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天赋异禀

  急诊科手术区的休息室里。

  霍从军摆开了茶具,用电磁炉直接煮了一壶老白茶,再给每个人面前的杯子添上,笑道:“条件简陋,见谅见谅。”

  “茶挺好的。”白白胖胖的白主任喝了一杯,又捻起一块绿豆糕,道:“早听说云医的绿豆糕出名了,听说有人专门来排队买?”

  “我们二食堂的郭师傅是苏州人,苏派的绿豆糕油润,对咱们云华人的胃口。等回头给你们都提一份,带回家里尝尝鲜。”霍从军也笑眯眯的拿了一块绿豆糕,一口咬掉了三分之一。

  “一盒绿豆糕就想收买我们啊。”

  “收买谈不上,咱就想公平公正的争取个机会。”霍从军嚯嚯嚯的笑。

  “你现在就是不公平竞争。”白主任三两口就吃掉了一块绿豆糕,也不再拿,用粗粗短短的小手端起杯子,就品起茶来。

  白主任军医院创伤毕业以后,很快就转去了妇产科,盖因他长了一双又小又巧的手。

  20年前的医院环境不比当下,男性妇产科医生总归是不受待见的。实在是因为白主任的那双小手,在抢救危重产妇的时候,表现太好,以至于他在急诊科呆了三年不到,就被妇产科给抢去了。

  在各种仪器设备都不发达,异地孕妇和危重孕妇极多的年代,白主任就凭着“小手一捞”的技巧,活人无数,挽救了无数的生命和家庭。

  现如今,白主任已荣升昌西省妇幼保健医院的孕产保健部主任,下辖妇产急诊科、产一科、产二科、产三科、高危产科、产前诊断中心、分娩中心等科室,过的比霍从军要舒服的多。

  白主任也是霍从军找来的外援中,最有力的一位。

  作为一名活久见的医生,白主任见过的医学高手实在是太多了,国外的飞刀选手,他都见了不知多少,想想凌然的年龄,白主任就倍感不靠谱,道:“我们这次来,就是来了解你们科的真实情况的,你老霍给我们演一场戏,我们看着高兴了,回去开会的时候,你让我们怎么说?就说云医急诊科有个20多岁的小医生,天赋好的很,30分钟做了一场无人区的肌腱吻合?参会的人要是都笑起来了,会可就开不下去了。”

  霍从军听着笑了起来:“30分钟不30分钟的,有什么关系?刚才的手术做的好不好,你们都看到了吧?”

  白主任微微颔首:“做的好我承认,但你不能吹的太离谱了。你们云医有个潘医生,副主任级的,30分钟也做不完一例tang法吧。再说了,做的快也不证明做的好,咱们都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了,这个道理不用说都明白。”

  “做的好不好,看病人的预后不就知道了。”霍从军的急脾气仿佛消失了似的,耐心的回答着白主任的话。

  他们俩人是老关系了,要说唱大戏,这就是练过无数次的双簧。

  旁边几人听的若有所思。

  原本因为关系较好,而不方便问出来的几点疑问,都在两人刚才的对话中,得到了解决。

  白主任见状笑一笑,向霍从军抬抬下巴,又捻起一块绿豆糕,笑道:“忍不住了,今天的减肥计划被老霍给破坏了。”

  “怪我怪我。”霍从军哈哈的笑两声。

  来自中医院的蒲主任微微一笑,道:“绿豆糕是个好东西,李时珍就有说过‘磨而为面,澄滤取粉,可以作饵顿糕’,饵顿糕考证以后,与今天的绿豆糕很像,可以消暑避瘟……”

  几个人就着茶水,将绿豆糕吃了个一干二净,又说出了许多李时珍说过或没说过的话。

  茶饱糕足之际,有人来通知:“手术准备好了。”

  “让凌然先做,我们马上就来。”霍从军再给众人倒上茶,又道:“咱们解散一刻钟,大家想做什么做点什么,一会再来集合。”

  “老霍安排的仔细。”白主任亦不客气,起身就奔厕所而去。

  其他吃饱喝足的医生,同样有各自的目标。

  ……

  对于凌然所言的单指撕裂手术,预计用时三十分钟,在场的几名医生都是当狂言听的,再不去提。

  包括霍从军也觉得凌然有点夸大。

  同样是肌腱缝合,如果不是在无人区的位置,30分钟确实是能做到的,甚至绰绰有余。比如清创缝合的时候,也经常会做各种肌腱吻合术,做法也很简单,就是将两根肌腱拉到一起缝起来就行了,技术好的缝合的平滑一点,技术差的缝歪一点也没关系。

