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妙手回春

  “国内进口的三文鱼,8公斤的算是很大了。我今天拿的这条,是早上刚到的,你看鱼眼,还清澈透明的。”卢金玲手持尖刀,一边在三文鱼身上飞舞,一边介绍。

  在凌然等人看来,她的片鱼手法如何且不论,姿势是相当好看专业了。

  直到一片片颜色红润的三文鱼摆在了白瓷盘子上,大家的目光才稍有转移。

  “尝尝看?”卢金玲在一个盘子上摆了三片三文鱼,主动递给凌然。

  大大的盘子,少少的食物,看起来就很法式,很日式,很奢华的感觉。

  凌然没什么矫情的,取了一双筷子,夹起一片三文鱼,也不蘸什么酱料,就直接塞入嘴中。

  稍带些凉意的鱼肉入喉,先是微微的鲜甜,再就是莫名的嫩滑。

  老外喜欢的生食,似乎都很重视嫩滑,三文鱼如此,牡蛎亦如此,其重视程度,就像是中国人说“入口即化”似的。

  “好吃吗?”卢金玲满面笑容,若是不看夸张的眼影的话,应该算是有邻家女孩的风范了。

  凌然说品咂味道就是品咂味道,眼睛都比起来了,道:“比我们自己买的新鲜,有点甜。”

  老妈陶萍从来都是走在时尚先锋的小资派,还曾经自制过寿司与刺身。

  凌然既不反感也不热衷,对其爱好程度,大约相当于红烧羊肉,比红烧牛肉的喜欢程度差一点,比红烧鱼的喜欢程度强一点,见到了也愿意吃,没有了也不想念的水平。

  卢金玲则非常骄傲的道:“云华的三文鱼,都在我们几家手里呢。你自己去买鱼,外地的窜货没我们的新鲜,本地的货都是我们挑剩下的。”

  卢金玲边说边挥舞着半条胳膊长的厨师刀,又重新装了一盘三片,递给陶萍,道:“您也尝尝。”

  “多谢。”陶萍笑看了凌然一眼,没有客气。

  “味道好吗?”卢金玲再问。

  “挺不错的。”陶萍微微点头。

  “那我做您儿媳妇怎么样?”卢金玲手持厨师刀,表情坦然。

  陶萍险些将嘴里的鱼肉给喷出来。

  凌然亦是抬了抬眼皮。

  敢恨敢爱的江湖儿女,他听说过,却没想到,真实的江湖女子如此“直率”。

  这种人,“达沃斯认知偏差评定量表”不一定能过啊。比标准最大值低了0.55的凌然,对卢金玲很不看好。

  “开个玩笑。”卢金玲不等众人回过神来,先将话收回了,又笑道:“我还没准备好嫁人呢。”

  凌结粥此时望着卢金玲手里的厨师刀,万分后悔,怎么就让她进厨房了呢。

  他拍拍肚子,赶紧岔开话题,对旁边轮椅上的杨忠树道:“老杨,你手好了吗?”

  “对对对,手是好了。”杨忠树说着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去云华医院检查了,人家说,我这个手能恢复成这样子,多亏凌然缝的好。”

  杨忠树再拉杨虎一把,道:“我儿子那天闹腾的厉害,我们今天是特地来道歉的。”

  卢金玲听着眼皮子一跳,问凌然道:“他们得罪你了?”

  “算不上。”凌然的情绪比较平淡,他又不是精神病,怎么会因为人家的态度不好,就砍人呢。再说了,身为外科医生,砍人也得讲基本解剖学吧,砍疼不砍伤才是基本操守。

  卢金玲用刀尖挑了块三文鱼片吃了,道:“要是有得罪你的人就说,我和我哥在咱们云华还是有些办法的。尤其是小人,我们对付起来最在行了。”

  “我知道了。”凌然敬谢不敏。

  “我们不收你的钱。我哥说了,你能把纹身缝回来,你的水平就是这个,全云华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的。”卢金玲竖起大拇指的同时,挺直了腰杆,像是个要发车的赛车女郎似的,小胸脯涨涨的,令人眼晕。

