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汗水铸就

  “凌医生来了。”吕文斌提前大半个钟头到医院,就是想向凌然展现他的勤勉。

  医生这种生物,不论年龄,丑帅普遗,归根结底,都喜欢勤勉而好学的医生。

  技术既与天赋有关,亦是汗水铸就的。

  医生们都懂这个道理,而且越高端的医生就越明白。

  吕文斌觉得在天赋一途,可能没办法让凌然刮目相看了,但他还是可以在汗水上有所突破。

  吕文斌身材强壮,是晚上9点钟下班,还要去医技楼的健身房操练40分钟的主儿,他将一米八的身子竖起来,臂围38的胳膊横过来,撑住办公室门,几乎都要将之堵起来了。

  他带着淳朴的笑容,道:“凌医生,我刚做好查房准备,咱们现在出发吗?”

  “已经查过了。”凌然轻轻的打了个哈欠,他凌晨4点就起来了,到现在都快要4个小时了,又没有喝精力药剂,确实是有些困了。

  吕文斌愣了愣神,小声问:“您提前查房去了?”

  “昨天没来,今天就来早了两个小时。”凌然说的平平淡淡。

  “两个小时”像是炸雷似的,在吕文斌耳中响起。

  “您凌晨5点就来了?”吕文斌舌头都不利索了。

  凌然点点头:“4点多。”

  吕文斌不禁两眼发直,心中冒出深重的焦虑感:

  如果有人天赋比你好,怎么办?

  如果他还比你勤奋,怎么办?

  如果他还比你更帅,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凌然将查房后的病历本递给吕文斌,道:“归类吧。”

  吕文斌一时没反应过来,规培医马砚麟从吕文斌身后窜出来,说着“我来我来”,伸手接过本子,自去办公室的柜子里摆放。

  医院的医生办公室里,网格状的柜子遍布四周,里面塞着各种各样的文件票据,譬如“知情同意书”,“病危通知书”、“出院说明”等等,病人病历以及查房记录等等也要归入其中,平时有主任和档案室的抽检,等到了医院评级的时候,全院自查自检,往往要用半年的时间将没写过或没写好的文件重写一遍。

  其过程,与小学生抄课文,教师抄教案,党员抄思想汇报别无二致。

  吕文斌来的更早,却慢了规培医一步,气的肱二头肌都胀起来了,匆忙道:“昨天查房的时候,3床和7床有点水肿,我给用了药,又医嘱抬高患肢,用热水敷泡。9号床主诉有头晕,我请周医生看了,让平躺恢复……”

  “咱们前天缝合的病人状况也很好,麻醉过了没有异常反应。”马砚麟抢着说了一句。

  “是,最近几位患者的预后都非常好。”吕文斌低着头。天赋、勤奋和长相的全面落后所产生的焦虑是不会轻易消失的,可生活与工作还得继续啊。

  他是住院医,现在依旧履行住院医的职责,每日查房并关注患者的病情是最基本的。在医院里面,与患者接触最多的医务人员就是住院医和护士了。

  等到了主治的级别,尤其是外科主治,很多医生的查房频率会降到非常低,很多时候,到了手术台上,才知道病人姓什么。

  主任们的查房频率就更低了,三级查房的要求也不过是一周一次而已,而就目前的医院病床周转率的要求,许多病人住院三到四天就出院了。

  凌然此前也很少查房,去了也以观察手术后的状况为主,他本来就是只会tang法的术式而已,更多的职责,其实是被霍从军给承担了。

  不过,他现在有了专精级的体格检查的技能,却是比普通的住院医要有用些了。

  “3床和7床可能肌腱黏连比较严重,复健还要加强,不要怕断裂。”凌然说了一句,又道:“我已经叮嘱过了,你们平时查房的时候,可以再关注一下。”

  “好的。”规培医马砚麟回答的比吕文斌还要快。

  “是。”大清早就跑来上班的吕文斌变的有气无力起来。

  “另外,要给几个病人加开检查项目,特别是11号床的病人,给他做个B超,腹部怀疑有积水,不是简单的术后水肿。”凌然本身还是实习生,既不能开药也不能开项目,都要通过吕文斌。

