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衷心感谢

  早晨。

  主任霍从军来到急诊科,泡一杯浓茶,直接倒掉第一泡,再坐下来,慢悠悠的喝掉第二泡茶。

  之后,他才背着手走出主任室,从留观室开始巡查。

  在霍从军身后,是三名副主任医师和六名在职的主治医师。

  所有人,形成一个锋锐的箭头,像是草原上的雄狮,带着母狮子们狩猎。

  值班的住院医师们,则静静的等在自己管的床位前,像是草原上的豺狗,等待着狮子牙缝里留下的碎屑。

  实习医生们是看似自由的秃鹫,它们没有固定的位置,也不被病人们重视,只能静静地等待,去清理狮子与豺狗留下的残留物。

  一个科室的领地并不大,像是急诊科的留观室里,通常只有几十张床位而已,但是,井然的秩序,依旧是狮子和豺狗们所要维护的。

  而在霍从军之外,云华医院急诊科,还有另外两名主任医师,并不用跟随他查房。

  虽然都名为主任,不过,霍从军这个科主任因为具有行政职权,乃是领地的拥有者,另外两名主任医师只是得到了高级职称,就像是流浪的公狮似的,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维持自己的自由。

  每日清晨7点,是医院彰显秩序的时刻。

  凌然穿好白大褂,又将30块的和田玉佛像放到包里,再到抢救室中来,默默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他已经拥有了一些捕猎的技巧,能够杀死特定的病痛,但在领地中,那还远远不够。

  “小凌……”霍从军忽然叫了一声,招手让凌然过来。

  “这是你的病人吧,给介绍一下。”霍从军站到12床的病人面前,看了眼病历本,就递给了快步前来的凌然。

  按照值床制度的话,病人其实应当是属于主治周医生的,即使在场诸人都知道凌然前天连做50多例缝合的“壮举”,也应该首先询问主治。

  不过,科室主任是领地里的王,他要干什么,就能做什么,哪怕主任现在要把某个看似健康的患者切除肾脏,那其他医生也只能口头异议,不能阻挠。

  当然,患者和患者家属可以拒绝开刀,但在医院环境中,科室主任的权威性还是非常之高的。

  凌然一边回忆着病人的情况,一边翻开病历本,道:“患者女性,19岁,既往体健,本次因自楼梯上摔下造成肘部撕裂,而进行清创缝合……”

  他半念半说,完成了自己第一次查床。

  没等凌然喘一口气,霍从军忽然问道:“为什么选0号线?”

  比起急诊室缝合常用的4号线,0号缝线要细小的多。4号线用美国药典的标准来表达是2-0,直径为0.3毫米,0号线用USP标准是4-0,直径只有0.15毫米,刚好是4号线的一半。

  两根线的直径相差一倍,截面积就要差四倍,类似于小拇指和大拇指的差距一样。

  相应的,抗张强度也就是抵抗拉伸的力量,也就弱的多。

  换言之,比起较大的2号线、4号线甚至7号线,0号线缝合的伤口要更容易张裂。

  凌然被问的愣了一下,病床上的女孩子和家属,也都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年轻的医生。

  “我认为0号线可以满足缝合所需。”凌然很快做出了回答,却有些答非所问,过于简洁了。

  实习生、规培生、住院医等小医生,在查房的时候被提问,被刁难是医院的日常,但通常来说,大家至少都会多说两句。

  就算是被刁难,也是很难得的。

  霍从军摇摇头,继续问:“为什么不选择常规用线?用0号线,伤口崩裂了怎么办?”

  “崩裂的话……重新缝起来?”凌然私底下觉得,这个问题还是比较蠢的,但他并非不通情理的人,让上级医生当场下不来台的事……他虽然干过,但不用每次都做。

  凌然给出善良的关爱的微笑,很阳光的帅样。

  霍从军有点没跟上凌然的思路,他天天查房,查了几十年了,这么机灵的小医生,真的是没见过。

  随同查房的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治和住院医们也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老好人周医生暗暗的叹一口气,清咳一声,道:“我当时看伤口并不是非常严重,估计0号线能够保证效果,就允许凌然用了。”

  “你不要维护他,你也有错。”霍从军当着病人家属的面,道:“凌然选择0号线是欠考虑的,一定要指出来。”

  原本有些听不懂的病人家属一下子着急了,站在床侧的妈妈忙问:“大夫,我女儿的胳膊有问题吗?”

  “现在没有问题,但是需要更细心的护理,避免活动。我们主要是考虑缝线的抗张强度,就是怕它不结实,要是裂开了就不好愈合了。”霍从军对病人和颜悦色,并没有开会时的严肃,更未因为病人的症状轻微而有所变化。

  病人家属互相看看,都显的有些心焦。

  凌然此时才弄明白霍从军的问话重点,立即道:“0号线的张力强度足够的。避免活动和细心护理是应该的,但我认为不用太担心。”

  霍从军用教育下级医生的口吻道:“你用4号线不是更不用担心?”

