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新成就

  夜晚的云华医院,在影影绰绰的灯光的掩映下,像是一尊巨大的宗教雕塑。

  人们在雕塑的周围,雕塑内部点起亮光,并围绕着雕塑,发出笑声、哭声和叫声,倾诉自己的恐惧、无助、愤怒、哀伤和欣喜。

  凌晨的医院,最忙碌的是妇产科,其次是手术室,急诊科忙碌与否,则要看运气。

  工厂爆炸日,显然不能说是个好日子。

  一线的住院医和主治不用说,二线的主治和副主任都没有睡觉的,甚至三线的主任医师们,也全都留在抢救室中。

  凌晨前后,才有医生陆陆续续走出抢救室,各自觅食。

  霍从军较早出来,没有去令人压抑的抢救室,而是来到了稍显轻松的处置室。

  一进门,就见几名值班的医生聚拢起来,在窃窃私语:

  “第几个了?”

  “至少缝了五十个了。电子病历里都有更新报告的。”

  “一直没睡?年轻人真有体啊。咦,他还有空写报告?”

  “没看到隔间里的实习生,那不就是在写报告。”

  “他一个实习生还有实习生可以用……”

  住院医们说着话,眼睛都盯着处置室里的凌然,表面上是惊讶与调侃,内里是各种羡慕嫉妒。

  极佳的缝合水平是一回事,旺盛的精力更是让人难以置信。

  凌然一个手术接着一个手术的做下来,连续做了十几个小时以后,还看起来颇有余力的样子,很是令人难以置信,有种看电视剧的感觉。

  霍从军的目光巡游在几个人脸上巡游,问:“你们怎么不去帮忙?”

  “啊……霍主任。”

  “主任来了。”

  “主任。”

  值班医生都是小医生,见到霍从军险些跳起来,其中一人连忙道:“不是我们不帮忙,是伤者指定了凌然来处理。”

  “这里是医院,又不是足浴城……”霍从军说着穿过几名处置室,径自走到隔间内,就站在凌然身后,仔细端详。

  周医生已经困的快睡着了,被护士提醒了,才站起来,正要向霍从军打招呼,被对方摆手阻止了。

  凌然在两个小时前,刚刚喝下第一瓶“精力药剂”,此时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

  截至目前,他已经缝合了52名患者,得到了5只初级宝箱,全部开出了精力药剂,加上之前的奖励,总共得到了6瓶。

  这个数量和出现率,促使凌然尝试了其中之一。

  酸酸甜甜的,类似于米酒的口感。

  效果却是非常突出。

  此时此刻,凌然就像是睡了一个好觉再早起的工作状态。

  他的动作准确,入针有力而稳定。

  霍从军的目光,充满了审视和挑剔。

  他是上过战场的老军医,最知道贪多求快的结果是什么了。所以,即使凌然的缝合达得到标准,受到患者的认可,他也准备挑一番毛病,好好的压一压这个年轻人。

  玉不琢不成器。

  医生自然也是要磨的。

  霍从军抱着此念头,观察病人的患处,眼神无比的认真。

  局麻位置正确,理所当然。

  创口周围清理的很干净,必须的。

  皮缘对齐,做的不错。

  标准的间断缝合术……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

  霍从军看过局部再看整体,只觉得自己像是在看教科书上的图片似的。

  标准的令人难以置信。

  别看医院的图书馆里,满世界的教科书抽出来,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标准图,身为急诊科主任的霍从军却知道,真要给伤口缝合成这样,却是相当困难。

  首先,病人受伤是不会按照教科书的规定来进行的。

  就是只需要缝三四针的小伤口,也会因为在不同的位置,受伤的深度不同,组织形态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变化。医生想要照猫画虎的缝一条教科书式的缝线得有多难?

  其次,急诊科处理的都是急诊。病人来的时候,伤口留着血,嘴里喊着痛,并没有留给医生多少仔细研究审视的空间。

  大部分情况下,急诊科医生都是因势利导的做缝合,尤其是早些年的医生只讲治病不讲好看,拿粗线缝出蜈蚣的不在少数。

  凌然连续缝合了十几个小时,缝了50多个病人,仍然能缝合的如此标准……

  霍从军一颗挑刺的心,似乎也被缝合了。

  爱才之心,如火山般涌了出来。

  如果说,周医生第一次给他介绍凌然,他只是惊讶于凌然的年轻与熟练,今天就是极度的认可了。

  缝合如此标准,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来练习……连续缝合50多个还能保持标准动作,这就是卓越的态度和责任心了。

  等等……今天竟然有50多名患者需要缝合?

  霍从军皱皱眉头,问旁边的周医生:“哪里又出事了?”

  周医生屏息凝视了半天,见霍主任开口不是骂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忙道:“不是出事了,是有人送了患者过来。”

  霍从军静静地看着他,患者不是人送来的,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

  “就是这位……”周医生左右看看,找到了卢金玲。

  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的卢金玲,微微有些疲倦,她挑剔的看了一眼霍主任稀疏的脑门,懒洋洋的道:“我们是金鹿健康服务有限公司的。”

  “金鹿?”霍从军在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名字。

  “我们做患者转运的。”这是卢金玲和二臭商量出来的项目。

  因为今天的钱太好赚了,比跟着哥哥卢海山打下手好多了,卢金玲断然决定,将这个项目认真的做起来。

  因此,说到金鹿健康服务有限公司的时候,卢金玲看向凌然的目光,就格外的温柔——谁能想得到,这个认真的男人,竟然还如此旺财。

  霍从军听到“患者转运”一词,就懒得问下去了。黑出租是医院尤其是急诊科不愿意涉及的话题,他也不例外。

  “周医生。”霍从军语气郑重了一些,道:“你检查一下凌然的手术记录,接下来几天,注意一下来换药拆线的病人的情况,没问题的话……”

  “凌然你今天休息一天。”霍从军的声音拉长了一些,缓缓道:“明天早点来,让你跟一天手术。”

  在场的几名住院医互相看看,都说不出话来。

  实习生都能上手术台?

  这和中奖有什么区别?

  凌然打了个结,抬起头来看看周医生,再看看霍从军,道:“今天做的都是清创缝合,不会有问题的。”

  “没问题最好。”霍从军察觉到了凌然的傲气,不禁也生出一股傲气来,不再看凌然的操作,扭头回家。

  与此同时,凌然的面前,又缓缓的刷出系统提示:

  新成就:连续完成50次缝合并核准

  奖励:中级宝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