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手术费

  第三例tang法做的非常之成功。

  不仅霍从军和吕文斌这么觉得,凌然自己的感觉也非常好。

  就像是学生考试做题一样,医生做手术的时候,也常常会有怎么做怎么有的感觉,每当这种感觉出来的时候,手术的结果就会好于预期,经常是大大的好于预期。

  究其原因,大概率是因为患者的情况,与预想中的一致。

  学生在准备考试的时候,常常会猜题和押题,医生做手术之前,其实也常常如此。

  核磁共振,X光,CT机,或者B超彩超,或者更贵的正电子断层扫描,所有一切影像学的信息,加上各种各样的化验,乃至于活检,内窥镜,都是在为医生的诊断来增加信息的,也是给术前诊断的医生押题用的,如果医生押题都压中了,做手术的时候就会既顺利又舒爽,如果没压中,那就要看平时的积累和准备了。

  现代医学看似发达,但相对于复杂的人体,依旧是无比的弱小。曾有中国至强级的大犇医生,结发妻子患癌,他自己带着得意弟子全面诊察,准备不可谓不充分,但是腹腔打开,癌细胞浸润完全超出了预计,还要背负着那种自责与痛苦,一点点的尽可能细致的扫清癌细胞并完成手术,哪怕有一点点的其他理性的选择,医生都是不愿意出于此境地的。

  可以说,预料之外是医生们最大的敌人。

  而预料之中,就是成功的前奏了。

  现代医学的发展,不断的设立典型案例并扩展。

  医生们需要做出的最重要的诊断,就是该疾病属于何种典型案例,能不能治疗,如何治疗。

  凌然的诊断能力还很弱鸡,但是,相当于复杂的内科疾病,外科医生面对的诊断环境相对单纯。病人屈肌腱断裂,就可以用tang法,至于tang法的过程中,如何操作,如何判断,如何继续,就需要凌然押题和临时发挥了。

  或许是患者深浅肌腱同时断裂,刺激了凌然,或许是前两次的tang法缝合加深了凌然对术式的认识,总而言之,原本计划四个小时,实际上可能需要三个半小时的手术,只用了两个半小时,就宣告完成了。

  在此期间,凌然并没有特意提速,也没有尝试任何加快手术进程的措施。

  待凌然丢下剪刀,宣布手术完成的时候,吕文斌就傻愣愣的收拾起了东西,霍从军却是坐在圆凳上,仰望钟表,陷入了沉思。

  麻醉医师苏嘉福双股微颤,自觉瘦了两斤都不止。

  他用自己高考600多分的记忆力发誓,下次参与霍从军的手术,一定自带一只圆凳。

  “可以回去了?”凌然又检查了一遍,再确认一切医疗器械都没少,就放松了下来。

  外科医生能做的,差不多已经做完了,接下来的复健和恢复,主要就看病人自己了。

  霍从军“恩”的一声醒悟过来,一脚踢飞圆凳,道:“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今天的手术也够久了。”

  尽管媒体报道里经常出现的都是六小时八小时的手术,但在医院生活中,连续的两个半小时手术已经够折磨人了。

  凌然脱下手套,再依序看了监控仪器,才跟着霍从军出了手术室。

  在大部分的手术室的大部分手术里,医生们其实是很少看监控仪的,也是现在的监控仪的自动化程度太高,通常不叫就证明没事。

  有时候,叫了也没人理它。

  凌然却不喜欢这样,他对自动仪器的怀疑比人工智能的怀疑还重。

  “吕文斌,记得关注病人的麻醉情况。”临离开的时候,霍从军多吩咐了一句。

  “是。”吕文斌乖乖的答应了一句。身为低年资的住院医,他需要做掉剩下的所有杂活,若是在繁忙的手术时间里,偶尔还会受到巡回护士的催促。

  好在……习惯就成自然了。

  凌然出了手术室,向霍从军打了声招呼,就进了淋浴室。

  急诊科的手术室是按照标准配置的,虽然目前只有四间手术室,淋浴室里却有八个隔间,凌然让热乎乎的洗澡水浇着自己,然后仔细的回忆着适才的手术。

  这是他做的最爽的一次手术,此前的清创缝合也有很爽的时候,但手术太小,时间太短,没怎么体会就结束了。

  今天的两个半小时的手术,里面有两个小时都在忙碌,精神紧绷又内心激动的心流时间,爽完了过程爽结果,回味的时候都会觉得爽。

  擦干了出来,凌然还想着去哪里呢,就见周医生等在房角,一副要睡着的样子了。

  “淋雨冲一下就好了嘛,等的我都困了。”周医生打了个哈欠。

  凌然看着守自己洗澡的周医生,惊讶的问:“你都不需要工作的吗?”

