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潘主任回来了

  下午1点55分,霍从军自后台进入了3号厅。

  他微微低着头,让乱蓬蓬的头发自由的被空调风吹,他手里拿着讲义,是最近一些天悄悄抽时间整理出来的,他望着自己的手,曾经挽救过无数生命的修长饱满的指头瘦而多皱,像是即将活力流尽了似的。

  霍从军自失的一笑,暗自为自己鼓劲:我的身体在走下坡路,但我的经验正在巅峰,我可以传播我的思想,我可以管理好我的大急诊……

  无数次,无数次抵抗着重压,无数次抵抗着疲劳,无数次在责任与循例间权衡,无数次在放弃与坚持中搏动的心脏,不断的为大脑泵入携带着养分的鲜血,令霍从军脸颊泛红。

  他轻轻的抬起头来,像是此前成百上千次所做的那样。

  可容百余人的3号厅内,座无虚席,甚至有人站在过道上。

  霍从军千锤百炼的心脏,猛的慢跳了一拍。

  “来了这么多人啊,大家不会走错会议厅了吧。”霍从军笑着开了一个玩笑,转瞬有一点点后悔,瞎开什么玩笑呢。

  人群中,发出轻轻的笑声。

  人多的好处,就是听众会有更积极的反馈。

  霍从军的心情再次变的无比的舒畅,哈哈的笑出声,语言也变的霍从军起来:“感谢各位的赏脸,支持,能来听我霍从军的演讲,我猜,很多人是想听我说大急诊吧,但不合适,因为马上要为急诊中心的试点投票了,为免有拉票的嫌疑,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自体输血……”

  “自体输血,大家应当都很熟悉了,它比异体输血有很多好处,比如现在逐渐蔓延的血荒,很难说依靠宣传教育等等方式来解决,作为医生,我们最好的应对方案,就是采用自体输血来替代异体输血……”

  霍从军光是看着满满当当的听众,心情就好的不行,演讲的效果也因此提高了不止一筹,尤其是当听众们向前聚拢,看向前排的时候,霍从军就更开心了。

  他是说的如此兴奋,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坐在第二排的凌然和周医生等人。

  霍从军的目光深远,虚虚的看向后方,并不特意的看向谁,声音雄壮,颇有些意气风发的样子。

  霍从军很确定,演讲厅内的听众都是在职的医生,医生的圈子就这么大,局限于三级医院的急诊医学群体的话,圈子更小了,在场的许多人都能给霍从军眼熟的感觉。

  虽然总有些医生比较眼生,虽然女医生的比例偏高,但是,霍从军能隐约的感觉到医生独有的同类气质。

  “自体输血的弊端也是存在的,一些可以通过加强管理来解决,一些也许难以在短期内解决,因此,如何权衡使用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新课题了……”霍从军讲的兴奋,得到提醒,才开始说起结束语。

  始终乖乖的坐在第二排的周医生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凌然笑道:“这下妥了,主任最少能高兴一个星期,咱们的日子也好过了。”

  凌然瞅了周医生一眼,很怀疑他的好过是对躲懒的修饰。

  ……

  云医手外科会议室内,锦西主任、王海洋主任医师等人正襟危坐。

  突然归国的潘华副主任医师,与同来的RB医生桥本四郎,则静静的坐在他们对面。

  潘华正值壮年,双眼明锐,注意力集中。只见他轻轻的扫过几人,面露微笑,道:“桥本四郎教授是RB庆应义塾大学医院的骨科副教授,钻研手部无人区的治疗多年,因为工作太忙,手术安排太多,桥本四郎教授是很难得才抽出时间来我院的,希望能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互相交流,互相促进。”

  翻译在桥本四郎耳边小声说话,后者轻轻点头。

  桥本四郎看起来比潘华还要年轻几岁的样子,身材粗短,面目扁平,皮肤粗糙,唯独双手又白又嫩,显是经过了特别保养的。

  锦主任等人自然是忙忙的表达欢迎。

  云华医院是云华市或昌西省的顶级医院,远不如华西等委属的医院,比起世界知名的庆应义塾,自然更加示弱了。

  桥本四郎礼貌的回应了两句。

  锦主任等人更加礼貌的回应三句。

  气氛异常融洽。

  邀请外国专家来交流,原本就是很有面子的事,潘华能将桥本四郎请来,锦主任简直要高兴的合不拢嘴了。

  桥本四郎清咳一声,用日语道:“我听说,贵院有一名年轻的急诊科医生,最近完成了数十例tang法缝合,能让我见识一下吗?”

  听了翻译之后,锦主任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

  思量片刻,锦主任缓缓的道:“您如果想要看急诊科的手术的话,我可以代为安排。”

  “我想看手术,但我更想看看做过手术的患者。”桥本四郎道:“手术的结果,最能说明手术的过程。”

  “急诊科与我们手外科互不相同,我们不能决定急诊科的工作的,更不可能去急诊科查房……”锦主任立即拒绝。

  “不用去查房。”潘华道:“我们可以请几个病人过来,在手外给他们做检查,我听说有的病人的复健都是在我们科室做的,简直搞笑。”

  锦主任的脸拉了下来,警告道:“老潘,你不要搞事。”

  “要是搞事也是急诊搞事。”潘华哼哼了一声。

  翻译不知道给桥本四郎说了什么,锦主任和潘华警觉地停了下来。

  只见桥本四郎微微摇头,道:“你们这样做,是在败坏无人区肌腱缝合的名声。”

  “什么意思?”王海洋很是反感的皱起眉来。

  “手部无人区的肌腱缝合,是非常耗费医疗资源的,它需要一名医生全神贯注的投入多个小时的时间。在我们RB国内,决定一次类似的手术缝合,需要很长时间的讨论,而你们竟然贸然进行,而且一口气进行了数十例之多,我很不看好。”桥本四郎显然是有所准备的,此时滔滔不绝的道:“中国的手外科手术的提高,是以大量的缝合案例为基础的,这很不健康,是错误的发展方式。”

  “桥本先生……”潘华提醒了一声,

  桥本四郎看了潘华一眼,语气稍微放松,道:“采取少而精的策略,既能降低医务人员的负担,又能提高缝合的成功率和效率,你们应该向这个方向努力。不能为了手术而手术。”

  “桥本先生,中国的国情不同,我们有大量的病人需要手术,不能说停止就停止的。”锦主任软软的顶了一句。

  桥本四郎固执的道;“如果排队手术的人太多,就应该将一些不适合进行断指缝合,深肌腱缝合的患者,果断进行截肢,节省医疗资源给需要的患者,比如有烟瘾的患者,就应当接受截肢手术,而非再缝合。”

  尼古丁会使血管痉挛,从而令缝合后的手指出现坏死,是断肢再植等手术的绝对禁忌相。

  王海洋沉吟着道:“治病救人,就是要给人机会。如果患者能保证绝对禁烟,并且有缝合的要求,我们就应该给他们起码的机会。”

  “戒烟很难,让病人服从更难。美国在集中医疗资源方面,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RB也在推进中,中国的话……”桥本四郎看看四周的中国人,微笑道:“总之,请让我先看看中国医院急诊科缝合的无人区tang法手术,然后,再让我们讨论医疗改革的沉重话题,如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