  “病人年仅19岁,伤口撕裂的面积偏大,但不深,如果采用粗线的话,留下的疤痕太大,影响日后的生活。”

  他们刚才0号线4号线的说,病人不甚理解,凌然说到粗细了,几个人瞬间秒懂。

  病床上的微胖少女,望着凌然的目光,已经不再是怀疑,而是妥妥的感谢了。

  军医出身的霍从军却是不为所动,道:“考虑伤疤可以,但是,你要明白,产生伤疤的原因很多,与病人的体质有关,与伤口的情况有关,从这个角度出发而选择0号线,不可取。”

  病床上的少女此时才真正的紧张起来,慌忙看向凌然。

  “缝线以外,伤口两侧的组织要严密对合,皮肤平整。”凌然抬了抬眼皮,道:“此项可以达成。”

  停顿两秒,凌然再道:“缝合张力的分布,应当集中在皮下组织和真皮深层,真皮浅层和表皮层没有张力……此项也达成了。我认为瘢痕组织的增生不会太多,有必要考虑缝线的粗细。”

  凌然刚开口的时候,霍从军及身后的医生们,都是有些轻蔑的。

  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凌然明显是考虑了一小点问题,而忘记了更大的问题,这种摸不清轻重缓急的小医生,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也是见过不知道多少的。

  但是,凌然后续说出的两个问题,却是将众人实实在在的给震了一下。

  倒不是说问题有多复杂,而是他能顾及到,着实令人惊讶。

  “是不是到了换药时间了?就现在吧。”霍从军找了个理由,让护士将病人手臂上的纱布给去了。

  在场一票医生,都弯腰观察起了女生手臂上的伤口。

  霍从军更是看的认真。

  良久,霍从军抬起头来,却是将其他住院医师和实习生们都给招了过来,道:“凌然,你来讲讲缝合时的想法吧。”

  凌然向来不怯场的。他掌握了大师级的间断缝合技术,更加驾轻就熟的道:“一般清创缝合都是间断缝合,此次也不例外,缝合中,主要是注意进针的角度和深度,要使打结部位,在缝合后呈隆起状态,这样可以在疤痕形成前,起到缓冲作用。”

  近10名住院医师和十多名的实习生,围绕着一张病床,位置根本不够,于是有人干脆站到椅子上,才能看到里面的病人。

  病人家属现在明白,医生的操作是极好的,于是都高高兴兴的让出了地方。

  凌然的声音不大,却是清清楚楚的道:“基本原则,是创缘厚的位置浅进针,创缘薄的位置深进针。另外,因为患者有皮肤缺损的情况出现,打结不能太紧,以免伤口周围的血循环变差,愈合延迟……之后,注意拆线,应该能最大程度上减少疤痕组织的出现……”

  “说的很好。”霍从军带头鼓掌。

  留观室内,顿时掌声一片。

  “大家都学到了吧。”霍从军看向年轻医生。

  “学到了。”

  “学习了。”

  “明白了。”

  住院医和实习生赶紧点头。

  “学到了就好。”霍从军缓缓点头,然后声音变的严厉起来:“但谁都不许学!”

  众人愕然。

  霍从军道:“遮掩伤疤的方法很多,比如,事后可以穿着长袖衣服,或者采用纹身掩盖的方式,作为医生,你首先需要考虑的,应当是治疗。”

  “我不要穿长袖,也不想要纹身。”少女连忙摇头。

  霍从军不理他,自顾自的道:“凌然考虑的有道理,但是,艺高才能胆大,其他水平不够的,就别想这么多了,先把伤口给我缝好了再说,明白了吗?”

  “明白了。”这一次,年轻医生们的士气就没那么高昂了。

  谁都不想承认自己弱于他人,更别说是弱于小小的实习生了。

  霍从军却是军队里的脾气上来,昂的一嗓子:“我没听清,都没吃饭吗?”

  “明白了。”小医生们提高了声音,回答的参差不齐。

  医院毕竟不是军队,霍从军也就不强求了,转头对凌然道:“这一次算你过关。帮病人换药吧。”

  “是。”凌然被周医生捣了一下,赶紧回答了一声。

  “那我会不会留疤啊。”少女看着巡查队要走,连忙问了起来。

  “疤痕会浅一些,完全不留疤是不可能的。”霍从军走出去好几米了,还特意回头答了一句。

  少女懂事的“哦”了一声,再对凌然甜甜的一笑:“谢谢凌医生。”

  “不客气。”凌然轻轻点头,正准备去换药,眼前却是闪出一只白色的宝箱。

  新成就:病人的衷心感谢

  成就说明:病人的衷心感谢是对医生的最大褒奖

  奖励:初级宝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