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用药

  初级宝箱再次开出了一瓶精力药剂,令凌然的积累增加到了6瓶。

  作为一名已经拿到6次初级宝箱,得到过7瓶精力药剂的选手,凌然对于再一只初级宝箱并不是太在意。

  但是,身为一名刚刚开始实习的医学生,凌然对于“衷心感谢”还是有点在意的。

  护士偷懒将换药的活计交给了实习医生,凌然特意的放轻手脚,温柔无比。

  19岁的小姑娘,被大帅哥摆弄了几分钟,整张脸都羞红了。

  “换好药了,接下来几天注意伤口不要见水,按时拆线,疤痕就会浅……”凌然照例做着医嘱,不像是惜字如金的老医生,凌然如果不说完整医嘱,他自己会挠心。

  家属听的连连点头,小姑娘也追问道:“医生……拆线的时候,我能不能到找您做?”

  “拆线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其他医院或诊所也可以做。”凌然按照医院的政策回答。

  “我想找你拆线……”小姑娘撅撅嘴。

  “找我也可以,但到时间,我不一定当班。”

  “没关系,我等你上班。”小姑娘使劲点头。

  “拆线不能等。”凌然的语气突然变的严肃起来,道:“及时拆线能够减少疤痕组织的增生。可以略微提前,但不能延迟,明白吗?”

  小姑娘被问的愣住了,旁边的家属赶紧道:“我们明白了,一定会按时拆线。”

  凌然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很有气势的样子。

  小姑娘怀抱着自己的胳膊,满眼的星星。

  几十张床位的巡查,并不会费多少时间,中间抢救室里来了一批人,也没有打乱主任的脚步,只是派出了一只资深主治就解决了问题。

  一圈看罢,大家各回岗位,霍从军离开留观室,回到抢救室,也是左看看,右看看的巡视。

  凌然也就跟在霍从军身后,左看看右看看。

  云华医院的急诊科,每天接收的病人近千,但大部分在处置室里就解决了,另有一些病人,会在简单的处理以后,转到其他的科室。

  真正需要抢救的病人,每天的数量并不会太多,有轻松的时候,可能一天就是一两起危重病人。

  当然,这种轻松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大部分时间,抢救室都是一片乱糟糟的。

  塞了呼吸器的休克或昏迷的病人,大面积烧伤的病人,最多的还是呼吸困难的病人,他们介于一类重症和二类重症之间,乃是抢救室的常客。

  “啊啊啊啊啊啊~”

  隔壁床的中年男人突然浑身抽搐起来,周围的家属乱作一团,连忙“医生”,“医生”的高叫了起来。

  一名副主任医师立即快步走了过去,低头看了一眼,就对跑步而来的住院医道:“准备除颤仪。”

  旁边的护士不用吩咐,就开始建立静脉通路,以准备输液。

  另一边的护士则推了抢救小车过来,给病人做心电、血压、血氧监测。

  霍从军带着凌然,站在数米外,忽问:“怎么用药?”

  “呃……”凌然对于抢救用药的了解,只存在于书本,只能拼命回忆。

  “该下命令了。”霍从军明显是在做模拟训练,或者说是现场教学。

  同样的题目,在医学院的期末考试卷上,或许只值五分,但在现场的气氛下,却催的人冷汗直冒。

  凌然感受着来自四周的紧张气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肾上腺素,利多卡因静推。然后……葡萄糖注射液,利多卡因静点……”

  话音刚落,负责抢救的副主任医师下令道:“肾上腺素,利多卡因。”

  紧接着,副主任医师亲自上阵,开始做心肺复苏,再是除颤和注射。

  旋即,又听他继续下令:“5%葡萄糖,250毫克利多卡因静点。”

  标准的抢救操作,紧张而有序,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就将患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凌然眼睛盯着护士的脚步,耳中听着医生的命令,没有紧张,只是兴奋。

  他兴奋于5%的葡萄糖,兴奋于250毫克的利多卡因,兴奋于标准计量的输液袋,还有抢救的标准程序。

  这种确定性,最重要的是,病人的即时反馈,令人着迷。

  在别的行业,正确与错误之间的边际很模糊,经常要很长时间,很多的后续变化,才会显现出正确与错误。

  在医院,模糊的边际依旧存在,却极其的稀薄。

  病人,尤其是重症病人,会用医生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反馈他的决定。

  从稳定的心电图,到混乱的心律不齐,从飙升的血压到正常的指数,也许就是一秒钟两秒钟的事。

  就像他刚才回答的霍从军的问题,那是最简单的题目了,随便什么医学生都应该能回答出来的,所不同的是,做题错了扣分,实践错了扣命。

  “为什么要用利多卡因?”霍从军看着患者苏醒过来,才继续发问。

  噪杂的环境下,凌然一边观察着医生和护士们的动作,一边观察着患者,道:“因为利多卡因有很强的抗心律失常的效果。”

  “还有呢?”

  凌然回想着背书时的内容:“有抗菌活性的作用,脑保护作用。”

  霍从军摇摇头:“在这一次抢救中,采用利多卡因,还要考虑到它能预防炎症反应。有研究表明,手术期间采用利多卡因,能够有效的减少住院时间,平时看文献吗?”

  凌然实话实说:“很少。”

  医学生读书都读不过来,又哪里有时间看文献呢。

  “回去以后,每天至少看两篇文献。”霍从军一副带教老师的样子,已然开始布置任务。

  “好。”凌然答应了下来。

  急诊科的抢救室,向来忙乱的如鸡圈一般。

  霍从军拉着凌然,却像是两名局外人似的,只是观察说话,像是两只荒野大镖客在鸡圈挑选评论似的。

  有别的小医生也想听,但跟不了几分钟,就被繁忙的工作给拉了回去。

  如此两个多小时后,凌然已是头脑发胀,开始考虑,是否要服用精力药剂了。

  “抢救室准备,车祸病人,5分钟后到。”接诊护士放下电话一身喊,令人头脑登时一热。

  “跟我去接车。”霍从军这时候来了精神,甩开胳膊,一马当先。

  凌然刚刚涌起的疲惫,立时消退,赶紧跟上霍从军。

  他其实也是接诊过车祸病人的,但是,进处置室的车祸病人,与进抢救室的车祸病人,会有多大的差别……5分钟后,就知道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