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摩托女郎

  站在下沟诊所门前,杨虎颇有些踌躇。

  诊所的大门斑驳而老旧,看着就很有年代感,与整条街的风格很搭调,与老杨家削面馆的风格也类似,然而,即使小时候很少来父亲的削面馆,杨虎也知道,这样的街坊里,消息传递的有多块。

  是规规矩矩的道歉呢,还是躲起来做缩头乌龟呢?

  杨虎手底下推着轮椅,前前后后的摇摆不定。

  杨忠树不得不提醒他:“儿子,我头有点晕啊。”

  杨虎赶紧停下来,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

  他的发际线有点后移了,摸起来很光滑,手感不错,观感不好。

  杨虎的思维不禁发散起来,做白领就是这一点不好,非常的考验发质,医院的医生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挂号去看,三两句话就给打法出来了,逼的人只能去找小广告小诊所,结果小诊所只想赚钱,都没什么水平……

  或者说,是除了这家小诊所,其他的小诊所,尤其是宣称治脱发的,都没什么水平。

  杨虎再次抬头看向“下沟诊所”的匾额,心里知道,走到此处,自己其实已经做出决定了。

  杨虎低头,暗自笑话自己,工作这么多年,被客户羞辱无数次,难道还有抹不开的面子吗?

  再转念一想,论起来,医生和病人之间,病人才是客户吧。怎么到了这里,我病人要来道歉呢?

  然而,杨虎想的再多,还是伸出手来,在斑驳的大门上,咚咚咚的敲了三下。

  道歉还是要道歉的,当日任性推走的轮椅,也要还给人家,还有没付的诊金更不能少,否则,父亲杨忠树削面的动作有多流畅,街坊中的骂名就会有多大。

  最重要的是,复健和后续检查,也得麻烦人家。

  “凌然是在下沟诊所吧?”脆生生的问话声,自身后传来,同时还有摩托车嘟嘟嘟的排气声。

  杨虎和父亲杨忠树齐齐回头,就见一辆黑色本田摩托停在数米远,一名腿白且长的长发女生,直着上身,微微扬着下巴。

  “在。”

  “你找凌然做什么?”

  父子俩同时回答,杨忠树多了个心眼,加问了一句,儿子杨虎却迫不及待的回答了出来。

  摩托女郎一笑,骗腿下车,自顾自的上前,重重的拍了几下诊所大门。

  杨虎不禁有些懊恼,眼前的女郎青春靓丽,自己却是露了怯。

  砰砰砰。

  女郎美则美矣,动作却是有些粗俗,纤细的五指叉开,像是砸门似的,发出巨大的声音。

  砰砰砰。

  从声音的频率上看,就能猜度到她的不耐烦。

  “来了,来了。”

  门内,凌结粥终于听到了,一边穿衣服一边喊:“诊所现在没有医生,急诊要去医院哦。”

  须臾,门开。

  凌结粥愕然的看着露出一大截白腿的摩托女郎,问:“你看病?”

  “你才有病。”摩托女郎的声音有些沙哑,却独具魅力,用眉笔描出来的眼线锋利如刀:“凌然,是在这里吗?”

  “那个……”凌结粥不觉得有些担心了。

  “我是来给他送鱼的。”摩托女郎似乎知道他的担心,眉眼似笑非笑,却是从摩托车的后座上,解开捆绑于上的塑料箱子,“嘭”的一声,丢在了诊所门前。

  箱子很重,外观有有质感,一看就是质量很好的样子。

  不光凌结粥,杨忠树和杨虎父子,也奇怪的看向摩托女郎。

  女郎点点下巴,道:“看看吧。”

  凌结粥脑子里转着念头,心下回忆,送鱼究竟在黑话中是何含义。

  良久,凌结粥才在杨家父子好奇的目光下,打开重箱的盖子。

  一条三文鱼凸着眼睛,静静的躺在冰块中,鳞片仿佛都闪着光似的。

  “今早新到的挪威大规格,8公斤的鲜鱼,怎么弄都好吃。”女郎顿了一下,道:“我哥送凌然的。现在能叫他出来了吧?”

