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手术室

  凌然第一次的手术室经历,是以医疗附属物的形式存在的。

  为了保证止血的效果,凌然伸着手臂,坚持了近一个小时,待到解放出来的时候,整条胳膊都是麻木的。

  不过,这也让他从另一个角度,近距离的观察了一次手术。

  对于医学生来说,亦是相当宝贵的经验了。

  “你怎么知道出血点在肝包膜的?”患者的生命指征平稳下来以后,霍从军也轻松许多,甚至没有通知普外科,就自己做了起来。

  他本身就是普外出身的,虽然转到急诊多年,抢普外的生意依旧是最多的。

  凌然揉着胳膊,同时也在回忆着适才的感受,且道:“因为出血量大,患者腹部正面基本暴露,又没有血胸等情况出现,于是注意观察血涌的情况……”

  凌然获得的是完美级的徒手止血法,由此增加的不仅有肌肉记忆,还有相应的知识储备。

  可以说,除了现场经验不足,缺少亲自上手的立体感受,凌然的徒手止血法已经是达到了顶级医生的水平的。

  相比之下,霍从军虽然是急救科的主任,徒手止血的水平,也就比入门级高一点,远远达不到专精的水平,距离大师和完美级就更远了——他没事也不会花时间去研究徒手止血法。

  这一次,霍从军突然回忆起刚转业培训时,被老师和天才同学支配的痛苦。

  “你这个……是从哪里学的?”霍从军也只能从这里问起了。

  凌然想了两秒钟,果断推出“问题终结者”,回答道:“我是在自家诊所里学的。”

  “自家诊所?”

  “下沟诊所。”

  “是离咱们医院不远,下沟的巷子里面的社区诊所?”霍从军想了几秒钟,竟是知道地方,道:“下沟经常往咱们急诊科送病人啊,没发现有这种技术的……”

  下沟诊所与其他社区医院一样,基本以感冒发烧的病人为主要收入来源,但是,它偶尔也会遇到复杂一些的病例,比如急性阑尾炎当肚子疼来看病的患者,宫外孕当肚子疼来看病的患者,急性胰腺炎当肚子疼来看病的患者……或者像是上次削面馆的杨老板,如果不是遇到凌然的话,就会在下沟诊所简单处理后,转诊到云华医院来。

  凌然也没想到霍从军竟然知道下沟诊所,干脆将问题推给了时间,道:“我与坐堂医生学的。”

  “你们诊所有这么厉害的坐堂医生?”在旁担任一助的赵乐意说了一句,觉得有点变相捧凌然,莫名的有些不舒服。

  “厉害不厉害,我不知道。”凌然道:“我只学了一个月。”

  赵乐意不相信的道:“一个月就能学会了?”

  “徒手止血的技能学习,主要依靠天赋。”凌然的回答都特认真,与手术室里的气氛一点都不搭。

  赵乐意更是被顶的想把脖子搭到无影灯的梁上去,心里转着念头——我是主治哎,我堂堂主治医师为什么要给一个实习生捧哏。

  他的眼神不其然的瞟到旁边的小护士,就注意到他们看向凌然的目光,那温柔,那佩服,还有那自己从未得到过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赵乐意感觉非常之闹心,他再看凌然,就像是小学时,没写作业的早晨,望着挂着三条杠收作业的班长时的感觉。

  “肝脏的状态不错。”霍从军止血之后,又处理了外露的肠管和大网膜,变的轻松起来,说话也更好听了。

  负责陪聊的赵乐意回过神来,也伸头观察着,赞同道:“患者运气挺好的。主任缝合的完美,应该不影响功能。”

  “不仅是运气好,手法也好。”濒危病人被救活了,令霍从军亦是成就满满,心情好了不少。不过,他转瞬想起凌然自作主张的行动,夸奖就暂停了下来,又道:“但是,手法再好,也必须要按照规定来操作,哪怕你心里再肯定自己会成功,也不能这样子搞,明白吗?”

  “是。”凌然是个愿意遵循操作流程的人,不过,他愿意遵循的是技术流程,而非行政流程。

  如果不是实习生的身份,而换一个主治或副主任医师,当时做徒手止血的急救,获得的大约就是全科室的赞誉了。

  凌然同时也在反思自己的一系列操作,学而时习之,放在医学领域也是恰当的。

  医术,就是在不断的复习中精进的。

  霍从军有意让气氛冷却片刻,一会儿却是自个儿忍不住了,道:“一般来说,用手去捏肝脏,很容易就把肝脏捏伤的,肝胆科的并发症,十个有五个是类似的。”

  霍从军低着头,边做事边说话:“凌然刚才的手法还是挺讲究的,血运挺畅通,用的是指腹?”

  后一句,他干脆就问凌然。

  见猎心喜,完全可以用来描述医生看到特殊案例时的心情,正如霍从军此刻。

  他其实很想好好的批评一番凌然的,却是忍不住先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

  批评什么的,又有什么重要的。

  凌然自己用手比划了一下,道:“我手伸进去的时候,位置不好,用的是小拇指第二节的指腹内侧。”

  “然后用全手抱住肝脏?”霍从军思考一下,就在脑海中模拟出了当时的模样。

  凌然应是,道:“用指节虚控住,以免挣脱了。”

  “这样子……”霍从军感慨了一句,却没有再问下去。他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再学这样的手法也很难学会了。

  最主要的是,如此偏门的知识,他也没时间去学。

  却不知道凌然是怎么学的。

  “一会你来关腹吧。”霍从军低着头说话。

  开腹是主刀的职责,关腹则往往是助手们争抢的机会。对实习生们来说,就更加难得了。

  有的住院医,要练习半年多,才可能蹭到关腹的机会。

  凌然虽然做了不少的清创缝合,但都是小手术,甚至都不能算普通人认可的手术。关腹操作依旧很吸引他,不禁精神一震。

  霍从军依旧在翻肠子。

  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手术台上的患者的肝部受创以后,还被挤压到了角落里,凌然要想伸指头进去按住伤口,他只能动用最柔软最短的小拇指。

  用虚握的手法,解决了脏器偏移的问题,又最大程度上的降低了二次伤害……

  然而,小拇指的不灵活,在过去百年以来,不知道困扰了多少外科医生。霍从军觉得,就是在手术室里呆了一辈子的医生,也不见得能有此等手法。

  可就是这样的医生,竟然是第一次进手术室。

  天赋一说,不免令人唏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