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去急诊

  练功房内。

  雷北沙也惊讶的合不拢腿了。

  仅就缝合而言,手外科的技术是云华医院数一数二的。

  不客气的说,其他科室的医生,大部分的缝合技术,都达不到云华医院的手外科,上手术台的要求。

  实习生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有的学生,即使锻炼多年,也完不成白鼠的断尾续接。有自知之明的早早的就选了内科,看不清自己的通常变成了渣医,祸害人间。

  在医教科呆了十几年,雷北沙还是第一次见到凌然这样的医学生。

  “下沟诊所吗?”雷北沙虽然也是不相信,一所诊所能培养出这样的高手,但还是将名字给记了下来。

  缝合术的示范,有些突兀的结束了。

  向来严肃的雷北沙,更是面带笑容,看着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凌然,问:“凌然同学,缝合术掌握的真不错。接下来轮转,你想去哪个科室?”

  这是让凌然先选了。

  学生们看着凌然,都是一脸羡慕,但也无话可说。

  开讲的时候,雷北沙和康久亮就说了,能做白鼠断尾续接的,就是踩上了青云之梯。起码留在云华医院的精英科室,手外科是很有可能的。

  康久亮也是一脸微笑的望着凌然。

  医院对新人是出了名的苛刻,实习生制度更是如同中世纪的学徒制一样,满是剥削,许多硕士研究生或博士研究生,在医院里逛一圈,依旧只能选择合同制。

  但是,医院对高技术人才的追求却是其他行业难以比拟的。

  技术好的医生,在任何一个医院,都备受欢迎。他们能为医院带来名气,为科室带来手术量和收入,为同事分担压力和工作量,为病人带来的就更多了。

  对技术好的医生另眼相看,几乎是印刻在医院人骨子里的东西。

  雷主任亦不例外。

  凌然来医院前,做过功课,知道实习轮转亦有运气之说。

  对有志于做外科医生的实习生来说,先到内科学一点基础的东西,再分配到外科是最好的,因为有了基础以后,刚好可以开始学习外科技术,这样到了四五个月,半年以后,就比其他人更有机会登上手术台。

  俗话说,一步快,步步快。先上手术台帮忙的实习生,如果犯的错误较少的话,就会更早的成为三助,二助,进而达到实习生的巅峰——有资格动刀子的一助……

  这样的实习生,就算不能留在云华医院,去别的医院应聘,总归要多些底气。

  凌然大脑飞快的转动,思考着如何选择。

  这时候,他脑海中,却是突然浮现出一行字:

  新手任务:治疗病人。

  任务内容:为十名病人缝合伤口。

  任务奖励:间断垂直褥式缝合(专精)

  任务限时:10天。

  任务?

  凌然的思考方向,瞬间发生了偏转:

  首先,我没有精神病,所以任务是真实的,并非幻听。

  其次,我要在10天内完成任务!

  间断垂直褥式缝合是张力缝合的一种,是很常用和有用的技术了。

  凌然心道,完成任务,就必须选择一个有机会动手的科室了。

  别看云华医院里有的是病人,但是,绝大多数都轮不到实习医生去碰。

  哪怕是手外科,也不可能因为凌然的缝合技术好,就贸贸然的送他上手术台。

  手术室是一个封闭而独立的空间,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再随意的科室主任,也必然会观察他几个月,才可能给他一个缝合的机会。

  而且,想要做手术的也不止凌然一个人,前几年来的年轻医生,估计都眼巴巴的瞅着机会上手呢。

  那么,唯一有可能让凌然缝合伤口的科室……

  “我可以去急诊科吗?”凌然令人意外的给出了这个答案。

  雷北沙皱皱眉,道:“凌然同学,你才开始实习,还是应该以熟悉情况为主。急诊科是非常忙的,医生们都不一定有时间教你……”

  然而,相比医生们的教导,凌然现在更愿意优先完成任务。

  “我可以先观察医生们的操作。”凌然顿了一下,道:“我想先去过急诊科以后,再去别的科室轮转。”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雷主任总不好食言。这可是他放出来的第一个奖励,若是因为对方的选择不符合自己的心意就收回,那他医教科主任的权威往哪里放。

  再说了,一会总要安排学生去急诊科的,现在若是说急诊科的种种不好,一会又怎么好分配给其他学生呢。

  所以,对于凌然的坚持,雷主任只能摇摇头,再道:“你确定去急诊科就急诊科吧,行了,我们先分组。”

  说完,雷主任就让手底下的工作人员,开始点名发卡片。

  几百名学生,来自不同的学校,要填充到医院的数十个科室中去,再轮转修行,光是排表,就有不小的工作量。

  众人各自得到一个号码牌,以及一个用户名和密码,可以用于官网上查询自己的实习顺序。

  凌然最后才拿到号码牌,显是被调整了一番。

  康久亮早早的就走了,雷北沙又说了两句话,也离开了练功房,剩下的学生乱哄哄的抽签,要进小手术室里尝试尝试。

  同为舍友,陈万豪有些为凌然可惜,道:“你起码选个手外科啊,我看康医生对你的印象不错,估计能学到真东西。”

  “就凭你买的大红色听诊器,我就怀疑你的眼光。”王壮勇表示质疑。

  凌然无从解释,干脆反问道:“你们去哪里?”

  “我是胸外,去的有些早了。”陈万豪不无遗憾。

  王壮勇则无可无不可的道:“我是检验科,早晚都要去的。”

  他们是一个不满员宿舍,总共就是3个人,却是随机到了三个科室。

  王壮勇不由的叹了口气,涌起悲春伤秋之情,道:“看来,今天就是我们人生三岔路的开始了。”

  “我们去做手术,你去玩屎,当然不一样了。”陈万豪毫不犹豫的斩断了王壮勇同志的小情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