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第二

  周一。

  凌然起的很早,自己煎了蛋,煮了粥,再呼吸着新鲜的霾,步行前往医院。

  凌家并没有车,因为陶萍女士没有驾照,而在凌结粥同志看来,陶萍女士不需要的消费品,自然就是非必需品,车辆的折旧那么快,凌结粥又哪里舍得买。

  凌然没什么所谓。他在医学院的时候用不上车,到了云华医院实习,也没有用车的需求,除非系统给他一台变形金刚,还得是C照能开的那种。

  凌然,换衣服,进手术室。”

  刚进急诊科的大楼,就能看到略显繁忙的科室景象,凌然也立即被叫住了。

  凌然迅速放下东西,问值班护士:“什么情况?”

  “高速公路车祸,病人在途了,比较严重,已经派人去接机了。”值班护士熬了一夜,眼睛红红的看着凌然。

  “接机?”

  “直升机救援。”值班护士特意解释道:“金汇通航在云华有一架直升飞机,有的保险公司和银行就卖直升机救援,遇险了可以打电话,用直升机送到咱们医院或者省立,咱们两三个月能遇到一次吧。”

  “原来如此。”

  “自己打电话很贵的,要几万块钱一个小时。”

  “哦。”

  “好像要三万块吧。一个小时。”

  “哦。”

  “凌医生,加油!”值班护士没有能说的话题了,举起小胳膊挥舞了一下。

  “谢谢。”凌然呼了一口气。刚上班就参与抢救,有种没热身就上场踢比赛的感觉,心下免不了各种疑虑。

  穿过处置室,拐过走廊上电梯,五楼就是手术室的换衣间了。

  云医急诊科的手术室标准颇高,换衣间就有两百平米的面积,淋浴室、卫生间等等设施都是按照三甲医院的标准做出来的,这个标准,指的是三甲医院全院共用的一整层手术室。

  如此豪奢,主要是云医急诊科有一大稳定财源——血透室。

  在很多医院,血液透析室都是单独的科室,尤其是在一些二级医院,为尿毒症等患者服务的血透室的收入可顶半边天,低级别的三级医院,如三乙的沧平区医院,血透室也比几个外科加起来有价值。

  但在云医急诊科,一心想要搞大急诊的霍从军才不会允许血透室独立,反而借机将其整合了起来,让手术室与透析室共用换衣间等等,极大的提升了急诊科的手术条件,而且留下了扩展空间。

  凌然在换衣间内脱了个精光,再换上洗手服出来,就听赵乐意在下命令:“心内心外的人到了没有?让他们抓紧,再催一下普外和骨科,让他们派人来看,另外,问问手外,限期手术排好了没?”

  赵乐意是周日值班的主治,还没来得及交班就接到电话,就只能坚持下去了。

  “1号手术室准备好了。”器械护士前来通知。

  “那就用1号。”赵乐意没什么表示。

   1号手术室是急诊科最大的手术室,设备也最齐全,适合今天人多的环境。就他目前收到的消息来看,患者的状况相当糟糕,全身多处受创,说不定得同步进行多项手术。

  赵乐意看看两边,他手底下只有两只昨天值班的住院医,外加凌然一名实习生,对多处受创重伤的患者来说,远不足够。

  就是能多一名住院总也好过两只刚结束规培的住院医。

  就赵乐意的观察来看,两只住院医在这种级别的手术中,也就能拉个钩。

  “凌然,你来做一助。”赵乐意迅速做出决定。

  虽然有些不太看得惯凌然,但在这种时候,也容不得他挑剔了。

  医生们就是如此,不管有什么过节,人命面前总归是要收敛一二的。

  好的。”凌然答应了一声,站到了赵乐意对面的一助位置。

  两名住院医互看一眼,都没说什么。

  几分钟后,挂着输液袋的病人,被几个人一起推了进来,伴随着快速的念叨声:“病人尚有意识,瞳孔反射正常,脊柱、腹部、四肢受创出血,怀疑有腹内出血……”

  “实验室查血、做X线,超声,把CT机也推过来……”赵乐意有条不紊的安排,接着又催道:“其他科的人来了没?来了就进来,这个样子没法转诊了,让他们就在这里做。”

  车祸病人是急诊最常见也最复杂的一类。

  人口近千万的云华市,平均每天要发生五起车祸,死亡1人,受伤五人。

  如此高的频率,导致云华医院几乎两三天就会收到至少一名车祸患者,这些病人的伤情有轻有重,轻的抹些碘酒就放回家了,重的则要多部门共同诊疗。

  云华医院的急诊科很强,但也没能力做开胸手术,普外玩到十二指肠,一旦涉及到肝胆胰脾就不会自己做了,骨科做的相对多一些,能独立做成二级手术,以及少数的三级手术,但那主要是为了抢病人留账单,此时患者伤势严重,以至于要同时呼唤几个科室来,那就顾不上算细账了。

  这是一次多学科组织的急诊手术,赵乐意只是暂时占据主位。他要保证病人的生命指征稳定,确认其有体力承受手术。

  “我现在准备剪开腿部的止血带。”赵乐意确认了输液输血都准备好了,手边的药品也齐备,就特意喊了一声,以提醒凌然。

  凌然“恩”的一声,脑袋都没有抬一下。

  患者的情况确实复杂,但是,单独看每一处伤口的话,就没有那么困难了。

  他以自己掌握的完美级的徒手止血法分析,并不觉得复杂,患者确实遭遇了一场严重车祸,但也就是一场普通的车祸。

  凌然盯着患者的伤口处,一边看着赵乐意的操作,一边在脑海中问道:“系统,世界上徒手止血最强的人是谁,能做到什么程度?”

  “全世界徒手止血技术最强的人是亚当·勒夫·戴维斯。”系统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凌然记得自己读文献的时候,似乎有看到此人,他回忆的同时,问:“完美级的徒手止血法还分级吗?他是什么水平。”

  “完美级内不再分级,亚当·勒夫·戴维斯开创性的徒手止血法技术,被评定为传奇级,世界第一。”

  “还有传奇级……”凌然有些意外,停顿片刻,问:“那我的徒手止血的排名是多少?”

  “你所掌握的徒手止血的技能水平,排名世界第126位,中国第13位,昌西省第二!云华市第一位。”

  “昌西还有一个徒手止血更强的?”凌然没想到此点。

  “凌然准备。”赵乐意剪断了止血带,腿部伤口立即有血“噗噗”的涌出来,像是职业生涯末期的趵突泉似的。

  凌然只看着伤口处,并未说话。

  “凌然,纱布压迫。”赵乐意没有立即得到回应,连忙喊:“凌然!”

  “来了。”凌然的语气萧索而疲惫,仿佛带着贤者时间的叹息。

  与此同时,他的手却闪电般的越过伤口,一把抓住了病人的大腿上部,适才的充裕观察,让他能做出更恰当的判断。

  潺潺的血泉,瞬间就降低了高度,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完美级的徒手止血,对付一个普通型的车祸患者,已经是杀鸡用牛刀了。

  纱布压迫什么的,不需要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