。

  说完了报名的事,最后老班又提了一句道:“报考武科的同学,下周三下午,学校会组织一次考前解疑答辩会。

  这次学校花了大代价,邀请了南江武大的王金洋同学回校为大家做演讲,大家要珍惜这次机会。

  报名武科的同学,到时候学校会通知大家,记得着装整齐……”

  班主任叮嘱了好一阵,大概意思就是要表示出重视的态度来。

  而这位南江武大的王金洋,实际上现在才是个大一的武科生,去年从阳城一中考入了南江武大。

  然而,仅仅只是武科大学的大一学生,就让阳城一中的老师们重视无比。

  这一刻,方平再次意识到普通人和武者的地位差距。

  而身旁的陈凡,和方平的关注重点不一样,而是下意识地呢喃道:“学校这次还真下血本了,出场费最少也要五六万才行……”

  方平眉心微微跳动,不由道:“回母校和学弟学妹们简单说点经验,还要收费?”

  陈凡好笑道:“当然了,你以为武者是那么好请的?

  武科生学业比文科生繁忙的多,我们还有寒暑假,他们放假也要赚钱,也要修炼。

  不给钱,谁会瞎耽误工夫指点别人?

  就算王学长不收,学校也会主动给。

  人情迟早会用完,要是每年都让这些武科生免费给学校做演讲,一次两次也就算了,次数多了,这点人情可就耗完了。

  现在给点出场费,还能落个好,以后这些武科师兄师姐们出人头地了,念旧的好歹也会记个情分。”

  陈凡这么一说,方平倒是彻底理解了。

  接着就有些奇怪地看着陈凡道:“没想到啊,你小子看的还挺透彻。”

  陈凡不过是个高中生罢了,有些事方平因为前世的差异化都没想到,这家伙倒是门清。

  “这算什么……”

  陈凡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没再继续说话。

  而方平也没继续说下去,而是盘算着,这武者挣钱果然比普通人简单的多。

  一个大一学生,到学校做一次考前解答,撑死了两三个小时而已,出场费就有五六万了。

  虽然不能当成普遍现象对待,可五六万块钱,自己父母累死累活的挣一年都挣不到这么多。

  ……

  班主任的课结束,方平又熬了几节课,下午放学铃声总算响起。

  今天周六,学校没有晚自习。

  实际上如今距离高考不远,有些同学备考武科,平时晚自习来不来学校,也都去留随意,学校对武科生的重视远比文科生强,哪怕每年考上的没几个。

  和陈凡几位还算相熟的同学一起出了学校,校门口,大家分道扬镳。

  沿着记忆中熟悉的路线,方平一路向家走去。

  走着走着,方平有些迟疑起来,这个世界虽然和自己记忆中的世界有很多相同点,可也有很多不同点。

  自己这辈子的家,还在老地方吗?

  就算家还在,自己父母不会换人吧?

  作为心理年龄快30岁的成年人,这要是陡然换了爸妈,方平可叫不出口。

  “应该不会变吧?”方平不太确定地安慰了自己一句。

  同学没变,老师没变,没道理自己爸妈就变了。

  当然,不变那是最好的,就算变了,人还是那个人,家庭环境变变就挺不错,比如说,下一刻方平回家,发现自家原来是阳城的首富,那就最好不过了!

  又或者,自己爸妈是顶级的武道强者,那就更好了!

  当然,也就想想罢了。

  感受到来自全世界恶意的方平,对此不报丝毫希望。

  ……

  二十多分钟后,方平走到了自家所在的小区。

  景湖园小区。

  名字听起来似乎不错,实际上却是阳城仅存不多的房龄超过30年以上的老小区之一。

  一看到这熟悉的老小区,有些破败的老楼,方平便彻底绝了自家是富豪的心思。

  记忆中,方平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个怨念。

  那就是没当成拆二代!

