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美容针

  阿呜~阿呜~

  当救护车的叫声传过来的时候,娟子首先将轮椅推到了门边,准备接应患者。

  这是卢金玲送来的第三车病人了,而前一车的病人,此时还在输液呢。

  凌然也伸了个懒腰,准备接车。

  对于休息日做缝合,他倒是没什么不高兴的,当年在学校的时候,他能枯燥的打结成千上万次以做训练,现在就能枯燥的清创缝合成千上万次。

  医学原本就是一种“卖油翁”式的技术,理论固然重要,经验的价值亦是不容忽视。

  对凌然来说,玩游戏是放松,做清创缝合也可以算是放松了,两者的乐趣孰高孰低,就要看游戏的开局顺利,还是缝合的案例有趣了。

  “臀部刺伤,伤口较深……”

  “背伤,不算太严重,躺到这边清创。”

  “脚伤被污染了,熊医生,你来做清创。”

  凌然并没有抓住一名患者就开始做,而是像急诊室那样,一个个的病人看过来,暗自给予分类。

  这也是他开始实习以后,学习到的新东西。

  就算是云医急诊科,就诊病人也是脉冲式的,一辆救护车一口气送来四五名病人是常有的事,而腾得出手的医生,不见得有这么多,诊治的顺序自然不能是先来后到,而必然是要分出轻重缓急的。

  经过两轮的配合,熊医生和娟子慢慢熟悉了凌然的节奏,配合起来,让凌然感觉比在云医都舒服。

  云医急诊科的医生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给他好好做助手,最多就是帮手一二,反而是熊医生和娟子认真配合,效果更好。

  缝合的时候,凌然只需要穿针就行了,引线和打结的活都可以交给熊医生来做,轻松的不止一星半点。

  在医院里面,普通的二级手术也就是这么个配置了。

  “好了,这三个缝好了,剩下最后一个,你准备怎么缝?”熊医生把最后一个病人给包扎好了,有些不太放心的对凌然道:“人家女孩子爱美,伤的又是肩部,如果不好缝,就送去医院。”

  说完,熊医生半是好奇的道:“小卢你是从哪里拉来的病人,女的还有打架的?”

  “KTV喝醉了。”卢金玲一直在跟前看着,也不知道是在看病人还是看凌然,回答的却是简短。

  熊医生恍然,转瞬又不理解的摇头:“才几点钟啊,就在KTV喝酒。”

  “现在的KTV下午场便宜,好多人喝饱唱够了,晚上再去撸串,省钱。”卢金玲顺口爆料。

  病人是个看不出年龄的女孩子,画着浓妆,之前的醉意渐渐消失,此时看着自己的伤口,问:“能缝好吗?还要多久?”

  “十分钟。”凌然一直低着头看伤口,说了一句,再对娟子道:“给我拿5-0的线,有肠线吗?”

  “你等一下。”熊医生连忙打断凌然,道:“用美容线缝下来可贵了。”

  “否则呢?”凌然的判断很简单,要美观少疤痕,就用细线,用可吸收缝线。

  熊医生在诊所呆的久了,考虑的就多了,拉着凌然离开几米,问:“你可想好了,能缝吗?”

  “可以。”凌然的回答间断有力。

  他是大师级缝合来着,如果连一个这样的伤口搞不定,那就太丢人了。

  熊医生似信非信的点点头,道:“美容线留的疤浅,你要是缝的好,咱们这个小诊所倒是真的能赚点钱。不过,用5-0也太细了吧,是不是用0号线?”

  5-0的线的直径是0.1毫米,也就是两三根头发丝的粗细,0号线是4-0,粗了一倍半,更不容易松动裂开。

  就熊医生看来,较粗一点的线,凌然也比较容易控制,不能缝合到一半的时候再换线,那就弄巧成拙了。

  凌然淡定的道:“都可以,但是用5-0的效果更好。”

  对他来说,用哪一种线都可以保证较小的疤痕,因为病人的行为不可知,所以,采用略粗一点的缝线,以保证缝合效果也是可以的。

  当然,这里说的粗也是相对的,0号线已经是急诊室里常见的最细的线了,一般医生都嫌麻烦而不会去选择。

  熊医生望着凌然,也有些不确定,几秒钟后,就听他大喊一声:“老凌。”

  凌结粥正在二楼陪老婆喝茶,听到声音,放下茶杯就跑下来,问:“该收钱了?”

  “差不多,小然准备用美容线给人家缝合,你跟病人谈谈,外面都是按厘米收费的。”熊医生道。

  “我知道,可吸收线是吧,有的私人医院是真的黑。”凌结粥说着就进了诊疗室,亲切慰问患者。

  一会儿,凌结粥出来,道:“行了,四厘米多的伤口算四厘米,咱们给打五折。儿子好好缝,你这个书没有白读啊。”

  诊疗室里的病人此时彻底清醒过来,见到凌然,更加紧张起来,问:“你会缝美容针的是吧?我肩膀经常露外面的,不能留疤的。”

  娟子左腿50斤,右腿50斤的拿了4-0和5-0的肠线过来。

  凌然于是将之放在病人面前,道:“这两种线都不容易留疤,5-0的更细一点,疤痕产生的会更少,但是需要你更注意伤口活动……”

  “我用细的这个。”病人不用凌然说完就做了选择。

  熊医生撇撇嘴,道:“都很细了。”

  “我要更细的。”病人这时候的主意就很正了。

  凌然做了缝合前的说明,就不喜欢说话了,摆摆手让人离开,自己撕开了缝线袋子。

  0号以下的线,基本都是带着针头一起的,其特点是针尾没有针鼻,线在生产的时候直接压入针尾,以使得缝合时对皮肤的创伤更小。

  而在包装的时候,普通缝线可以五根十根的装一包,带着针头的就要单根一包了,其高级属性一望可知。

  不过,医生们并不一定喜欢更细的缝线。如果将缝合看做是一场考试的话,用7号线就相当于把及格线划在了30分,随便做做就能达到要求;0号线相当于将及格线划在了60分,必须要稍微认真一点了;5-0的就相当于将及格线划在了80分,有的医生要全神贯注来做才能达到,有的医生可能拼尽全力都做不到。

  当然,总有人是做什么试卷都能做出100分的。

  例如掌握着大师级间断缝合术的凌然,别说5-0,6-0了,给他10-0也是缝的轻轻松松。

  “好了,眼睛可以睁开了,伤口不要沾水,尽可能的不要活动……”凌然习惯性的说着注意事项,感觉上,与缝合其他人没有丝毫区别。

  在旁做助手的熊医生看的真切,只觉得凌然的动作轻松至极,一点没有因为线的粗细而受到干扰,心下一阵惊讶,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

  病人反而有点不太适应,有些紧张有些不安的道:“刚才说好的,要是留疤的话,不仅要退我钱,还要赔钱。要是……不留疤的话,我姐妹再有受伤的,我就介绍到你们诊所来。”

  凌结粥一口答应了下来,他不懂医术,但认识的医生可不少,而在他看来,凌然的技术并不比那些高价医生差。

  想到此处,凌结粥又想,按照这个人流量,诊所可以再请一名兼职医生,凌然去云华医院上班的时候,诊所也可以照常营业。

  他望着诊疗间旁边的杂物间,露出了个招牌式的憨厚笑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