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恶缘

    告别李医生后,宋书航问赵雅雅:“姐,我一会儿准备去探望下仁水教授,妳要一起来吗?”

  “我又不是他学生跟你过去做什么?我先回江南大学城去了,那里还有很多事需要帮忙呢。”江南大学城运动会声势浩大,比赛区中受伤的人也不在少数。她来当实习医生,也是很忙的。

  想到运动会,赵雅雅想起了一件事。

  她将宋书航的体检报告卷成筒状,在他头上用力敲了敲:“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这次运动会五千米比赛的那黑大个是怎么回事?我听人家说,那黑大个是和你一起跑五千米,一开始你们俩还遥遥领先其他选。最后黑大个不知为何突然晕在地了?一直被送到我们那治疗时,口中还不断在念着:‘亚军,是你的!亚军是我的!’,跟中邪了似的,怎么回事?”

  是那个黑乎乎的同学?

  “就算被运到保健室,他还是在念着亚军吗?真是执着的求胜念头。”宋书航感叹道:“那黑大个意志很顽强,虽然嘴巴有点损人,不过在和我的比赛中可以看到他那旺盛的求胜欲。我们两人几乎领先了其他选手三圈之多……中间我看他求胜意志很强,还帮了他一把。其实,以他的实力肯定能得到冠军的。不过,现在的我比他更强一些。嗯,是个不错的对手呢。”

  “……”赵雅雅道:“虽然你描述的很真挚,但不知为何,我总能感觉到你话语中深深的嘲讽。或许我有点理解黑大个晕倒的原因了。”

  “我真没有嘲讽。”宋书航耸了耸肩。

  “是是,你没嘲讽。”赵雅雅笑道:“我回大学城了,有事电话我。看望仁水教授时注意着别乱说话。”

  “晓得,我讲话一直很有分寸的。”宋书航反驳道。

  ……

  ……

  和赵雅雅分离后,宋书航先去医院外买了一袋苹果,又挑了个季节西瓜。

  这水果的价格真是酸爽,是水果市场的两倍以上。特别是那袋苹果,店家都恨不得论克卖!

  之后,宋书航寻找到8B幢楼,爬到五楼,找到了仁水教授所在的532病房,伸手敲了敲门。

  “请进,门没锁。”里面传来仁水教授的声音,由于两条腿都断着,他没办法起身给人开门,所以门一直是半掩着。

  宋书航推门而入,一眼就能看到仁水教授。

  此时教授躺在病床上,两条腿都绑着绷带,高高抬起吊挂着。这个姿势,越看越觉的好羞耻。

  “咦,你好,你是?”仁水教授只感觉宋书航很眼熟,应该是他的学生。但他教的学生好几个班,学生数量太多根本记不住所有人的名字。

  “教授你好,我是江南大学机械工程学系,机械设计与制造学院19系43班的宋书航。”书航腼腆笑着自我介绍:“我今天正来医院体检,知道教授您也在这医院,便来看看您。”

  系名老长了,一口气讲完会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

  “哈哈,劳你费心了。”仁水教授顿时心情愉悦起来,有学生亲自过来看他,说明他在学生中还是蛮有人望的嘛?

  宋书航这名字,也被仁水老师记下了。仁水教授心中更是决定,在本学期的学分上给宋书航点小惊喜。

  书航坐下后,和教授欢快的聊了起来。

  聊聊最近学校中发生的趣事,聊聊现在正在展开的运动会。顺便一起吐槽一下每年运动会开幕领导那沉长不变的发言。

  仁水教授是个口才很出色的老师,在他有意的带动下,两人间的气氛就没僵过。

  一副宾主尽欢的场面。

  ……

  ……

  而此时,在五楼病房的走廊上,上班族打扮的大叔,正按顺序敲开一个又一个的病房。

  “530,这个也不是。该死,苏氏的后辈到底躲在哪个病房里!”上班族大叔咬牙道,他又推开531病房。

  里面一个干瘦的老头抬头疑惑望向这位大叔:“后生仔找谁?”

  “不好意思,走错门了。”上班族大叔干笑一声,关上病房间。

  之前,他隐约感应到苏氏那小辈的气息就在这幢楼中。但当他一直追踪到五楼时,对方却突然隐藏了自身气息。

  所以,他只能确定对方在五楼,却不知道对方在哪个房间。

  想要找到目标,上班族大叔只有用最笨的办法,一个个病房试探。

  但现在已经打开了三十个病房,还是没有那苏氏小辈的身影。

  不会真的又跟丢了吧?

  必须加快速度了,迟了的话,万一那苏氏的后辈离开医院,他就白白浪费时间了。上班族大叔心中暗道。

  他重新振作精神,来到了532病房,敲了敲门。

  接着,他又发现病房的门没锁,为了节约时间,他直接推门而入!

  “咦?你是谁?”仁水教授听到开门声,疑惑望向上班族大叔,不是认识的人啊。

  宋书航同样转过头来,脸上露出错愕的神情。

  “不好意思,走错门……呃?骗子?”上班族大叔话到一半,又看到了宋书航,顿时失声叫了出来。

  宋书航感觉自己额头青筋在跳动!

  “我说大叔,俗话说事不过三,你这都已经第三次污蔑我了!就算我脾气很好,也是会生气的啊!”宋书航揉了揉太阳穴,咬牙道。

  “对……对不起。我走错门了,我这就离开!”大叔干净利落的转身,一脸不想和宋书航扯上任何关系的厌弃表情。

  宋书航急忙叫道:“我说大叔,给我站住!”

  但那大叔却如见鬼了一样,飞快的跑走了,根本不给书航解释的机会。

  “……”宋书航仰头,好想骂娘。他和这大叔之间一天连着三次偶遇,称的上有缘。但这缘份绝对是恶缘!

  “?”仁水教授疑惑的望向宋书航。

  “我都服了这大叔了。”宋书航揉了揉太阳穴,简洁的将那天发生的捡钱被当骗子事件向仁水教授讲述了一遍。

  仁水教授听完哈哈大笑起来,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极品——然后教授感到世界上倒霉的人不止自己一个时,心理竟然微妙的平衡了许多。

  “教授,我今天怎么说也得将那钱还给那大叔。水果我就先放下了,我去找那大叔去,再见哈!”宋书航起身道别。

  “去好好和人家解释,我想对方只要不是真傻,就应该能听进去的,记得替我将门带一下。”仁水教授乐呵呵的挥手。

  问题是……那大叔是真傻啊!

  宋书航道别后,离开病房,追着大叔的身影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