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对峙

  “这是……徒手止血?”刘主任说着就站了起来,从兜里掏出老花镜戴了上去。

  他在陆军总院干了一辈子,虽然没上过战场,但也是参加过多次演习,参加过无数军内的医疗系统会议的。

  对于军队医疗系统来说,创伤处理和止血,都是核心中的核心命题。

  手术中可以用高频电凝止血,可以用微波止血,用激光止血,用各种介入各种药物,还有无数的止血钳和住院医可以用。

  但在战场上,绷带捆扎,压迫止血和局部喷洒药物,就是最常用的手段了,徒手止血更像是某些人掌握的高深秘技。

  刘主任大半时间都用来研究烧伤了,并没有掌握徒手止血这样的技术,但对它的兴趣却是十足。

  “患者是肝包膜下出血……”

  “血止住了!”

  “凌然上平床……”

  望着投影仪展现出来的场景,听着监视器器的声音从尖锐变的舒缓,刘主任竟有热血沸腾的感觉。

  医生最懂医生,医生看着视频中的场景,几乎能幻想出全景来。

  刘主任等人看着视频,听着声音,脑海中立即浮能现出那战斗般的紧张感。

  出血性休克的病人是标准的第一类濒危,凡在急诊科里做过的人,都能体会到血水流过自己的手,再流到地上的挣扎与无力。

  视频中,凌然上了平床,被一起推往手术室。

  刘主任望着越来越远的画面,突然急了:“哎呀,摄影师怎么不跟上去,跟上去啊!这什么摄影师?”

  “这是病房里的患者用自己手机拍的。”霍从军赶紧解释了一句。

  “好好的素材给拍的稀碎。你们自己就不知道派个摄像的?现在人不是都玩什么自拍吗?”刘主任脑海中浮现出科室的小护士们对着手机扭来扭去的形象。

  “想要素材,以后也可以拍。凌然,把你的论文给刘主任他们看看。徒手止血又不是巫术,我们还准备好好推广一下呢。”霍从军喝了一口茶,润好了嗓子才好骂人嘛。

  凌然起身,将准备好的复印件,给每位来访的医生一份。

  齐振海见到视频的时候,其实还不太确定情况。

  毕竟是圈子里传了一阵子的视频,他也不确定当日的评论是否被霍从军看到,后者和刘主任一样,也都是不玩社交媒体的主儿。

  然而,看到凌然,齐振海就有些警醒了。

  视频里的主角太过于显眼,加上凌然的辨识度这么高,他想认不出来都不行。

  事实上,齐振海当日会在围脖发表评论,也是因为“网红医生”之类的用语刺激了他。

  身为国内有数的年轻的主任医师,齐振海在各种社交媒体混迹了好几年,都没成网红,凭什么一名冒失的医生就可以做网红?

  就凭脸吗?

  齐振海用严肃的神情对着凌然,论文到手都没有给一下笑容,直到凌然转身走了,他才猛的吐气,将吸住的肚子释放出来。

  低头再看论文,齐振海想着先找出点漏洞来站稳脚跟。

  大部分的论文,其实都是水出来的,可以说,就是一篇文章,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不谈数据造假,或者刻意挑选样本对象之类的事情,许多文章在立意和方向上都会有问题,逻辑错误也不在少数,可以说,绝大部分的论文都能挑刺出来,论文作者发表论文之前,不可避免的遇到的大修小修,也正出于此。

  齐振海的第一反应就是找点东西出来,反打一波。

  他平常看手底下研究生的论文,或者期刊社发来的评审论文,往往也就只需要几分钟时间而已,这是医学科研人员的基本素养。

  霍从军由着众人阅读了几分钟,再盯着齐振海,道:“齐医生,你不是想知道无术野的情况下,徒手止血可能不可能吗?今天这篇论文,有没有给你解释清楚?”

  齐振海是主任医师,并不是科室主任,霍从军都懒得叫一声齐主任。

  齐振海抓紧时间看文章,同时冷着脸道:“霍主任,你什么意思?”

  “你在网上写的东西,转头就忘了?”霍从军在大屏幕上,展示出了齐振海当日的评论,其中一段更被加亮:

  “今天的视频如果不是摆拍的话,堪称是我所知道的最鲁莽事件之一了。在没有手术视野的情况下,徒手止血可能吗……”

  霍从军笑道:“可能不可能,你不是见到了?”

  齐振海呵呵一笑:“你是想给实习生出头啊。”

  “咱们今天是院外会诊。会诊就是相互学习,解决问题……我今天就想给你解决一下这个问题。”霍从军气势汹汹,一点客气都不见了。

  如果将医院看做是一个职场,它的工作环境,与其他职场有着极大的不同。

  最表象的一点在于,医生们既不会像公务员群体那样其乐融融,也不像是私企员工们那样公事公办。

  医生们的日常,是在忍耐与爆发中徘徊。

  压力大,忍着;上夜班,忍着;被上级医生骂,忍着;被患者骂,忍着……

  忍不下去了,那就爆发。

  上级医生骂下级医生的,不同科室互骂的,在医院里屡见不鲜,甚至每个医院都有几个王不见王的主任医师。

  高级一点的,就会搞同城对骂,同省对骂,全国群嘲,再厉害的,还可以开国际会议,在全球同行面前用英语和中文对骂……

  事实证明,这样做不仅不丢人,正说明医生的实力和底气,弱鸡在这种场合,都是傻笑自拍的。

  到霍从军、齐振海这样的主任医师的级别了,按道理说,是与学校教授相当的高级职称了,然而,学校的教授可以云淡风轻的看世界,医生却不行,依旧要骂人。

  为什么?因为手底下管着的是人命!

