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五十年前鬼灯寺

  宋书航先是一愣,看清机车上的男子时顿时一喜:“波仔?怎么是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这帅气的男孩正是他的三个室友之一波仔,波仔有一个和英俊外表完全不相衫的土渣名字,他姓林,全名林土波。

  这名字让波仔残念了十几年,他感觉这名字土到掉渣。为了这名字,他和他爹斗争了好多年。甚至有次他独自带着户口本和身份证想去有关部门改名字,结果被他老爹发现,拖了回家,狠狠抽了一顿。

  所以,波仔逢人便让人叫他阿波、小波、或波仔。

  其实在书航看来,土波这名字还算凑和。比起他王二蛋,刘狗剩之类的不知要好多少了。别以为狗蛋之类的名字只是搞笑,书航老家就有人叫这名字——不过那家伙姓王,叫王狗蛋。

  王狗蛋一直认为自己不是他爹亲生的,甚至认为老爹和他有仇来着,否则怎么可能给他取这种名字?

  话说回来,书航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波仔。

  “我外公就住J市,这周我全家来外公家玩。倒是你,怎么也跑J市这来了?”波仔说话间,突然看到书航边上的长腿妹子。他顿时右拳一拍左手——他明白了,原来书航这家伙是带着妹子来玩了!

  “啧啧,书航看不出来啊,你竟是这么**的家伙。不声不息的就泡了个这么漂亮的妹子,改明儿一定要请客哈。”波仔嘿嘿坏笑道。

  而对波仔的调笑,宋书航面不改色,古井不波:“别扯蛋了,如果真是我女朋友我就烧高香去了。这是我姐姐,羽柔。她要来J市找一个叫鬼灯寺的地方,只是不认识路,所以找上我陪她一起来而已。”

  “真的?”土波认真盯着书航。

  书航耸了耸肩,羽柔子在一边甜甜笑着。

  “嘿,好吧,你说是姐姐就姐姐。”土波也不是八卦的人:“你刚才说要找什么寺,找到了吗?”

  宋书航摇了摇头:“在网上察了很久也没查到,所以便来罗信街区当地问问看有没有人知道。不过酒店的人都不清楚鬼灯寺,也不知道是改名了还是被拆了,所以我准备找当地的老人家问问,说不定有收获。”

  “这样啊……要不到我那做客?问问我外公看看。我外公是地道的J市罗街街区人,说不定知道你那鬼啥寺的。啧,这名字真寒碜,冲着这名字肯定也没多少香客,肯定倒闭了!”土波啧啧道,他对名字啥的很残念。

  宋书航心中一喜,不过先问道:“不会打扰你家人休息吧?”

  “放心啦,我外公可好客了。至于我老爹,恨不得我能多跟同学在一起念书,别整天三鼓捣各种东西。都大学了,还让我整天念书、念书,没逼疯我。”土波嘿嘿笑道。

  别看他说的很郁闷的样子,他们父子的关系还算不错,就是他老爹喜欢抽人。他爹坚信棍棒底下出教子。最喜欢挂在嘴边的庆是:阴雨天抽娃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让土波有点蛋疼。

  末了,土波又问道:“书航会骑摩托车不?”

  “会,但没证。”书航答道。

  “没关系,在这穷乡僻壤的,谁闲着蛋疼来查机车驾驶证?”土波哈哈笑道,转过头来叫了声:“阿勇,你的车借一下,你跟其他人共乘一辆先!”

  “好咧。”一个人高马大的家伙下车,将车停在宋书航面前。

  “谢谢。”书航笑道。

  阿通潇洒的挥了挥手,和其他同伴凑车去了。

  转眼间,一大群人轰鸣着机车远去。

  宋书航跨上这辆黑色机车,试了下车感。油门轻轻一转,便感觉车身向前狠狠一窜。

  “好家伙,改造过?”书航刹车停下,笑道。

  “这群家伙的车,全都是我亲手改装的,动力倍棒。”土波嘿嘿笑道。

  倒是忘了这家伙是技术宅,心灵手巧。虽然不至于徒手装高达,不过经常能弄出各种有趣的机械物品。

  “羽柔子,上车。”书航转头朝着羽柔子叫道。

  还好她那大行李箱寄放在酒店中,否则这小机车还真不好载啊?

  羽柔子大长腿一跨,坐到书航身后。

  前方,土波哈哈一笑:“跟上!”

  机车轰鸣声中,两车一前一后朝远方驶去……

  **********

  土波外公是个很时髦的老头,而且喜欢鼓捣一些机械小玩意。土波的这点爱好看样子是继承自外公。

  因为很时髦,所以和年轻人很容易打成一片。

  “鬼灯寺?现在小年轻竟然还有人知道这地方?”土波外公豪迈的笑道。

  听他的话,书航就知道有戏!

  书航马上问道:“阿爷知道鬼灯寺在哪?”

  阿爷是江南地区、J市附近几个区对爷爷级人物的称呼。

  “现在还知道那地方的人真不多,那都是六十年前的事了。知道的人大部分已经进了棺材,所以你们这些小辈大部分都没听过。”土波外公带着大家到院子口,指着东面位置道:“你们一直向东,大约七百多米就能见到一片林子。再进去后,就有一座大老坟,那里就是鬼灯寺原来的地址了。”

  “老坟?鬼灯寺是坟?”书航下意识的问了个傻问题。

  “鬼灯寺被拆了?”羽柔子瞪大了眼睛,听出了真相。

  “是啊,六十多年前,被一个家伙给推平,为他自己造了个大坟。”土波外公道。

  原来是六十年前的事,那时候连电视都没普及,不像现在网络发达,什么鸡毛大的小事都能闹的人尽皆知。

  所以关于鬼灯寺根本没有任何消息,当地年轻人也没几个知道,只有一些老人知道当年发生的事。

  “但是,据我所知,鬼灯寺是私人财产吧?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有人出钱买下?”羽柔子疑惑道。

  “小姑娘知道的挺多啊。”土波外公回忆道:“事实上……当时那鬼灯寺的土地本来就是扒皮黄的,就是坟主黄大根。六十多年前,他将那鬼灯寺卖给了一个外地人。不过卖之前,他本来就准备推掉鬼灯寺做坟的,正好有个外地人过来,想要买下鬼灯寺。黄大根顺水推舟,就将鬼灯寺卖了。几年后,他见那外地人再也没有回来,就心安理得的将鬼灯寺推了为自己造了大坟。”

  “这么无耻?”宋书航道。

  土波外公叹了口气道:“黄扒皮那家伙的确无耻,那些年被他坑掉的外地有钱人不少。没办法,外地人个个人傻,钱多。”

  宋书航悄悄看了眼羽柔子——他猜出那买下鬼灯寺的人,很可以就是羽柔子的长辈。

  但是,羽柔子脸上却没有愤怒的神情。只是叹了口气道:“那么,那黄扒皮家的人应该死的差不多了吧?”

  这话,让人有些惊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