  凌然突然有些目眩,不是因为她骄人的身材,而是为她竖起的大拇指。

  非常漂亮,第一指节有自然的弯曲,自指根到指尖的弧度好似被轻轻按压下去的琴弦,柔美中透着厚实的韧性……

  细嫩的肤质,带着微微的粉色。

  再看她的右手,此刻抓着宰鱼的尖刀,似乎也不错的感觉。

  “你们不是要道歉吗?等着呢……”卢金玲“咚”的一声,将尖刀插入了案板,向着杨虎和杨忠树讨债似的。

  杨虎有些嘴苦。

  现代人是不习惯道歉的,让他随随便便的道个歉,他都要在门口摇来摆去的晃轮椅。正儿八经的道歉,更是有些抹不下脸。

  “虎子,把咱们做的锦旗拿出来。”杨忠树做了多年的小老板,就不是那么好面子了。

  杨虎像是一下子被唤醒了似的,连忙从包里取锦旗。

  锦旗长一米二,宽60厘米,算是不错的规制了,红艳艳的颜色,还有丝绸似的穗子,挂起来很是好看。

  凌结粥笑眉笑眼的将之给挂在了墙上,还特意捋平了底部的穗儿,对凌然道:“以后,咱们正堂的这面墙,就留给你了。”

  那神情语气,与当年将凌然的幼儿园大红花挂起来,一样一样的。

  “妙手回春?你们就不能想点新词。”卢金玲没遇到期待中的反抗与挑战,有些无聊。

  “妙手回春好,正好放在中间,先是总的褒奖,以后还可以再细致的表扬。以后谁要觉得凌然年轻,就给他看这个。”凌结粥很顺溜的接上了话,免得杨老板尴尬。

  怎么说都是街坊呢。

  杨虎回过神来,干巴巴的笑一笑,再掏出准备好的红包,弯腰低头的递给凌然,道:“上次的诊金也没付,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儿。”凌结粥一把接过来,道:“我给你开个收据。”

  “不用不用……”

  “还是要的。”凌结粥不由分说,就去点数了。

  再拿回收据,杨虎坐不住了,又要将轮椅给还回来。

  陶萍一把将他按住,笑道:“你现在不适合走路,就先坐着,送锦旗是好事儿,咱们应该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不说道歉不道歉的话了。”

  凌结粥有些不相信的看向陶萍,在他的印象里,自己老婆好像不是如此好说话的性子啊。

  “老凌,你去周老头家里,拿两挂鞭炮来,挂锦旗,没响动没意思。”陶萍这么一说,凌结粥就释然了。

  果然,陶萍同志是不会让杨家人默默的来,悄悄的走的。

  凌结粥买了两串5000响的,是小超市里规格最大的。

  平日里,只有祭祖上坟,结婚办酒才用得到它们。

  噼里啪啦的炸声,惊动了整条巷子的街坊。

  有空闲的,自然就走下楼来,询问起来。

  然后,就听凌结粥敞亮的笑,扯着嗓子叫:

  “今天杨老板来给我们家凌然挂锦旗,乐呵!”

  “我们家凌然,把杨老板的断手给缝好了。”

  “杨老板带着儿子来道歉呢,咱们都是街坊,不说道歉的事,就点几挂炮,大家都开心。”

  杨忠树无论如何都呆不住了,早早的回了削面馆,轮椅也留在了诊所。

  两人跨出诊所大门的瞬间,一只白色的小箱子,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凌然面前。

  “新手任务‘小试身手’完成,医治了杨忠树的手并获得了满意的疗效,获得初级宝箱一只。”系统的声音,在凌然脑海中响起。

  小白箱就摆在案板上,但众人却视而不见。

  凌然心里一动,手在小白箱上抚了抚。

  凌然触碰到宝箱的瞬间,就见箱子自己开了锁,开了盖,一片灿烂之中,一根试管似的物品,带着光晕缓缓上浮:

  精力药剂——恢复你的精力。

  转眼间,药剂和宝箱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凌然只觉得裤口袋,突然出现了一份沉甸甸的物品。

  “竟然能有真实的物品出现。”凌然低下头,心中有微微的震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