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定要考武科!

  教室中。

  方平满头雾水,内心忐忑。

  好不容易等大家讨论的差不多了,方平捅了捅旁边的陈凡,低声道:“马……马宗师,是马华腾?”

  陈凡脸色一变,瞬间变的严肃起来,认真道:“方平,直呼宗师之名,这是最大的不尊重!”

  方平:“……”

  方平这时候有些想哭,好家伙,连名字都不能提了,小马哥这威风劲,简直比总统还要可怕。

  不过方平也确定了一件事,企鹅的老总果然还是小马哥。

  企业对,老总也对,唯一不对的就是大家口中的武道强者了。

  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突兀地夹杂其中,让方平如鲠在喉。

  强压下反驳的欲望,方平状若无意道:“最近忙着准备高考,也没看什么新闻,你跟我说说,听听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

  陈凡不以为意道:“还不是之前的那些事,也就马宗师突破八品,这事有些出人预料。”

  陈凡不是太喜欢八卦,可前排的未来络腮胡子杨建,还算健谈。

  这时候上课铃声还没响,杨建也听到了方平的问话,转头小声道:“确定的大新闻倒是不多,不过前几天我看了一下八卦新闻,倒是知道一点小道消息,也不知道准不准。

  听说阿狸的那位马大师,近期可能突破了七品,位列宗师之位!

  白度的李宗师,好像也准备闭关,突破八品境,李宗师突破七品的时间和企鹅的马宗师相差无几,不过近几年李宗师武道进展没有马宗师快,能不能突破不太好说。

  对了,还有个消息,咱们南江省的张总督,很有可能在近期突破七品。

  一旦张总督突破七品,那可就了不得了,咱们南江积弱多年,如今就几位老一辈七品宗师坐镇一方,张总督年纪不大,突破的话,有望再进一步,一扫南江武道积弱的顽疾。

  还有,今年武科大考前,咱们学校好像请了去年考上南江武大的一位学长给我们做演讲……”

  杨建络绎不绝地说着八卦,可方平觉得自己好像在听天书。

  杨建说的八卦消息,大部分都是和武者有关的消息。

  某某某可能要突破了,某某某正在闭关。

  这其中,有些人方平听说过名字,不局限于商界,包括演艺界,甚至包括政界。

  从杨建不经意的一些话语中,方平可以感受到,武者在这个社会,地位很尊崇,七品以下的强者,杨建都以大师为后缀,七品以上更是称之为宗师。

  另一点也可以看出,凡是知名人物,好像都是武道强者。

  又或者换句话说,不是强者,也出不了名。

  期间,方平随口问了一句,这些人有多强?

  结果杨建很不客气,来了句:“随便来一位武者,都能把咱们打成筛子!”

  等上课铃声响了,趁着老师还没来,杨建略有感慨道:“考不上武科,不成武者,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当官不过市,经商也是如此,普通人想冒头,难啊!”

  这话一出,方平再次发愣。

  而之前没怎么开口的陈凡,也有些失落,低声道:“武者毕竟是少数,何况对我们而言,无论从商从政,恐怕都走不到那一步,也没必要在乎这些。”

  通过两人的对话,方平隐隐约约间感受到了一点东西。

  不成为武者,按照他的理解,当官的不会超过厅级,从商的生意做不到其他市。

  不知道是硬性规定,还是大家默认的潜规则。

  可不管是哪种,方平都能感受到这个社会对他的浓浓恶意!

  不成武者,不成强者,哪怕自己是重生者,恐怕也只能一辈子在底层打转。

  关键是,现在方平严重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重生?

  虽然同学样貌没变,名字没变,包括那些大佬,企业名称,都对的上号。

  可突然冒出个高能职业,其他的真和自己记忆中的相同吗?

  有心想再问几句,不过此刻老师已经进了教室,其他人各回各位,没再闲聊。

  而且这些东西,在其他人看来都是常识性的东西,方平也不想再细问下去。

  再问下去,恐怕这些家伙都要怀疑他失忆了。

  想了想,趁着老师转身的空隙,方平低声询问陈凡道:“咱们学校……学校附近还有网吧吗?”

  陈凡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回复了一句:“当然有,你之前不是经常去那个蓝天网吧吗?”

  “呼!”

