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士别三日,不忍直视(第三更)

  吕树在逃命的过程中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在这个遗迹里绝对不是他想去哪就去哪的,而是要思考和探索,哪里可以去,哪里不能去……

  刚才他在遭遇青狼的地方隐约看到了更远处的土地延展处,竟是一片混沌的白雾犹如当时遗迹开启时那般,现在细想,那恐怕就是遗迹的边界了?

  所以即便吕树再不想面对现实,也得内心悲壮的承认:他特么是跑错方向了啊,竟然是往边缘跑的!

  明显按照常理好东西应该是在遗迹中心的才对啊!

  他开始全面狂奔朝来时的路跑去,路上途径他与常恒越战斗的地方,哪里正有一群秃鹫在觅食……吕树心里一紧,他并不想和常恒越落得如此下场。

  吕树觉得自己必须活着回去,必须回去见吕小鱼,某一刻他忽然有种想要兜个圈子回去,试试能不能从边界出去。

  但是他很清楚,既然姜束衣当时给他说过遗迹之内除非阵眼被人得到是绝对出不去的,他也就放弃这个尝试了。

  没道理不相信别人多次进入遗迹总结出来的经验,反倒固执己见,就算能出去又怎样,他现在在遗迹里也比大多数人过的好啊。

  虽然此时的他已经有点衣衫褴褛的意思了,脸上满是灰尘,脏兮兮的甚至快要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甚至脚底的鞋已经裂了口子,吕树略微有点心疼自己这双四十多块钱的低仿运动鞋,说它低仿,是因为它连商标都仿的不像啊……

  但他起码还没有碰到什么真正威胁生命的事情,而且,他也很想看看这遗迹里到底有多少神奇之处。

  他曾记得有人问说:“勇气到底是什么?”

  创巴仁波切说道:“不要回头看。”

  这种感觉很懵懂,而吕树觉得这个不回头看,就是不去看自己的过去,哪怕曾经再狼狈,或者再拥有再多的选择,也不要去想:要是当初怎样怎样就好了。

  直面自己选择应对的后果,就是一种勇气。

  狼群慢慢的在他身后看不见了踪影,吕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在逃命的过程中,吕树曾不小心被一头青狼给划破了胳膊,此时他想着在这种地方带着伤恐怕不太好,随即买了一个洗髓果实吃下去,希望自己能够依靠洗髓果实的力量快速愈合。

  结果让他失望了,洗髓果实虽然能移除身体里的病根并且增加资质,可是这种外伤却没有半点效果。再吃一颗青色果子,也没有什么鸟用,只是流血导致的不适感消失了……

  好在吕树自己愈合的比较快速,他也只能等着伤口自然愈合了。

  他在大地上披星戴月的狂奔着,慢慢竟然跑出了莫名的感觉来,就像是当初在李弦一那里练剑一样,当几千几万剑劈下去的那一刻,他本能会发现更加自然与更加圆融的发力技巧。

  此时的吕树奔跑起来,竟然也有某种韵律在里面,就像是他曾经第一次见到李弦一练剑一般的感觉,只不过他是低配版而已。

  他忽然想到李弦一对他说,练剑从起初练起本身就是为了磨练他的精气神,让他掌握身体的奥秘,不管是劈还是挑,目的都只有这一个,万法归宗。

  那自己这么狂奔下去,不也是在磨练精气神吗?

  慢慢的,他的鞋彻底破裂再也穿不成,于是吕树就光着脚继续跑。

  跑着跑着,他忽然产生一种就这样跑着也很舒服的感觉!越跑越精神了!此时吕树强大的身体素质已经成功愈合伤口,精神也前所未有的充沛,吕树感觉自己处在了某一个巅峰的状态上!

  直到第二天傍晚,他忽然隐约间还能听到一座土坡后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像是在争吵着什么,吕树顿时一阵惊喜,难道有人?

  这么多天没有见到一个活人让吕树感觉很孤独,人是群居动物,就算他再倔强再不依靠别人,可人类的本能也会让他向往去人多的地方。

  他翻过土坡,赫然看到一大群老弱病残孕妇及抱小孩的乘客……不对,老弱病残。

  更准确一点的说,是一群看起来比他还狼狈的道元班学生!

  他狼狈,那是因为多天没洗澡没换衣服,鞋还给跑没了……虽然遭遇了战斗,但自己都是毫发无损的,受了点伤也已经痊愈了。

  而这群人,大部分身上都带着伤,甚至吕树还能看到好几个正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忽然间他看到一个提着斧子的人有点熟悉,这8个人,好像都是当初他刚进来时救下的那几个啊,不对,有两个并不是,竟好像是洛城道元班的学生!吕树印象中依稀记得是见过他们的,大家现在都已经变的这么狼狈了啊……

  真是士别三日,不忍直视……他都没想过自己现在的装扮比人家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说实话吕树心里曾有过猜想,那群人可能死了?或者可能终于骨气勇气保护自己?或者躲到了安全的地方。

  他没想过会再遇到这批人,有点意外。

  原本正在争吵的一群人忽然看到土坡上多了一个脏兮兮的人,背着一个大包还提着一柄铁剑,顿时吓了一跳,仔细看去发现是人才放下心来。

  有人忽然从吕树脏兮兮的脸上认出了他的模样惊喜道:“这不是那个高手吗!”

  “好像还真是高手!”有人经过提醒也认出了吕树,实在是当时刚进入遗迹时,吕树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那时候所有人都还在恐慌之中,而吕树已经可以轻松自如的和骷髅战斗了,最后甚至还把那柄非同寻常的斧子扔了出来。

  在他们心里,吕树的形象无比高大伟岸,之后有太多人后悔当时没能留下吕树,不然十多个人也不会就剩下这8个。

  提着斧子的那个男生想起土坡后面就是让他们损失惨重的那片土地,里面埋藏着数不清的骷髅仿佛无边无际,他们就是从那里退回来的。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高手,你是一个人来的吗?”在他想来,就算这位高手再厉害,也不可能从那边趟过来吧。就算是从那边趟过来的,也不可能是一个人吧,难道是和天罗地网汇合了?此时所有学生心里,最大的救兵就是天罗地网了。

  反正吕树对这群人也没啥好感,他乐呵呵的笑道:“对啊,一个人来的,我怕半个人过来吓着你。”

  “来自赵玉的负面情绪值,+18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