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外科判断

  “完成了。”凌然熟练的转针收线,包扎的同时说注意事项,再道:“请下一位进来吧。”

  “没有下一位了。”王佳道:“六名伤者的伤口都处理好了。”

  “这么快?”凌然有些讶然。

  “是你做的太快了,周医生还在做第二个呢。”王佳有些佩服的看看凌然,又赶紧低头,生怕凌然注意到似的。

  人帅活靓,温文尔雅;玉树临风,前途远大;才貌双全,文质彬彬……这样的男人不是男神,天底下就没有男神了。

  王佳小护士面对男神,不禁也有些进退失据。

  凌然得到提醒,才注意到,他的日常任务已经变成了(3/10),正是他参与完成的缝合数。

  不得不说,急诊室的机会确实要多的多,换成在神经外科之类的地方,掀个头皮,开个颅就要一个小时了,术前术后一整夜简直再平常不过了,普通住院医去了,怕是连做二助都要等。

  “那我去缝其他人了!”凌然磨拳霍霍的站了起来。

  “等等。”周医生掀开隔间的帘子,连忙道:“你不要自己去找人,通过护士来叫。”

  “为什么?”凌然觉得多此一举。

  “你如果直接在人群里,挑人来做缝合,你猜会不会有群众围住你。”

  凌然仔细一想,缓缓点头:“有道理。”

  前几辆救护车送来的伤者,已经将急诊室的医生资源全部占满了。

  而且,不仅云华医院如此,云华市的多家大型三甲医院皆如此。

  工厂爆炸这么严重的公共事件,急救中心都是将病人往大医院送的。

  然而,偌大的云华市,并不会因此而减少意外的发生。

  救护车的数量减少了,可依旧在送病人来。自己上门的病人,也都抱着焦急的态度。

  平日里,他们或许能在较短的时间里得到治疗,今天就不一定了。

  现在,外面起码有二十名患者在等,还有数倍于此的家属,所有人都心急如焚。

  一名医生穿着白大褂现场选人救治?更像是肥羊入狼穴治疗厌食症。

  “那我还是留在这里?”凌然再问周医生。

  “没错,你坐着别跑,王佳,你去叫病人过来。”

  周医生这么说的时候,脑袋不自觉的昂了起来,对自己终于发挥了资深医师的价值,感慨不已。

  刚才看了一会凌然的缝合操作,给他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我去点人。”王佳护士很高兴能为男神做些什么,且问道:“你有什么要求?”

  “最好是只需要单纯缝合的,比如意外伤导致的组织撕裂之类的。另外……”凌然想了一下,道:“尽可能选择能快速处理的伤者。”

  周医生听的点头,赞许道:“这个标准好,不能急功近利。”

  他刚才还担心凌然想选择没见过的,或者特殊的病例,那就麻烦了。

  毕竟,凌然虽然证明了自己在缝合上的天赋,却终究只是一名刚毕业的医学生,要是请一名腹痛的病人进来,他如何有足够的经验,来判断对方是阑尾炎,还是便秘时间过久呢?

  相对来说,让凌然处理一些轻症病人,就令人放心的多了。

  事实上,住院医的培训也是如此,从简单到复杂,慢慢的积累经验。

  “就以我的名义给负责的医生说。”周医生又提醒了王佳一句。

  王佳点点头,自去外面叫人了。

  逗留在处置室里的,大部分都是轻症病人。当然,这是以医院和医生的标准来判断的。对他们来说,脑梗心梗,车撞了腿断了,才算得上重症。

  只是对病人自己来说,被猫挠了,也是了不得的大事了,起码值得发三个朋友圈了。

  王佳对男神的要求很是上心,首先找了一个肩头挂伤,肢体健壮的大汉,送进了蓝色的门帘后。

  长约两厘米的伤口,基本已经不流血了,位置又在肩膀部位,可以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伤情了。

  凌然熟练的做清创缝合。

  俗话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做医生也是如此,没上手之前,无论如何描述,也不可能准确的描述出人的肌肉组织的硬度,人的皮肤组织的韧性……

  只有做的多了,才能拿捏好手里的力度,在必要的时候,做出准确的判断。

  判断,是外科医生的生命。

  小到一个伤口缝一针还是缝两针,大到截肢的长短,都是无数经验和理论判断的结合。

  没有人是一开始就能做得出难题的,他们都是做了无数道简单题目之后,才慢慢积累出了做难题的能力。

  难题是简单题目的叠加,心脏手术如此,哥德巴赫猜想也如此,想来变形金刚也是如此。

  凌然得到的是技术,好的技术降低了他的判断难度,但不能代替他的判断。

  他依然需要不断的上手操作,从而积累经验,增强身为外科医生的判断力。

  一次肩部缝合并不复杂,更是远远称不上困难。但是,唯有做过上百次的类似缝合,注意到每一次异同的时候,以后上了手术台,才不会将患者的胃缝的太小,肠子留的太长……

  现在再让凌然为适才眉骨撕裂的患者缝合的话,他一定会选择抗拉强度更大一点的缝线,以尽可能降低伤口崩裂的可能——大师级的对接缝合术,也没告诉他,对方是个表情如此丰富的人……

  “话说,你这个肩膀,伤的位置有点奇怪啊,是怎么弄破的。”周医生解决完了分配给自己的病人,才不会没事找事,只需要监督凌然的操作,还都算是自己的工作量。

  可凌然的缝合有什么好监督的,他无聊的飞起,自然而然的就起了聊天的兴趣。

  肢体健壮的大汉,肩膀在医生的针下颤抖,只好乖乖的陪聊道:“我是在墙边的钉子上刮伤的。”

  “装修?”周医生见过类似的案例。

  大汉迟疑了一下,道:“在楼顶帮老婆晾衣服,风太大,衣服太多,就歪到墙上了……我这个用不用打破伤风?”

  “新案例啊。”周医生小声赞叹。

  “啥?”大汉没听清。

  “恩……”周医生沉吟的拖出长音,摸摸下巴,道:“伤口不深,一般不用打破伤风。”

  “还是打一针吧,对了,医生,能更不能多缝两针,显的严重一些。”大汉诚挚的提出要求,道:“要是伤的不够重,我回去还得干活,还得晾衣服,说不定就又受伤了。”

  “凌然,用十字法给他缝。”周医生难得下令一次,实在是过于感同身受了。

  送走一位病人又一位……

  约莫一个钟头,凌然又处理了7名病人,期间还在周医生的指导下,开了几百块钱的药品出去。

  任务也在变成(10/10)的瞬间,跳出了一只白色的箱子。

  打开来,又是一根试管似的物品,带着光晕缓缓上浮:

  精力药剂——恢复你的精力。

  凌然本想置之不理的,想了一下,还是不安心,于是道:“周医生,我出去一下。”

  他将器械略作归置,回到办公室里再掏兜,拽出了又一枚泛着绿色的精力药剂。

  其精美程度,足以令人见之难忘。

  凌然不禁陷入了思考:连续两次都拿到了精力药剂,仅就难度来说,好像是很低的,却不知是否因为新手期的优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