  “我怎么会不需要工作。”周医生拍墙而起,道:“我找人代班了。”

  凌然了然点头。

  他虽然离开了处置室,对清创缝合失去了兴趣,但在急诊科的休息室里,还有的是等机会的各科室住院医、规培医、进修医和实习生们。

  周医生哼哼两声,道:“我今天可是来给你分钱的。”

  “手术费吗?”凌然问。

  周医生愣了一下,笑道:“说你木呐,你还挺精明的。霍主任让我过来给你讲一下,先说好,给你的手术费,本来是该给霍主任的,他让给你,是他的事,其他的你就不用想了。”

  如果要分走手术费的话,周医生也不会将手术让给其他人来做了。

  手术费是要打给主刀医生的,不可能交给实习生,而钱从霍从军的卡里过,他也担心发生误会,反而不美,所以才专门找了周医生来给凌然讲解。

  因为涉及到钱,周医生就找了间空的谈话室,关上门来,道:“咱们医院目前执行三级医院的收费标准,手术费是物价局核定的,不能变更,一次分配呢,医院新改的规定,给50%,就是说,医务人员可以从手术费里拿50%,这个比很多医院是翻倍了。二次分配就由咱们科自己决定了……”

  看看凌然,周医生再道:“二次分配,咱们科的规定是二比一,就是主刀拿三分之二的手术费,助手、护士和麻醉师分剩下的三分之一。”

  “咱们医院大部分的外科都是这样的。具体来讲,比如你们今天做的手术……”

  周医生拿出打好的清单,道:“你们做了一个屈指功能重建术,编号是331521014,在表格的这里,能看到,二级医院的手术费是1210,三级医院的收费是1344元,咱们是三级,按1344收,另外,每增加一指是加210块,所以今天的总额就是1554元,一次分配到你们急诊科是777元,再给主刀的是三分之二,所以你最后拿到的,就是518元。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凌然并没有太多的反应,他对钱并不是太敏感。

  周医生嘿嘿一笑,道:“你现在可是咱们医院的高收入了,拿的是高年资主治的钱了。”

  凌然问:“不同职称会有区别?”

  “区别大了。”周医生道:“要是严格按照规定走,低年资的住院医只能主刀一级手术,高年资的二级手术,低年资的主治才可以做三级,到这一步,全都要有上级医师的指导,你现在做的是三级手术,所以主刀得是高年资的主治才行。”

  医院和所有事业单位一样,向来都是双标的,所谓严格规定,就等于是按需规定。同样严格规定的还有会诊制度、禁止走穴、禁止接受请吃等等……

  凌然缓缓点头。

  “普通住院医做一级手术,手术费也就100块左右,少一点的才七八十,像是清创缝合,你一天做三四个,手术费全拿了也就100多块。”周医生停顿了一下,又道:“做助手也拿不了多少,像你同组的吕文斌,他能从剩下的……259块里面分个大头,大概拿150左右吧,剩下100块再给两个护士,一个麻醉分……所以说,医生赚的是真少……”

  凌然狐疑的看着周医生,道:“如果一天做三台手术的话,吕文斌可以分500块,这样的话,一个月能分一万五千块?”

  “神经病啊,医生一个月做20台手术就够多了,30台能累死人好吧,谁一个月做90台手术……”周医生越说声音越小,因为他看到凌然的眼神明显不对。

  凌然的脑海中,正在刷系统提示:

  任务:历练tang法

  任务内容:单月每完成10台tang法手术,视为一次任务完成

  任务奖励:初级宝箱

  当前进度:(1/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