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可惜,本座根本不要脸!

    “还请前辈指明生路。”坛主硬着头皮,求问。

  “接本座一次攻击,当然,本座不会全力出手。只要你能在本座的攻击下活命,本座就放你一条生路。”宋书航伸出一根手指,道。

  羞耻心这东西一旦达到临界点,就会和三观一样彻底崩碎。

  书航在一口一个本座后,反而感觉没那么羞耻了,讲的也顺口起来。

  坛主脸色白里透黑,高深莫测的前辈的一击,哪怕对方不会全力出手,但就算只是随手一飞剑也能削他半条命啊!

  但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受一次攻击,或许会死,但还有一线生机。

  如果不接受前辈的条件,那对方只要祭出飞剑,分分钟就能砍他脑袋当夜壶。

  而且……他也是有底牌的。作为一个邪道鬼修,他有一件诡异的保命法门,或许可以以‘死’一次为代价,承受对方一击。

  想到这里,坛主咬牙道:“前辈此言当真?”

  “本座在修士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岂会诳你这种小辈。”宋书航冷冷道,继续用看蚂蚁的目光俯视着坛主。

  是有头有脸,书航可没有说谎。因为只要是个正常的人,都是有头和脸的。难道你没有头部和脸部吗?

  “还请前辈能手下留情。”坛主苦笑,他的苦笑中让人感觉即使相隔千里,也依旧苦涩无比。

  暗底下,坛主体内有一只纯净的鬼物破封而出,悄悄包裹住坛主的身体。

  纯净的鬼物就是不带怨气的鬼魂,所以不惧怕一般的驱邪法术。

  当然,这种纯净的鬼物想要诞生很不容易,要知道鬼物的诞生往往都是因为怨恨的原因。纯净的鬼物必须是一个烂到骨子里的好人,因为很冤屈的事挂掉了。但他好人到烂,根本不在意那点冤屈,就有机率变成纯净的鬼魂……

  “那便受本座一剑!”宋书航一脸冷漠,手指一转,一张符纸出现在他指尖。

  七生符府主所赠之‘剑符’,这符定乃是攻击之用,使用时只需激活符宝,轻喝‘剑’字即可。一旦施展开来,可化出一道三品后天战王级别的剑气攻击,劈山开石不在话下。普通二品真师级的修士,身上若是没点特殊防御手段,一剑下去不死都要丢半条命。

  看到这符宝时,坛主暗底都快咬碎牙……身为苦兮兮的低级小散修,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拿符咒砸人的土豪了!

  “站好了,小辈。祈祷你自己的运气吧。”宋书航捏住符宝,气势磅礴,心中难捺激动:“剑!”

  隐约间有一道虚幻的身影浮现于书航身后。

  那身影以指代剑,朝着坛主一斩。

  璀璨的剑光从剑符中激发出来,剑光一出,车厢中再不见其他事物,仿佛天地间只余下这一道剑光!

  这道剑光,就是一门绝妙的剑法!

  刹那间,被剑光锁定的坛主感觉自己身体被禁锢,寸步难移。

  连躲避都是种奢望。他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这一剑斩在他身上!

  屈辱?恨?恐惧?

  坛主的心中似打翻了的调料,五味参杂,说不出滋味。

  剑光临体,却只发出‘滋~’的一声轻微的接触声。

  而坛主的身体却如豆腐般,被轻易切成两半,轰然倒地。

  伤口处却没有一丝鲜血……

  洋和尚咂了咂嘴巴,就这样结束了?一个可怕强大的二品真师级修士,就这样死掉了?

  车厢中一片静寂。

  宋书航却没有放松警惕,他左手捏着一张‘甲符’,另一只手抓住两张‘剑符’,盯着地上坛主的身体。

  对方是五六十年前就在J市鬼灯寺活动的修士,只要混的不是太惨,身上总会有一两件保命的东西。

  想到这里,宋书航板着脸,沉声道:“还算有点本事,既然接下了本座这一剑,就放你一条生路吧。起来,从本座眼前滚开!记住,不要再让本座见到你!永远!”

  诈糊这一技能,宋书航已经熟能生巧。

  洋和尚一愣——这么可怕的一剑下,那个二品鬼修竟然还活着?

  不可能吧?那么恐怖的一剑!

  但,宋书航话音一落,地上被切成两半的坛主尸体缓缓化为黑色烟气,飘散于空中。

  接着,坛主惨白着脸色出现在原地,他额头留有一道深深的剑痕。关键时候,他虽靠着保命手段保住了性命,但那一剑太过霸道,硬是给他留了道深深的剑伤。剑气残余在额头伤口中,让他痛不欲生。

  “谢前辈不杀之恩。”坛主忍着痛出声道:“晚辈马上离开。”

  既然已经被这前辈发现他没死,那再藏下去也没有意义。

  对方看上去的确是一言九鼎,要放他一条生路。而若躲着不出来,万一惹恼了这位前辈,又给他找到了再出一剑的借口,他就真要扑街了。

  言罢,在坛主身后同样重伤的鬼将苦幽飘了过来,还带来一个黑色手提箱。

  这箱子里装着坛主的重要家当。有些东西太过珍贵,他根本不敢留在J市的罗信街区。所以,这些东西他都装在黑箱子中随身携带。

  “竟然真的还活着?”洋和尚不敢置信。

  望着眼前这张惨白的脸,宋书航心中同样叹了口气。这货,还真活着。

  为了活着,这家伙也是蛮拼的。

  可惜了,自己若真是顾忌面子、一言九鼎的前辈,说不定真会放他一条生路了。

  但,本座压根就根本没准备要脸啊!本座想要的,只有弄死你!

  不弄死你,本座吃不香,睡不安。以后的日子就活不成咧!

  所以,就在坛主提起黑色箱子,艰难转身离开的刹那……宋书航再次出手了!

  “剑!剑!”他左右手各执一枚‘剑符’,同时将它们激活。

  谁知道这坛主还有没有保命的手段,所以一口气两张剑符一起上!若不是一个人只有两只手,只能用两张剑符,宋书航恨不得将余下的剑符一口气用上!

  璀璨的剑光再次从剑符中激发出来,两道剑光呈X字形斩在坛主身上。

  坛主在离开前依旧保持警惕,但没有卵用。

  两道剑光太快,一旦锁定还自带禁锢敌人的能力。

  剑芒过后,坛主的身体被切成四块,再次轰然倒地。但这次,他没有保命手段,十死无生。

  二品修士的身体极为强悍,即使被切块,坛主还没有立刻扑街。他的头部死死盯着宋书航,他心中有无数想要咒骂的句子,但最终只能化为两个怨气十足的字:“无……耻!”

  虽然早知道对方擅长用毒,性格肯定反复无常,但对方无耻到这种程度,太没底线了。

  “呵呵,随你怎么说。”宋书航手中又迅速抓起一张符宝,乃是‘破邪符’。

  坛主已扑街,但他的那只怨鬼苦幽还残活着。

  斩草要除根,以免后患!

  宋书航若是孤家寡人,倒不用怕什么后患。但遗憾的是,他不是。

  “破!”破邪符的灵力飓风再起,袭卷两节车厢。

  ‘吱……’鬼将苦幽发出惨叫,虚弱无比的苦幽,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破邪符的灵力净化。

  咚~~黑色的皮箱落在地上。

  而临死的坛主身上,亦被破邪符的灵力净化了一次。让他连临死反击的力量都失去了。

  一想到自己就要死了,坛主脑袋一片空白,口中断断续续的叫着:“不要……脸!一言……九鼎,我……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