  方平吐了口气,点点头没再说话,看来有些东西还是一样的。

  比如这个名字俗套的网吧还在,网吧既然在,说明有些东西没变,自己放学了去网吧查查资料,应该能查到自己想要了解的讯息。

  见方平如释重负,陈凡还是善意提醒道:“虽然咱们考不上武科,可也不能放弃,文科考的好,一样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说不定以后还有成为武者的机会。

  高考在即,网吧还是少去……”

  方平笑着点了点头,作为“平凡二人组”的成员,陈凡虽然话不多,可大家条件差不多,对自己这个同桌还算关心。

   ……

  好不容易熬完了上午剩下的几节课,放学铃声一响,方平就急忙往外走去。

  这时候的他,满肚子的疑惑需要解疑。

  陈凡见方平急匆匆往外走,想了想还是追上前说道:“你去吃饭还是去网吧?”

  “网吧。”

  “早点回来,下午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课。”

  方平应了一声,这时候的自己,因为父母都在上班,中饭都是在学校附近快餐店吃,不用回家。

  趁着中午的空闲,他那强烈的求知欲,让他恨不得马上去网吧了解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迈着快捷的步伐,方平简单扫了一圈沿途的环境。

  和记忆中一样,阳城一中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同学和老师也都很正常,方平没看到有人飞檐走壁。

  要说反差,大概就是学校中多了一些奇怪的宣传标语和招牌。

  “备战高考,武科我来了!”

  “拼死一搏,力争武科!”

  “考武科,来青鸟——青鸟武道辅导班,您最佳的选择!”

  “一颗血气丸,保你上武科!”

   “……”

  如果不是这些奇怪的玩意正大光明地出现在校园中,方平绝对有理由相信,神棍和卖大力丸的混进了学校。

  可此刻,看所有人习以为常的样子,方平明白,这终究不是自己记忆中的世界。

  至于差距到底有多大,还要等自己弄清楚了才能知道。

   ……

  十分钟后,方平抵达了距离学校不算太远的蓝天网吧。

  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招牌。

   当年看起来挺高大上的网吧,如今再看,显得破烂不堪,“蓝天网吧”四个字都快看不出来了。

  迈步踏入网吧,门口吧台坐着的还是那个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女网管,年纪不大的小女生。

  想当年,荷尔蒙迸发的青春时代,打扮的比学生成熟的女网管,也有那么几次偷偷潜入方平的梦中,做一些羞羞的坏事。

  如今再看……

  方平觉得自己青春时代,眼睛肯定长的有点歪。

  也是,真要美破天际,做啥网管。

  扫了一眼女网管,方平没心思撩妹,就算撩,这种档次的妹子也不适合高大上的重生者。

  不过一想到“马宗师”,那种油然而生的俯视感瞬间破灭。

  重生者是挺高大上的,可关键得重生对地方啊!

  心里腹诽了几句,方平也不拖拉,直奔主题道:“开台机子,多少钱一小时?”

  “3块。”

  女网管回答的也干脆,紧接着就道:“是会员吗?不是会员开个会员,充50送10块。”

  方平一脸高傲,懒得搭理她。

  充50才送10块,太小气了!

  再说……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像是有50块钱的人了?

  上午几节课,方平已经摸清楚了自己的身家,全部财富28块整。

  这点钱,包括自己的中午饭钱,想充50也得拿的出来才行。

  无视了网管的推销,方平从兜里摸出一张5元大钞,满脸傲娇地拍在吧台上。

  当然,女网管也无视了他这种穷B,扔过来一张临时会员卡就不再搭理他。

  方平很想喊一句“莫欺少年穷”,不过考虑到网管级别太低,这话以后留给大佬就好,没再和网管较劲,拿着临时会员卡去了网吧角落。

  ……

  网吧一角。

  随着电脑打开,方平如饥似渴地搜索自己想要知道的讯息。

  幽蓝的显示屏灯光,映射的方平脸色有些阴森。

  如果这时候有人坐在方平附近,就能感受到方平的异样。

  时而脸色变幻,时而愤愤不平,时而咬牙切齿……

  有时候,还有几句国骂从方平口中吐出,也不知道是在骂老天,还是在骂谁。

  一个多小时后,机器自动关机,网费用完了。

  方平没心思再充钱,带着些许迷茫和了然,迈步走出了网吧。

  踏出网吧的那一刹那,方平面色坚定了许多,咬牙切齿道:“考武科!”

  仿佛还不足以证明自己的决心,方平又补充道:“一定要考武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