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您要的破囊病人到了

  急诊科的留观室里,两名患者艰难的活动着伤手。

  吕文斌将手揣在白大褂的兜里,扣子敞开来,在走廊里来来回回的走了三趟,再要走第四趟的时候,被王佳给叫住了。

  王佳画了淡妆,重新剪了刘海,但依旧是风风火火的,直呼其名道:“吕文斌,你要健身到医技楼的健身房去。”

  “谁有闲工夫健身。”吕文斌唔囔一声,问:“病人恢复的怎么样了?”

  “哪个病人。”

  “你知道我想问哪个病人。”

  王佳咯咯的笑两声,道:“凌医生主刀的手术,怎么可能恢复的不好。”

  “第二个病人,那个唐先生,今天要特别注意,水肿如果不能消退的话,就要考虑用药了。”吕文斌用他少的可怜的知识叮嘱了一声,甚至都不能算是医嘱。

  王佳还是应了一声,不靠谱的住院医年年都有,吕文斌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至于医嘱的效力如何,护士们心里反而更有谱一些。毕竟,每天接近和观察病人的是他(她)们,同一个科室的患者目前的表现如何,是否正常,护士们多多少少能做到心中有数。

  吕文斌也是心虚,走了几步,又问:“凌医生是不是今天值班?”

  “是啊。”王佳的脸上忍不住的笑意。

  “我今天也值班好了,两个人看着,能分担一点压力。”吕文斌如此回答。

  当他回到办公室里的时候,也是以此理由申请调班的。

  相隔不远的办公桌前,因相貌普通以至于总是难以被记住名字的住院医听到了吕文斌的话,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转瞬,又被深刻的回忆所笼罩。

  晚间。

  凌然与王壮勇,陈万豪一起吃了食堂,再溜达片刻,就回到处置室里待命。

  在云医这种规模的医院里面,就算是急诊的处置室,也能学到相当的东西了,凌然做了几百例的清创缝合,差不多从头到脚都算是缝过了,偶尔遇到一个舌头撕裂的,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大医院和小医院在病源上的极大不同,也使得不同等级医院的医生们的差距越来越大。同样是一名30多岁的急诊科主治,若是始终呆在小医院的话,见到复杂伤患的第一反应是转诊,而在大医院的急诊科里,普通人想弄出一个主治级都没见过的伤口,那是需要非常有创意,且非常有运气的。

  永远不要高估自己的作死能力,更会作死的人多的是,他们只是因为很少留下后裔,而少人传颂而已。

  急诊科的医生,才是真实历史的见证者。

  吕文斌往返于留观室和处置室。

  在夜间值班的序列中,住院医是实际上的主导者,没有重伤者出现的话,主治们都可以不出现。当然,会不会有重伤者出现,完全凭运气,有时候,一个高尔夫球就难住了没见识的住院医也是有可能的。

  用了20分钟缝了条被破啤酒瓶戳破的腿,吕文斌将习惯性的向两边看看,又没有见到凌然,不禁皱皱眉,问一名路过的护士道:“凌医生去哪里了?刚才就没见到了。”

  “凌医生在休息室里看书吧。”护士偏头想了一下,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他在休息室?”吕文斌本能的觉得不对:“他在休息室里看书,你怎么知道的?”

  小护士可爱的笑笑,露出小虎牙,道:“刚才有病人分了我们一点水果,我拿了一点给凌医生,他正读书呢,读的可认真了。”

  “哦……”吕文斌还是觉得气氛有点古怪,再想问什么的时候,又一名病人捂着手来看病了。

  小护士“嗖”的一声溜走了,吕文斌不好离开,于是问:“怎么了?”

  病人将包裹在手掌上的T恤松开,呲牙咧嘴道:“路边捡了个破啤酒瓶,扔出去的时候把手给划了。”

  吕文斌运用一名住院医的基本逻辑思维,问:“为什么来晚了20分钟?”

  “打车打不着……咦,你怎么知道我打车打了20分钟?”病人暗想,这位莫非是学法医的?

  吕文斌取了一个清创缝合包放在手边,想了想,道:“大数据。”

  20分钟又20分钟。

  吕文斌感觉自己像是一名打地鼠选手。

  每当他以为自己就要清空处置室的时候,就会有新的病人涌进来。

  急诊病人的高峰出现在11点钟,五个治疗组的五名住院医,全体出动,才将处置室的人群清空。

  吕文斌总算松了一口气,趁机去留观区,看了两名接受tang法缝合的病人,才回到休息室。

  推开门,首先闻到的是薰衣草的香味。

  吕文斌怀疑的吸吸鼻子,没错,妥妥的薰衣草,而且嗅不到丝毫的汗臭味。

  不等吕文斌的思维发挥作用,他又看到了靠在床头看书的凌然。

  凌然目光明亮,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五官清晰的像是大理石雕塑似的。

  “回来了。”凌然礼貌的抬抬下巴,像是对舍友们似的,道:“有水果。”

  不知道为什么,他经常能收到水果、酸奶之类的小礼物,难以拒绝和退回的,他就会分给舍友们来吃。

  吕文斌的目光顺势落在床头柜上,那里常放着的衣物、充电线、洗漱用品全都不见了踪影,此时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碟子和碗,计有西柚一颗、去皮西瓜四小方,红柚一牙,无籽薄皮绿葡萄一小枝,荔枝8颗,山竹四枚,青枣三只,蓝莓一杯,山楂汁一小瓶,木瓜三片,樱桃一小碗,灯影牛肉一小包,绿豆糕一小盒,苹果草莓火龙果拼盘一小碟……

  “靠,我们家上坟都没这么全的。”吕文斌真的是有点激动了。

  “我买了一箱特仑苏,放给护士站了。礼尚往来过了,你可以放心吃。”凌然从小就懂得收礼要还礼的道理,不过,他向来是集体性还礼的,单独还礼引起的麻烦太多,而且数量太多也引来不便。

  吕文斌又骂了一句,伸手就抓了一把荔枝,道:“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忙了一晚上了。”

  “有很多病人?”

  “当然,护士过来送水果的时候难道不叫你的?”吕文斌突然明白了什么,“呸”了一声,道:“我想什么呢,护士当然不会叫你去干活了。”

  吕文斌满腹怨言:“她们有水果了就想起你了,有病人来的时候就来叫我了。要是别的实习生,不会干活的就算了,你缝的本来就快,结果他们反而不叫你了……”

  他话音刚落,就听休息室的门被敲响了。

  只听一名小护士,用兴奋的声音喊:“凌医生,你睡了吗?你要的阴馕破裂的来了。”

  凌然此前得到的间断垂直褥式缝合法,始终没有发挥作用,此时终于遇到了想要的病人,他立刻道:“好的,马上就来。”

  凌然起身穿鞋,套上白大褂,再想起来似的,对吕文斌道:“你看,干活也是叫我的。”

  吕文斌呆呆的道:“我就想图个嘴爽……都不行吗?”

  小护士严厉的瞪着手握荔枝的吕文斌,道:“愣着干什么,你去给凌医生当助手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