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缝合流水线

  任务还在继续。

  凌然将新得的精力药剂藏入食盒的第三层中,就重新返回处置室。

  此时,周医生刚好完成一名新病人的清创,见凌然回来了,立即乐呵呵的让位,道:“得,我帮你把杂活做了,缝合交给你了。”

  说完,周医生还好心的安慰病人,道:“凌然是我们急诊科的缝合小能手,比我做的还好,你就放心享受吧。”

  打了局麻的病人感觉不到痛,可是看着长长的弯头针,依旧是呲牙咧嘴:“咱能享受个别的吗?”

  再看凌然年纪轻轻的,人近中年的病人略有不满的道:“年轻人,你缝的行不行啊。”

  “对接缝合,还有垂直褥式缝合,我都行。”凌然并不在意病人的态度,实话实说。

  他掌握的有大师级的“对接缝合术”,以及专精级的“间断垂直褥式缝合”。就凌然判断,大师级的技能,应当是非常高端的,“间断垂直褥式缝合”虽是低一级的专精,但也比云华医院大部分的医生强了。

  中年病人不懂,问:“两个都是缝合,有啥区别?”

  凌然对于病人关于自身病情的问题,还是乐意解答的,于是认真思考了几秒钟,用病人能听得懂的语言,道:“如果你的脑袋被人砍了一刀,就用对接缝合,如果你的蛋被人砍了一刀,就用垂直褥式缝合。”

  “蛋?”中年病人夹紧了腿,看向好人模样的周医生以寻找安慰。

  周医生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诡秘的微笑:“你多来几次急诊就知道了,什么样的意外都有。”

  “我没事多来几次急诊做什么……咱快点缝吧。”患者一阵蛋酸,就想缝完了离开。

  凌然也确实缝的很快。

  任务这种东西,是要珍惜的。

  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很多时候,为了限制玩家的发展速度,为了所谓的游戏平衡性,无耻的游戏策划经常会限制任务的获取,控制任务的奖励……

  所以啊,有任务要抓紧做,有活动要抓紧参与,别被撸秃了才念念不忘。

  凌然不知道系统会不会做限制,但他觉得,今天的机会,不应该浪费。

  每治疗10 个人,就有一只箱子开,怎么想都是很划算的,自然要趁着有机会的时候,多拿奖励。

  系统的行为是无法控制的,凌然更愿意靠自己的努力。

  更不要说,今天是天时地利人和。

  急诊室不是每天都有这么忙的。

  偌大的云华市,虽然每天都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而进急诊室,但像是工厂爆炸这种事就少见了。

  换在平时,就算凌然想要多缝,也没那么多的病人来给你缝。

  看看每天眼巴巴的呆在处置室外的住院医们就知道了,他们也只有在最繁忙的时刻,才有资格拿起镊子——手术刀是不可能的,那属于高端权力。

  而在大规模的伤者出现的时候,不止云华医院,而是云华全市的三甲医院都会忙碌起来。

  毕竟,就是以云华医院的水平,接收五辆救护车已达极限,其他规模更小的医院,只要两名重伤患者,就要被壅塞了。

  各大医院都处于忙碌中,新来的病人照旧要送进来,哪怕是赶鸭子上阵,也得年轻人上阵了。

  临近下班时间,凌然完成了20次治疗,顺利的拿到了第二只初级宝箱,得到了第三只绿汪汪的精力药剂。

  将病人送出隔间,凌然活动着身体,一边休息,一边思忖:必须要加快速度了。

  此时的急诊室,就像是遇到了塞车。主任和副主任医师们,都去处理危重病人了,以至于滞留了大量的病人给小医生们。

  但拥堵问题,终究是要解决的。

  就时间来说,接下来如果没有更多的重病号送过来,用不了几个小时,主任和副主任医师们,以及大量的资深主治与配套的住院医,就该陆续出来了——还不能脱离危险并转诊的病人,很可能也熬不过去了。

  “周医生,我能否找人来帮忙。”凌然心念转动间,提出了新要求。

  “帮忙?做什么?”周医生吸溜着开水,他们这一代初等中年医生,都是看着日式医疗剧长大的,喝开水属于标配,只是长的丑了点以至于不伦不类罢了。

  凌然接过王佳护士端给自己的切有新鲜星型柠檬片的常温纯净水马克杯,先抿了一口,又大口喝了一半,才长舒一口气,道:“我想找人分工合作,一人清创,一人包扎,我来缝合,这样速度最快。就像咱们之前那样。”

  他刚才直接接手了周医生完成了清创的病人,缝合加敷药什么的,只用了几分钟时间而已,若再能省去包扎时间,云华急诊科的病人都不够他做了。

  恩,病人如果不够的话,该怎么办呢……

  凌然又陷入了沉思状。

  周医生却是有些黑脸:“你是想让我帮你清创啊。”

  忙了一天才缝了四个人的普丑住院医惊讶的抬起头来,用普通群众式的震惊,看向凌然:小小实习生竟让主治医师给自己打下手……

  “你愿意帮忙清创?那也很好。”凌然有些意外的摸摸下巴。

  周医生醒悟过来,问:“你不是这个意思?”

