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开刀

  吕文斌带着显微眼镜,用镊子把猪蹄上的细毛,一根根的拔了下来。

  这是凌然建议他的学习方法,吕文斌觉得很有道理。

  吕文斌以前从没有用过显微眼镜,更没有上手操作过,对他来说,戴着显微眼镜拔猪毛还是捡空气,都是一样的练习。

  在云华医院,只有手外科才面向住院医,培训显微镜下的操作。吕文斌的缝合水平一般般,规培期间都没蹭到机会,如今虽然是拔猪毛,也拔的一丝不苟的。

  拔了三根猪蹄,吕文斌再将之拿到距离不远的宿舍楼的厨房里卤起来。医院里多的是单身汉,宿舍不仅提供图书馆,也要提供厨房和洗衣间,才能让休息时间少收入又低的低年资医生们勉强活下去。

  “我之前买的调料还剩下些,加了料酒、酱油、葱、姜、花椒、辣椒、大料、香叶、草果……”吕文斌气喘吁吁的跑回来,表功道:“炖两个小时就差不多出锅了,到时候一人一根,美的很。”

  “听你说的,好像有点样子似的。”王佳摸摸肚子,感觉有点饿了。

  吕文斌看向凌然,问:“凌医生,就这么做可以吧?”

  “可以。”凌然低着头,依旧在玩弄肌腱。

  吕文斌备受鼓舞,笑道:“煮出来的味道应该不错,您选的猪蹄也好,肉厚,胶原蛋白也多,我斩了几刀,方便入味……”

  小护士王佳露出星星眼,道:“凌医生还会选猪蹄……我跟姥姥去菜市场,每次都是她挑的猪蹄。”

  凌然抬了一下头,活动一下脖子,道:“要选粗大的屈肌腱做实验材料。”

  这个答案,是王佳和吕文斌都没有想到的,气氛一时间有点沉默。

  吕文斌自己乖乖的戴上显微眼镜,站到凌然的助手位置上,看他的操作。

  凌然一步一步的重复着tang法缝合的过程,老实说,吕文斌是看不太明白的。

  但是,随着凌然重复的次数增加,吕文斌至少知道,他是在做什么了。

  某一个步骤的目的是什么,吕文斌分辨不出来,但是,知道凌然某一段的操作是什么,吕文斌至少知道该拉皮肤钩了,还是让出位置来了。

  “拉一下线。”再一次的操作中,凌然发出了命令。

  吕文斌愣了几秒钟,才欣喜的牵过一根缝线来,恨不得用手捧起来。

  一只猪蹄又一只猪蹄……

  在不用考虑术前消毒,术后愈合的情况下,凌然只做几个关键步骤,快速的消耗着白生生的猪蹄。

  滴滴。

  滴滴滴。

  吕文斌的手机轻声的叫了起来。

  “那个……猪蹄到时间了。”吕文斌小声的道。

  他这么一说,王佳顿时觉得饿了,连声道:“快去拿快去拿,一会吃饱了才好做手术。”

  吕文斌看了凌然一眼,道:“凌医生,那我先去取猪蹄?”

  凌然点了点头,又道:“把这些带上。”

  吕文斌随之将目光落在了一堆刚刚缝合过的一堆猪蹄上。

  “猪蹄凉了也好吃。”王佳非常赞同。

  吕文斌于是辛苦的抱起它们,快步返回了宿舍楼。

  ……

  二十二点。

  患者比预计时间更晚抵达急诊科,随同而来的是患者的父母、妻子和两个兄弟。

  急诊科的保安如临大敌,但还是乖乖的将人放了进来。

  霍从军略显疲惫,见到凌然也没有太多的叮嘱。有什么话都可以放在手术室里说。

  吕文斌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他进手术室总有几十上百次了,但多是一二级的手术,tang法这么大的手术,他是很少有机会参与的。

  如果不是凌然的身份让大家抹不开面子的话,适宜的一助应当是一名熟悉该手术的主治或住院总医师,后者是即将晋升主治的住院医,通常需要承担高强度的训练,7*24小时的呆在医院里,让他们的医术大大提升,会明显强于普通的住院医。

  相比之下,吕文斌只是一名最浅资历的住院医,若非如此,也不会将他给派遣到凌然身边来。

  吕文斌机械的穿上洗手服,机械的刷干净手,再机械的来到手术室。

  一号手术室灯光全开,比旧库房的亮度高的多,竟让吕文斌莫名的生出一些信心来。

  趁着巡回护士、麻醉医生和病人没来,吕文斌问道:“凌医生,手术就要开始了,还有啥要叮嘱我的吗?”

  凌然想了想,道:“老汤别倒。”

  吕文斌初生的信心,咔嚓一声,碎了个一干二净。

  ……

  “准备好了吗?”

  霍主任戴着口罩和帽子,扎着手进入了手术室。

  吕文斌和王佳等人,不自觉的停直了腰板。

  霍主任笑一笑,问凌然道:“资料都看过了?有什么判断?”

  “典型的II区屈肌腱损伤,应该能有较高的成功率。”凌然道。

  “有信心是好事。”霍主任说了一句,又道:“咱们私下里说话没关系,在患者家属面前,不要和他们谈成功率。”

  知道凌然是新人,霍主任旋即解释道:“患者不会认为自己是大样本下的小概率的。他们只会说,自己原本有很高的概率手术成功的,是你做失败了。算了,现在不说这个,一会的手术,期望能有较高的成功率吧。开个好头,哈哈……”

  在凌然看来,在场的几个人里,现在最紧张的,反而是霍主任,他说话的逻辑性明显不如平常了。

  铺巾、消毒,再确认。

  霍从军连手术刀都没有拿起来,就道:“凌然,你来主刀。”

  “好。”凌然并不多说什么,将患者的手指轻轻的翻看之后,拿起一只笔来,轻轻的划出了一条折线。

  患者是被一根铁条戳入虎口,导致大拇指的屈肌腱断裂的。

  这个位置,并不足以暴露出断口,所以,还得再切一个口子。

  霍从军只看不说话。

  他是普外出身的军医,对创伤有一些研究,现在更多的转向了烧伤,肌腱缝合的经验也是有的,对手指的屈肌腱,却是从未尝试过。

  在确认了凌然成功的案例之后,霍从军更是不会多说废话。

  凌然拿起刀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缓缓的划了下去。

  相比大师级的间断缝合法,凌然开刀的水平,顶多就是入门,这还有赖于他最近一段时间做清创缝合时的磨练。

  但是,相比于清创所用的刀法,手术开刀的要求要高的多。

  凌然一层一层的划,差不多用了四五分钟,远远弱于外科医生的平均水平。

  负责麻醉的苏嘉福奇怪的瞅了凌然几眼,没敢说话。

  霍从军依旧保持沉默。

  “打开了。”凌然自己,也是出了一身的汗。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新手任务:治疗病人。

  任务内容:为病人缝合屈肌腱。

  任务奖励:切开(持弓式专精)

  任务限时:10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