  “你哥又是谁?”凌结粥脑袋都是闷的。

  他开诊所这么多年了,第一次见人给三文鱼的。

  女郎却明显不是第一次做这份工作了,她用手戳了一下三文鱼,道:“我家是做开鱼铺的,凌然缝好了我哥的伤口,纹身也保住了。我哥说送他一条鱼感谢。”

  凌结粥这下子明白了,骄傲的挺直腰板,向着院子里,就“嗷”的一嗓子:“儿子,病人来给你送礼了。”

  病人会给医生送礼塞红包,凌结粥早就知道了。

  但是,做了几十年的诊所,凌结粥收到的礼物屈指可数。

  儿子做医生才几天……准确的说,是做医院实习生才几天,就可以开始收礼了,凌结粥倍感骄傲。

  他恨不得街坊们都知道。

  “凌然,病人来送礼了,好大一箱子,快来搬。”凌结粥的身子挺的更板正了,凸出来的啤酒肚,都被拼命的收了回去。

  要说年轻的时候,凌结粥也是有一身的好皮囊的,实在是诊所的日子太闲散,日日生肉,终于变成了面相臃肿的中年人。

  不过,他的嗓音依旧嘹亮,曾经一首情歌响彻五沟。

  如今,一嗓子响彻下沟,也是能做到的。

  砰。

  砰砰。

  街道两边,传来开窗的声音。

  下沟多是二三十年前建的房子,没有换装修换窗棂的人家,用的还是两扇对开分四格的木头框架,无论是打开关闭,都会传来憋开的声音。

  凌结粥有些得意,目不斜视,继续做挺胸凹肚状。

  “凌然……病人来送礼了……”凌结粥听着没有再打开窗户的声音了,就再吼一声。

  砰砰。

  于是,又有人开窗来张望了。

  凌然套了件T恤就下楼了。

  他昨天看了半晚上的书才睡觉,此时颇有些发困。

  做医生是必须终生学习的,许多人都因此而倍感痛苦。

  凌然倒无所谓,他喜欢外科医学的确定之美,说切你一寸就不切你八分的笃定。

  不过,才睡了几个小时就被迫起床,凌然心情并不美丽。

  摩托女郎却是看着凌然,心情美丽的险些把口水流下来。

  帅哥她是见过不少的,现在的男生,甚至有涂脂抹粉以至于化妆的。

  但是,帅的如此有气质,五官皆完美的男生,她却是从未见过。

  “你好,我叫卢金玲,是来替我哥哥道谢的。”摩托女郎面容一整,给人的感觉,顿时没有那么棱角分明了。

  凌然揉揉脸,有些僵硬的问:“你哥哥是谁?”

  “哦,我忘记说了,我哥哥是卢海山,市场里,大家都叫他鹿王。”卢金玲见凌然依旧不明白,就用手在自己嫩白的胳膊上划了划,说:“他在这里纹了一只鹿,你前几天帮他缝好了……”

  “独角兽?”凌然叫出的,是自己的第一印象。

  卢金玲面色一变:“我哥最讨厌人叫他独角了。”

  巷子里,似乎突然变的安静和寒冷了。

  风吹过老朽的沥青地面,旋起几片落叶。

  卢金玲见凌然面不改色,心中更是如小鹿似的砰砰直跳,声音愈发轻柔:“算了,反正我哥也不在这里,以后你遇到他了,就别乱叫了,免得吃了亏。”

  凌然不置可否。他缝针的时候,对独角兽同志的刺青端详许久,并不觉得对方有什么怒气与不满。

  “对了,这是我哥送你的礼物。”卢金玲主动打开地上的大箱子,再次将一条肥鱼的优美身姿展现出来。

  凉凉的冰块,令箱内似有烟雾一般。

  卢金玲原本计划将鱼送到就走的,此刻却有些拔不动腿,忍不住道:“你们平时吃三文鱼吗?我来帮你们处理吧。”

  说完,不等凌家父子回答,她首先指指杨虎,道:“你来帮我搬一下箱子。”

  杨虎早就看的傻掉了,想要拒绝,却见卢金玲已经迈着大白长腿,进了凌家的院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