  “我想喊几个实习生来帮忙。”凌然还真不想用懒洋洋的只想少干活的周医生。

  清创和包扎都属于细致的体力活了,需要的是劳动人民,而周医生属于医生里的小资产阶级。

  周医生本人愣了一下,转瞬恍然大悟状,道:“你是想给其他同学机会吧,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此言一出,王佳护士立即紧张的看向凌然。

  “无所谓。”凌然想了想,考虑到机会一词,道:“就我舍友吧。”

  一听是男同学,王佳护士首先松了口气,顺便帮凌然说话道:“今天的病人确实多了点,外面等着的也都是实习生了。”

  周医生的好人属性发作,沉吟道:“叫他们来帮忙也行,但是得提前向所在科室的带队医生说明……”

  急诊科忙起来的时候,经常会喊其他科室的医生和实习生帮忙,机会给谁都是一样的。

  得到消息的陈万豪和王壮勇却是欣喜若狂了。

  实习生想蹭一次操作有多难,几天下来,他们都体会到了。

  二人在各自的科室里,每天端茶倒水写病历,期待的也不过是到最后,能碰一下病人。此时竟有直接上手的机会,那心情就如同从快捷酒店的无窗房,升级到了奢华酒店的总统套。

  “老实说,你不会是给医生送礼了吧。你花了多少钱,我来出好了。”陈万豪见到凌然,就拉着他小声说话。

  陈万豪的胸前,依旧挂着3M的大红色听诊器。

  听诊器自然是没用的,但是,他如今在科室里的代号是“那个红色听诊器的”,为了保住自己在上级医生们眼中的身份,陈万豪宁可被人笑两声。

  凌然道:“没有花钱,没有送礼。”

  “没有?”

  “送礼有用吗?”凌然反问。

  陈万豪被问住了,讪笑两声,道:“我是想送的,又怕弄巧成拙。”

  他捏捏口袋里的红包,犹豫了起来。

  凌然见他没问题了,再道:“现在要一个清创的,一个包扎的,自己选……”

  “我包扎。”王壮勇抢着说话:“清创太恶心了。”

  “你在检验室里玩屎那么久,现在觉得清创恶心了?”陈万豪倒是无所谓做什么,只是习惯性的挑刺。

  王壮勇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用发人深省的纪录片语气,道:“见过的恶心东西多了,你再见到恶心的东西的时候,就会生出更多的联想,于是就会感觉更恶心,明白吗?”

  “你……”陈万豪惊讶于王壮勇的严肃。

  “等你轮转到检验科就知道了。”王壮勇的声音里,带着贤者的沉思,喃喃的道:“想象一下,你是检验科里最低级的实习生,检验里的医生们都不愿意做的样品,会分配给谁呢……”

  “你这个不是想象吧。”陈万豪有些恶寒的抓住自己的大红色听诊器。

  “患者来了。”王佳护士特意前来提醒。

  随她而来的,是一名掏鸟窝摔下来的年轻人,伤口处多有松针污泥,出血倒是不多,有些不好意思的傻笑着。

  周医生正襟危坐,先是确认没有摔坏脑袋,就放心的出去溜达了。

  白痴实习生缝合三十次以后,都变成熟手了。只不过,一般的白痴实习生想混到第一次第二次都很难。

  陈万豪在凌然的帮助下,战战兢兢的做起了清创,幸福的眼眶都红了。

  被石头砸破了头的,被树枝挂破了胳膊的,被钢笔戳破了大腿的……

  不做医生,没有在急诊室呆过的人,很难想象人们受伤的多种多样,光怪陆离……

  陈万豪和王壮勇越做越熟练,凌然做的始终飞快……

  缝合流水线也就此运行了起来。

  凌然的任务进度,从(20/20)飙升到(30/30)也不过用了两个多小时罢了。

  “继续!”凌然再次拿到一瓶精力药剂,再接再厉。

  他要趁着大家都在做危重伤的时候,将轻伤病人一扫而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