  霍从军当日强行安排一名住院医给凌然,就是干这个的。

  吕文斌连连点头。他可以处理简单的症状,并依照指南来开药,但要说综合判断,就完全不足了。

  凌然三言两语就说完了长达两小时的查房,大部分的住院医的工作也就是如此,与普通人的工作一样,平淡又不得不付出时间去做。

  “今天有几名可选的病人?”凌然再问到手术的安排。

  这才是他最感兴趣的部分。

  “哦,我刚看了眼,到目前为止有三个了。”吕文斌连忙去拿pad,并找里面的电子病历,且道:“咱们做的tang法成功率高,预后好,转诊的医院现在都比较愿意帮忙。”

  凌然低头看病历。

  对医生来说,只要医术过关,其他问题都是小问题了。

  像是转诊这种事,下级医院按说是干涉不到上级医院的,更是谈不上追踪病人之类的事,大部分时间,只是上级医院的医生们在歧视下级医院:这样也能做医生。

  但是,下级医院对上级医院的技术,也是有相当的认识的。

  转诊医生不会去追踪每一名病人的情况,但若是每次转诊的结果都好,自然会积极转诊,如果转诊后频繁出现问题,那又何必频繁的送病人过去呢?至少可以送去其他的大医院。

  尤其是小地方的小医院,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医生与病人很可能就是相识的,尽管因为本人和医院的技术水平不足,而将病人转诊到大医院,但也是希望他们能得到尽量好的医疗的。就像是下沟医院转诊病人到云华医院,若是杨老板没有遇到凌然的话,凌结粥也会知道杨老板在云医的治疗结果如何,并会影响到他下一次转诊是继续去云华,还是去省立。

  此前因为霍从军和昌西省医药公司的缘故,多家医院都转诊了病人过来,但要说积极还不至于,一些医院甚至是看在云医手外科的面子上,才转诊了病人过来。

  现如今,情况则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云医急诊科的tang法效果很好,无论是病人的反馈,急诊科的反馈还是医药代表的反馈都能证明这一点。如此一来,各家医院就可以放心的将人转诊到云医急诊科了。

  虽然只是稍稍怀疑,与微微放心之间一点点的小小变化,体现出来的,却是云医急诊科接到的屈肌腱损伤的患者在渐渐增加。

  尤其是几家坐落在工业区的小医院,那些没有手外科的医院是不会转诊病人去同级医院的,而只会送到三甲级的大医院。

  云医急诊科目前有转诊方面的优惠,诊疗结果又不错,自然成为他们的首选。

  “三个都要了,写术前诊断,等霍主任来了,我拿给他看。”凌然飞快的翻了一遍pad,再将之递回给了吕文斌。

  “又是三个?”吕文斌瞬间头皮发麻起来。

  “肯定不能只是三个。”凌然笑笑,说:“到下午的时候,会有新的病例汇总过来吧,到时候再看一看。”

  吕文斌刚刚休息了一天,身体还处于美妙的放松当中,这下子瞬间紧张的浑身难受。

  凌然则浑身舒畅。

  有手术做的日子,与没手术做的日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两个单指的撕裂伤,一个两指的挤压伤,我们争取早上全部搞定,恩,先做两指的这个,做完以后,我们就联系新的病例,争取手术能连起来,节省时间。”凌然计算的很好的样子,浑身洋溢着快乐。

  吕文斌脸色泛灰:“我可以等手术后半途出来问问……”

  “我可以负责联系其他医院。”马砚麟趁机跳了出来。

  吕文斌极想反对,终究没有说出反对的话来。

  凌然自无不可。此前联系病例都是霍从军负责的,但不能指望大主任将这些工作全都包揽了。

  马砚麟暗自握起了拳头,比起给其他医生打杂,他更想争取参与到tang法缝合中来。

  “对了,凌医生,我刚看到新一期的《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有你的名字,《无术野下徒手局部压迫止血行肝缝合》,看标题就特给力。”马砚麟等凌然坐下来,弯腰递上一本期刊。

  他当然不是自己看到的,而是在行政科实习的同期告知的。医院对于医生们的文章发表是极其关心的,每个月都会统计人数、文章和影响因子等等,而做这些事的,多数就是马砚麟同期的年轻人了。

  凌然讶然拿起《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随手一翻,就见自己的文章右下角已被折起来标记了。

  “云华医院,急诊科,凌然”几个字落在文章的标题下面,一眼就能看得到。

  系统适时刷出了提示:

  完成任务:完成一篇论文。

  奖励:中级宝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