  但是,普通的肌腱吻合术与tang法的最大区别,在于缝合的强度不同。

  以常见的Kessler法为例,它是单股线的缝合,也就是一根线穿入一端的肌腱,同时再穿入另一端的肌腱,互相拉紧,从而将肌腱连到一起。

  双kessler是两股线,一入一出成环。

  tang法是三股线,而且为了不过度损伤肌腱,三根线的牵拉还有讲究。

  就算是用简单的加减乘除计算也知道,tang法需要花费的时间,至少是Kessler法的三倍,而强度也是三倍以上。

  事实上,采用tang法缝合的单指缝合,能在一个小时内完成就算快了,考虑到术中意外的可能,预估一个半小时甚至两个小时都属正常。

  凌然的半个小时,至少在云华市内,是非常浮夸的。

  然而,凌然的大师级tang法,早就经过系统认证,是云华第一了。

  获得了3000例的上肢解剖经验之后,凌然对肌腱手术的认识又上升了一层。

  他三两下划开患者手部的皮肤,确认断裂的肌腱位置和状态,捞出来就是一通缝。

  缝合是医学生最先学习的技巧,也是凌然最先得到的技能,同样的,它也是手术中用的最多的技术。

  大师级的tang法缝合,配合大师级的间断缝合法,足够凌然将一根肌腱缝成变形金刚的模样了。

  凌然低头看了眼患者的头部方向,摇摇头,又再次努力起来。

  嗤。

  气密门再次被踩开。

  霍从军与白主任等人,说说笑笑的进来了。

  这时候,就能听到凌然的命令声:“剪刀。”

  “检查一下。”

  “数纱布吧。”

  听到此处,几位医生登时愣住了,谁都知道这是手术做完的意思,于是一齐看向霍从军。

  白主任咳咳两声,道:“老霍,演戏演成这样就没意思了。”

  “我要是演戏,我把手术台上的东西都吃了。”霍从军张开血盆大口,冤枉的叫了起来,又问凌然:“这就做完了?”

  “是。”凌然抬头看看表,道:“预计三十分钟,实际用时21分钟。”

  接着,凌然看向马砚麟。

  马砚麟委屈的道:“我有给通知手术开始的时间……”

  “我们知道手术开始了。”霍从军摆摆手,总不能说他们拉屎耽搁了时间吧。

  但绿豆糕确实很油,茶又催便……

  “下一场要多久?我记得还是一个单指的?”霍从军问。

  马砚麟抢着道:“病人已经到了三号手术室,准备好了。”

  “你能继续做吗?”霍从军又问凌然。

  “可以。”凌然接着看看吕文斌,道:“剩下的缝合交给你了?”

  “啊……好!是!”吕文斌没等到露脸,却是等到了上手的机会,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喜是忧。

  凌然把手术服等物脱了塞入桶中,重新洗了手,就直奔三号手术室而去,又对霍从军道:“您得帮忙催一下后面的病人。”

  只要有手术做,有源源不断的病人,凌然根本无所谓辛苦不辛苦。

  “好。”霍从军一口答应下来,又道:“这场手术好好做。”

  “好的。”凌然说话间进入三号手术室,一边看着门边核磁共振等片子,一边让护士帮忙穿上新的手术服。

  霍从军向其他人笑笑,道:“你们看,我去打个电话。”

  嗤。

  嗤。

  霍从军出门打电话,约莫10分钟后,回转过来,就见白主任等人都呆呆的望着手术台中间。

  “怎么样?开始了吗?”霍从军问。

  “都他娘的快做完了。”白主任情绪爆炸:“我们做个剖腹产都没这么快!”

  霍从军亦是讶然,扭头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凌然,却是促狭之心大起,咳咳两声,道:“光是快也不能说明问题,我们还是得关注质量……”

  “不兴你这样的啊,得了便宜还卖乖。”白主任撇撇嘴,却是瞄了一眼自己现在粗粗短短,曾经细细短短的小手,暗地里琢磨起来,心道:这个凌然,会不会正好也有个适合做肌腱缝合的天赋异禀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