  景湖园小区,从进入二十一世纪开始,就传言要拆迁,结果传言年年有,可直到2018年,景湖园还是景湖园。

  没有太多的近乡情怯,实际上在这之前,也就是重生回来的前几天,方平才回过景湖园看过父母。

  如今的父母更年轻,这是好事,也没必要有太多复杂的情绪。

   6栋101室。

  站在门外,方平没有敲门,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径直打开了屋门。

  门一开,映入眼帘的便是狭小的客厅。

  作为房龄30年以上的老小区,户型都不大,当年的老房子大部分都是小户型。

  方平家虽然是两室一厅的格局,实际上面积却是很小,也就60平米左右。

  加上住了这么多年,家里杂七杂八的东西多,原本就不大的客厅,此刻更显得拥挤。

  虽然拥挤,不过却不是太乱,不大的客厅,被方母收拾的很干净。

  作为老小区的一楼,缺点很多,容易招惹蛇虫鼠蚁,容易起潮,灰尘也多,其他楼层住户上楼,声音大点也经常听到脚步声。

  不过缺点多归多,唯一的好处大概便是可以箍个小院。

  而且景湖园这样的老小区,物业早就废了,其他有关部门也不会在这投射太多的目光,院子也不会被人当成违建给拆了。

  方家便是如此,在客厅前方,还有一道门,直通后院。

  家里的厨房、卫生间,都在院子里搭建而成,而原本的厨房卫生间则是被改造成了一个小房间,也就是方平现在住的房间。

  按理说,家里两室一厅没必要改造。

  不过方平还有个正在上初中的妹妹,一家四口人挤在这不大的房子里,没个院子还真不好办。

  说曹操,曹操就出场了。

  方平正蹲着身子换鞋,心里想着这些,就听客厅右侧的小房间传来妹妹方圆的声音。

  “方平,你还有胆子回来!”

  方圆的声音有些尖锐,不过方圆今年才13岁,小姑娘声音再尖锐,也没老妇人那般刺耳。

  伴随着带着怒火的尖锐声,很快,小房间就冲出了一道身影。

  个头不高的方圆,这时候脸上还有些婴儿肥,显得小脸圆溜溜的,瞪眼的模样不讨人嫌,反而更显可爱。

  一看到方圆,方平就有些手痒,也没问方圆为什么生气,更没说别的话语。

  二话不说,熟络的起身,熟络地上前掐住小姑娘肉肉的两颊,稍微用力往两侧撕拉了一下。

  在方圆眼神愤怒的直视下,方平一脸享受道:“好久没捏了,总算逮到机会了!”

  如今小脸圆溜溜的小丫头,没过几年忽然变了瓜子脸,脸上的肉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这是方平一直以来很遗憾的一件事!

  肉嘟嘟的圆脸捏起来才有手感,好端端的忽然变了瓜子脸,多讨嫌的事。

  方平心满意足,方圆则是气的够呛,拍开方平的魔爪就气急道:“妈,方平又捏我脸!”

  院落中,正在厨房忙活的方母李玉英,头也不回,语带笑意道:“别闹了,待会等你爸回来就吃饭了,今天给你们做了好吃的。”

  “妈!”

  方圆不甘心地喊了一声,见老妈不帮自己撑腰,气恼地瞪了方平一眼。

  紧接着,才想起了正事,怒气冲冲道:“方平,还钱!”

  “啥?”

  “还装傻!妈给了咱们50块钱,说好了你一半我一半的,我桌上怎么就5块钱?还有钱呢!”

  方平眼神呆滞,还有这回事?

  这么说来,自己今天兜里28块的总资产,除了中午那顿饭钱,其他的都是这丫头的?

  可本就一贫如洗的方平,这时候兜里就剩下15块钱,大男人总不能兜里空空,一分钱都不留吧。

  毫无还钱心思的方平,瞬间就摇头道:“不知道,可能你自己花了,自己再找找吧。”

  “方平!”

  “叫哥。”

  “哥你个头,就知道欺负小女生,妈,你都不说说他!”

  “……”

  兄妹俩吵闹了几句,最终小姑娘还是败下阵来,满脸的闷闷不乐。

  方平好笑的同时,也有些无奈,这日子混的,太惨了。

  就为了这点零花钱,把这小丫头给欺负成啥样子了。

  在方圆半信半疑的眼神中,方平许诺了无数好处,总算让小丫头忘了自家大哥刚坑了她20块钱的事。

  要不是不忍心,方平觉得,自己现在还能把这丫头剩下的5块钱骗到手。

  搞定了方圆,方平进厨房和母亲打了声招呼。

  出厨房的时候,脑海中想的最多的便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刚刚和母亲简单说了几句话,方平才记起,这时候因为他上高三,自己老妈为了照顾他和方圆,只上半天班。

  又不是什么技术工种,阳城也不是富裕地区,母亲半天班上下来,一个月工资才800块钱!

  一年下来,堪堪才一万块。

  自己原本准备开口提一下报考武科的事,结果想到这,硬是没办法说出口。

  搓了搓脸,方平喃喃道:“果然,就没有不缺钱的时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