  下级医生的操作错了,理所应当要被屌,下级医生的病历写的不规整,照样要被屌。

  级别相当的主任与副主任们,也免不了要互怼,今天说你切的太多了,给预后造成困难,影响病人生活质量,明天说你切少了,淋巴没有扫干净,病人大概率复发癌症,后天又会聚在一起骂叉叉医院过度医疗……

  每次科室会诊,听主任们互怼,可以说是下级医生们获取八卦,缓解精神的心灵良药了。

  而在院外会诊中,骂的狗血淋头的也不少见,互结恩怨的医学专家,就像是小区里打过架的狗一样多。

  霍从军作为云华医院的大主任,平生怼过的主任医师比手底下死掉的病人还要多,根本不给齐振海辩解的机会,劈头盖脸的道:“我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不分青红皂白冤枉人的,最烦的,就是仗着行政职务压人的,怎么样?凌然是实习生,你是主任医师,你就有本事指点他了?你懂徒手止血吗?没本事还话多,说的就是你这种。”

  他喷的如此开心,以至于唾沫飞出去老远,肉眼可见的亮晶晶的落在齐振海面前的桌子上。

  齐振海才升任主任医师没几年,刚看到科室主任的影子罢了,既没有霍从军的经验,也没有霍从军的底气,被骂的又气又急:“霍主任,你这不就是不分青红皂白,仗着行政职务压人吗?”

  霍从军“呸”的一声:“白底黑字的论文没看到?青红皂白?放年轻的时候,我打你个鼻青脸肿。”

  “打人是不对的。”刘主任在旁劝了架,然后继续安静的看论文。

  “我今天得教育教育他,指手画脚到我们科来了。齐振海,你要是云华医院的,我还给你两分面子,你省立急诊科的,说什么医疗事故?你见过医疗事故吗?什么是医疗事故你有概念吗?”霍从军中气十足,口水溅到会议桌上,还能弹起来。

  齐振海不免有些心虚了。

  他看到了视频,就随手给评论了,用了“医疗事故”这个词,确实容易触动医生敏感的神经。

  其实,评论了也就评论了,齐振海也不怕得罪霍从军,只是眼下的场景,有些令人尴尬罢了。

  齐振海等于被打了个伏击,一时还不上嘴,就低头看凌然的论文。

  怎么说都是有资格竞争科室主任的医生了,齐振海写过的论文不少,看过的论文更多,普通住院医乃至于主治的论文,随便就能被他挑出问题来。

  然而,凌然的论文又不一样了。

  他是真的掌握了完美级的徒手止血法以后,又以实际操作过的案例为基础,撰写的论文。

  最重要的是,这是凌然第一篇像模像样的论文。因此,他并没有贪大求全,内容局限于单个案例,以及徒手止血法的应用,立意基础,也就意味着观点稳固。

  《无术野下徒手局部压迫止血行肝缝合》总共1000多字,还被霍从军检查多遍,怎么可能有明显的疏漏。

  齐振海若是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好好的查些相关文献,说不定还能侧面提出些反对观点。

  而他从拿到论文到现在,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又哪里能找得到论点论据。

  霍从军却不给他机会,喋喋不休,啪啦啪啦的骂人,那叫一个快乐肆意。

  他是云华医学界有名的大喷子,毁掉的“国际”会议都有多次,更别说一次院外会诊了。

  最后,齐振海还是看到凌然的作者介绍,干脆破罐子对砸,道:“徒手止血是可以进行,但有让实习生做徒手止血的吗?我说医疗事故还是轻的,你们这是草菅人命。”

  “戴帽子谁不会,实习生就不能做徒手止血了?谁规定的?让病人死在平床上,就是你的本事了?”

  “视频我看了,当时做开腹探查也来得及。”

  “看了视频你就敢说?我给你十个案子,你来给我远程诊断一下?”霍从军嗤之以鼻。查体是医生诊断极重要的一项。简单来说,接触病人是做重大诊断的必要环节,也是远程诊断频频出错的原因之一。

  齐振海自然不敢接招,“哼哼”两声,道:“一次没出错,不代表你们的处置是正确的,实习生初生牛犊不怕虎,上级医生难道也放任自流。”

  “就你这个判断力,我看连实习生都不如。”

  “我和一个实习生有什么好比的。”齐振海撇撇嘴。

  “我看你也是比不上的。”霍从军双手驻在了桌子上。

  “我不和他比。”齐振海也双手驻在了桌子上。

  “你连实习生都比不上。”霍从军身体向前探。

  “我用不着比。”齐振海也争锋相对的身体前伸。

  “你……”

  “我……”

  众人惊恐的看到,两人越靠越近,眼中只有对方的他们,嘴唇都快要碰到一起了。

  “那个……让这位论文作者说一说嘛。”刘主任实在看不下去了。

  “凌然,你来说。”霍从军瞥了齐振海一眼,直起身来,挑衅的意味浓郁。

  齐振海不甘示弱,用力的擦了擦嘴唇,亦是挺直了腰板,并吸了吸肚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