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早餐

  陶萍做的素斋的味道亦是相当好。

  她尽可能的保持了食物的本味,又在控制油脂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做出不同的口感,精细的烹饪,灵巧的火候,使得白菜土豆之类的常见菜,也能体现出诱人的滋味。

  凌然在很克制的情况下,品尝了几道炒菜炖菜和蒸菜,再喝了菠菜汤、菌汤和竹笋汤,才放松的躺在了沙发上,摸摸小沙弥的脑袋,再打开电视,随便摁一个频道,放松的看了起来。

  冬生盘膝坐在沙发上,乖乖的直着腰,突然拍拍脑门,道:“忘记了,我带了线香来。”

  “线香?”

  “恩,是用来焚烧的,可以怡神悦心,材料都是我在山上自己采摘的,还加了药材白芷。”冬生很是认真的说过,又道:“不过,我刚开始学着做,效果不一定好……”

  “你有这份心就好了。”陶萍开心的坐在另一边,也摸摸小沙弥的脑袋。

  冬生默默的道:“师父说了,居士能给我栖身之地,要怀着虔诚之心接受,不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冬生所在的十二泉庙,地处云华远郊的十二泉山,坐公交车要三个小时才能到,往返非常辛苦,陶萍因此就让冬生在家里住一晚,第二天早上再带着药回去。

  凌结粥对此也没有意见,一方面,冬生确实可爱,又有确实的困难,家里也有足够的客房。

  另一方面,做小诊所本身就比医院灵活的多。凌家经营下沟诊所几十年,赊账的生意做过,押账的生意也做过,早些年甚至有居民搬家具来充当药费的,硬着头皮,该收的也要收。

  就是最近两年,微信支付兴起了,下沟诊所里也适时的贴上了二维码,同样的,要收手续费的刷卡交易,他们也早就支持了。

  凌结粥甚至做好了准备,要是有一天,银行开始推行当场分期的信用卡业务,就像是韩剧里演的那样,他也能忍受。

  陶萍想的就浅多了,只是很高兴的揉揉冬生的脑袋,道:“那我也就怀着虔诚之心,收下你的礼物了。”

  “我还自己做了火柴,可以用它来点。”冬生觉得自己的劳动得到了认可,满面笑容,整个人看起来更乖了,像是只阿拉斯加似的。

  陶萍自去取了焚香的道具过来。

  让一缕熏香在室内缭绕,是很中式的享受,也很符合文人的气质,陶萍没事喝茶或玩珠子或玩瓷器或看书或修剪盆栽的时候,也会点燃一支,尽心享受。

  她平日里最常用的香盒是一只檀木的摆件,雕刻像是一只小小的大提琴,琴弦的位置刚好镂空,使得躺倒的线香点燃后,适度的燃烧。

  陶萍擦着一根火柴,等火焰稳定了一些,再用火焰下端,以内焰去微微的靠近线香的上端,如此一来,线香就会被慢慢点燃,而不会一下子燃烧起来,从而造成浪费。

  “比我自己买的好多了。”陶萍轻轻皱皱鼻子,神情愉悦。

  凌然和凌结粥互看一眼,显然都没有太get到点。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是生活中很常见的事,并不值得深究。

  小沙弥双手合十,道:“师父也说,我在制香上很有天赋,居士喜欢的话,我下次多带一些。”

  “恩,可以多做几种味道的。”陶萍摸摸小沙弥的脑袋,道:“但也不要带多了,我几天才点一支。”

  “好的。”小沙弥说着,打了一个小哈欠。

  “到你睡觉的时间了吧,自己去收拾房间吧。”陶萍此时就很没有主人样了。

  小沙弥自如的道谢,自去楼上的客房,开始取被褥,铺被褥,装枕头……

  对于凌家的客房,他也是相当熟悉了。

  翌日。

  凌然刚起床,就听到了院子里的扫地声,探头去看,果然是穿着小僧服的冬生,在卖力的扫地,旁边还有一盆清水,用来遮蔽灰尘。

  冬生挥舞着与自己一般大小的扫帚,一下一下,不缓不急。

  他每次住到凌家都会早起,打扫卫生,擦洗栏杆和门框等等,与在十二泉庙里一般无二。

  凌然洗漱完毕,下楼来,摸摸冬生的脑袋,去巷子里的早餐店,买了油条豆浆回来,再喊冬生吃饭的时候,他就像是普通小朋友一样乖巧了。

  相比陶萍做的素斋,冬生更爱油乎乎的油条,放满了调料的豆腐脑。

  “慢点吃,不够的话,把你凌叔叔的豆腐脑分一点。”陶萍微笑。

  吃的正香的凌结粥愣了一下,问:“为什么不分你的?”

  “你不够喝再喝我的好了。”

  凌结粥顿时满意的笑了。

  冬生完全不明白适才发生了什么,只是想了想,道:“师父说,等我读了佛学院,就可以拿到工资了,到时候,我请你们喝豆腐脑。”

  “好好好。”陶萍乐呵呵的,却是戳一下凌然道:“你都大学毕业了,怎么不请我们喝豆腐脑啊。”

  凌然缓缓的放下勺子,面对老妈,道:“您喝的这碗,就是我刚去买的。”

  “啊……”陶萍的表情滞了一下,转瞬叫了起来:“我儿子工作以后买给我的第一件礼物,我竟然没有拍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