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能动就是好

  霍从军一直注意着王海洋的表情,见他面色一变,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忙问:“王主任,有问题吗?”

  王海洋沉默了几秒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没有。”

  他的不好意思,在于他提不出问题来……

  对于一名授命找茬的主任医师来说,这显然是有些尴尬的。

  但是,手外科的肌腱缝合,本来就是高技术要求,低系统性要求的单纯手术,凌然的手术步骤说的头头是道,他还真挑不出毛病来。

  至于具体缝合的怎么样,王海洋也不能再将病人的肌腱掀起来看。

  霍从军反而有些不高兴了,道:“老王,有啥说啥,不用给咱遮掩。这个本来就是抢救中进行的精细手术,现在找你手外科的大专家来会诊,不就是看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吗?”

  他这么一说,躲在房间角落里的病人家属果然面露感激。

  高速公路的车祸,病人没有被撞的四分五裂,也是半破碎状态了,能把命救活,就已达到了病人的最低期望值,霍主任能关心到病人的手部功能,收获的只会是感激。

  王海洋苦笑两声,道:“咱们做个手功能评定哦,当然,病人现在才刚做完手术,可能状态不是太好,咱们先做个参考。”

  手功能评定是手外科常做的,就是用来评断手术后的病人手部功能的。

  王海洋先抓住病人的手,轻柔的做了几个被动的动作,发现完成的不错,才问:“病人能主动活动手部了吗?”

  “文华清醒的当天,凌医生就要求活动了。”家属抢着回答,带着些不确定问:“这是好还是不好?”

  王海洋眉毛一挑,咳咳两声,才道:“能动就是好,不能动就是不好。”

  家属大受鼓舞,忙道:“能动,五个手指都能动,就是动的不厉害,还不能握拳。”

  另一位年长些的患者家属赶紧追问:“现在还不能握拳,没关系吧?”

  “没关系。”王海洋听的又有些发愣,转头看看凌然,才道:“tang法还是有一些优势的。”

  凌然微笑点头,表示认可。

  旁边的一群住院医看的浑身发痒,总有种走错了片场的感觉。

  王海洋盯着患者,让他活动每一个手指给自己看。

  刚做了一轮手术,且在等在做第二轮手术的患者有些昏昏沉沉的,但还是在王海洋的指示下,尽可能的活动了手指。

  微微能动,又丑又肿。

  但是,是真的能动。

  “医生,怎么样?”家属依旧是忧心忡忡。

  王海洋这一次用肯定的语气道:“能动,就很厉害了,能动说明没有肌腱断裂……唔,咱们握一下拳啊,肯定是握不住的,能握多少算多少……”

  在他的指挥下,被裹成半个木乃伊的马文华,极其费事的用左手做出一个大C的形状。

  “做不动了吗?”王海洋问。

  患者点点头。

  “怎么样?”这次问的不仅有患者家属,还有霍从军。

  “还是很不错的。”王海洋咳咳了两声,道:“咱们再做个指尖对捏。”

  “指腹对捏。”

  “侧捏。”

  王海洋做了一轮测试,越做越是惊讶。

  手部肌腱缝合的预后,最麻烦也最重要的是两点,一个是肌腱黏连,一个是肌腱断裂。

  肌腱黏连会限制手的功能,肌腱断裂更容易理解了,缝好的肌腱裂开了,自然是一点功能都发挥不出来了。

  对于手外科的医生们来说,麻烦的不是两点中的任何一点,麻烦在于两者的要求是背道而驰的。

  单独想解决肌腱黏连的问题很容易,越早让手开始活动,黏连的问题就越小,因为黏连是逐步发生的,拖延的时间越久,黏连就越严重。

  解决肌腱断裂也很容易,越晚让手开始活动,断裂的几率就越小,因为肌腱是逐步长起来的,拖延的时间越久,长的就越结实。

  于是,肌腱黏连和肌腱断裂,就变成了相悖的两个后遗症了。

  早活动,解决黏连问题,增加断裂风险——裂了就得二进宫,还不一定能再缝合适。

  晚活动,断裂的几率小了,黏连问题严重,很多手都不能正常使用了。

  为了解决这个麻烦,手外科在两条路线上拼命尝试。最初很多手足外科的医生,设想像是器官移植那样,能够找到一种防止黏连的药物,或者得到一种降低黏连的敷料,从而减少肌腱断裂的风险的同时,又不至于肌腱黏连。但是,始终都没有决定性的药物出现。

  于是,早活动,增加肌腱缝合的强度,在很多年里变成了唯一的路线。

  tang法又是其中走的最远的一种。

  它采用三股线缝合,使得缝合的强度大增,从而能够更早的开始活动。

  王海洋喜欢的Kessler法和双kessler法,通常在术后48小时,最早36小时的时候,开始被动活动,3天以后,开始尝试主动活动,即使如此,还是有20%的肌腱会断掉。

  tang法却是强调在24小时以后,就开始主动活动。

  王海洋以前看过手术,却没有观察过tang法缝合的患者的预后。

  而就此时看来,凌然操作的tang法缝合的患者的预后,显然要好很多。

  “我们手外科啊,一直强调早期活动。”王海洋面对病人,同时也是给霍从军说明,道:“从我们的经验来看,早期的活动能力越强,手的功能恢复就越好,但是,具体能多好,我们也不能肯定。”

  后一句,他给病人打了个预防针,又道:“一定要听从医嘱,最后的恢复情况,既与你的肌腱既有状态有关,与缝合的好坏有关,也与你的复健情况有关,复健尤其重要。”

  “那咱们这个缝合的,究竟怎么样?”年纪较大的家属,始终对凌然有些疑虑,毕竟,在他印象里面,医生都是越老越好的,就像面前的专家这样。

  王海洋笑笑,很有经验的反问:“你们期望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那肯定是希望好一点。”患者家属迟疑了片刻,想到之前看到几乎稀碎的烂手,不确定的道:“最起码要能生活自理吧。”

  “那没问题,你们这个要求是能达到的。”王海洋这么一说,家属都高兴起来。

  王海洋倨傲的一笑,经他手做的肌腱缝合,3天就能到此程度,别说是生活自理了,做饭甚至打球都有可能做到的。

  转瞬,王海洋突然觉得不对,这个不是我做的缝合呀!

  转头看到那个做了这项手术的年轻的面容严肃的实习生,王海洋瘦削的身材忽然颤抖了一下,忽然觉得这次检查索然无味极了,他还是实习生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