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论文出炉

  “霍主任,我的论文写出来了。”凌然白天在抢救室里做助手,休息时间查资料写论文,也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将文章给写出来了。

  这个速度是相当快了,以至于霍从军皱起了眉头,提醒道:“论文可以慢慢写,不用急于一时。”

  “因为写的顺利。”凌然的解释简短而生硬。

  “可不要小看论文,再小的论文,都是需要认真来写的。”霍从军说着翻开凌然的论文,读了起来。

  他读的非常之快,论文标题一眼扫过,摘要略读,案例更是一扫而过。

  但是,在读到了末尾的时候,霍从军又忍不住从后往前,重新扫了起来。

  “有点意思啊。”霍从军评价了一句:“比之前的论文大纲更完善了。”

  他的眼光是极高的,能对一篇单案例的小论文说“有意思”,可是相当不容易的。

  办公室里坐着写病例写病史写报告填表格的几名医生,都不由的转过身来。

  云华医院的急诊科采用的是大办公室的模式,包括科室主任和主任医师在内,所有人都在一个超大的办公室里办公,其面积足有两个教室有余。

  但是,不同于私人企业的工作间,急诊科的办公人员并不多,所有人都能分到面对窗户的位置,唯一对着走廊的一面,放着各种文件柜、档案柜、咖啡桌。

  至于空旷的办公室的中部,则被一个大会议桌所占据。医院的科室每周都要开三四次会,或者案情讨论,或者闭门反思死亡案例,或者传达上级精神。

  在这样的办公室里,是藏不住秘密的。

  作为权力中心的霍从军,更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霍从军的评价才落地,就有一名副主任笑呵呵的走过来,道:“霍主任看到好文章了?”

  “小凌还是很有悟性的。”霍从军捻着打印纸,上翻下翻的又扫了两遍,再递出来,道:“杜医生是咱们科室的论文能手,你也看看。”

  论文能手只是写的多,不见得论文的品阶够高,否则也不会屈就副主任了。

  在医院体系内,手术做的好是病人的需求,论文写的好才是医学界的需求。

  杜医生却对冠名“论文能手”已经相当满意了,一边谦虚的说“我就是运气好”,一边接过凌然的论文。

  鉴于霍从军的评价,杜医生阅读的时候,就很认真了。

  1000多字的论文,还包括了前面的摘要,以后罗列的数据,杜医生没看几分钟,就给看完了。翻完最后一页,杜医生也不由的看向凌然,盯着他棱角分明的帅脸,仔细的看了十秒钟都没有挪开。

  “如何?”霍从军脸上带着一点点得意,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炫耀家里的收藏似的。

  “看起来,凌然在徒手止血方面,是真的有心得的,就是行文有点粗糙了,英文的摘要也不太符合学术期刊的规范。”杜医生的心理有点奇怪。

  他之所以能成为论文能手,主要就是在论文的行文和撰写方面,有过长期的研究和练习,简单来说,就是水论文水出了经验。

  别人做100例手术,才能找出三五个案例,写一篇论文,他只要做三五例手术,就能找出一个点来发论文了。

  别人发一篇论文,要经历拒稿、大修、小修等等头疼的环节,他经常只用小修就发表了。

  杜医生还苦练了英文,从而顺利的发表了多篇英文论文,逼格刷的满满。

  但是,医学论文之所以是医学论文,根子里,终究是要说医学事的。

  杜医生如今用一两个月的时间,就能水出一篇中文核心期刊,稍微费力一点,发表一篇SCI达标的英文论文,也是能做到的。

  可要说再进一步,那就比较困难了。

  归根结底,还是他的医术所限。

  技术弱,就很难进行高难度的手术,也极少有开拓性的医学创新,用普通手术水两篇论文容易,想发篇好的就纠结了。

  凌然的论文,正好与杜医生的论文模式相反。

  如果说,杜医生自己的论文是水出来的,凌然的论文就干的像是雷击木。

  他的行文乏善可陈,撰写的语言往好里说是朴素,往差里说就是粗鄙了。

  可是,核心的观点,那股子满满的技术味,却是杜医生求而不得的。

  归根结底,其实就是凌然技术水平足够,有的放矢,写出来的内容,自然价值非凡。

  论起来,凌然目前掌握的间断缝合与tang缝合都是大师级的,间断垂直褥式缝合不过专精,唯独徒手止血是中级宝箱里开出来的一级技能书,直升的完美级。

  完美级的徒手止血,在云华医院都是独一份的,扩展到昌西省,说不定都是数一数二的。

  以这样的技术水平来撰写论文,能写的东西既然极多。

  医学本来就是精益求精的学术领域,手术的时候,多切一点少切一点,病人的预后绝对是不一样的。

  写在论文里,凌然徒手止血的手法,更是有太多太多的地方,可供大书特书。

  区区一千多字,若非凌然对于论文的行文撰写不熟悉,他还能节省一半的时间。

  “行文确实要改一下的,英文的摘要也得重新……”霍从军说到此处,露出了微笑,问:“想往哪里发表?”

  “没发表过论文。”凌然实话实说。

  “你可以看看《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霍从军只说一句,又道:“他们的版面费比较高,好像要五六千块吧,你到时候写个申请,单位填咱们医院,版面费由科室来给你报销。”

  “好。”凌然也不多问。

  “好好写,再有不懂的,你去找小黄问。”霍从军说的小黄,是他带的研究生。

  云华医院主任级的医生,许多都在云华大学挂着教职,比较强的如霍从军这样的,挂的还是硕导的头衔。

  小黄给他打了三年的下手,实际上手的机会比不上住院医,写论文什么的,却是超过本科毕业的住院医了。

  等凌然出去,霍从军笑道:“杜医生,前几天工厂爆炸的烧伤病人,不是说要做个院外会诊?你记得通知医政科,把省立的齐振海加进去。”

  “把齐振海加进来?”杜医生奇怪的复述了一遍,转瞬醒悟过来,连忙答应下来。

  办公室内众医生暗自低下头来,都有看好戏的想法。

  现在人都是上网的,凌然一只手插入病人腹腔,徒手止血的视频,圈内人都有私下里的讨论。

  当然,武无第二,医无第一,总有人爱出风头,不满足于私下讨论,而公开评论的,省立医院的齐振海就是骂的最凶的。

  对此,霍从军自然不会单纯的认为他在批评凌然。

  当时的主刀医生可是霍从军本人!

  不过,霍从军虽然上网,却没有在网上发表评论的习惯。

  他要骂人的时候,一般都选同行业的各种会议。

  当面吐口水到对方脸上,比手机电脑屏幕好多了,毕竟手机电脑是自己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