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资质之迷

  这吕树就有点不服气了,自己吃了那么多洗髓果实,凭什么给自己评个F级?

  然而就在这时吕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自己的洗髓果实是什么时候吃的来着?这时候吕树恍然意识到,自己在大量吃洗髓果实的时候,已经抽过血了,也就是说,这个资质代表的是他在资质吃到上限之前的资质,而不是他现在实际的资质!

  因为吕树从小体虚,按照修行的说法能不能算是根基不稳?

  然后前期吃了洗髓果实之后,只是让他的资质勉强比普通人好了那么一点,结果就面临抽血这么个破事,搞得他现在资质排名垫底,就剩俩兄弟跟他作伴了。

  想通这个环节以后,吕树其实已经平静下来,既然自己实际资质不是这个样子,又或者说反正自己在小星星功法上修行的速度已经让自己非常满意了,那还有什么可蛋疼的。

  反而现在的这个资质挺好,起码能减少他进入黑风衣视线的几率,毕竟这个道元班学成以后会被要求干什么,谁也不知道。

  当下,国外的觉醒者好像也是一大把,搞不好打起来了被派上去当炮灰怎么办?或者派到国外执行什么任务,想想都不靠谱。

  吕树觉得真要打起来了,哪怕是为了保护家园,他也得出一份力不是?

  可这出力的前提是,他的生命不能在别人的计划掌控之中啊。

  不过他挺佩服这些黑风衣的,按照他之前想的,黑风衣把大家聚集起来应该是有什么刺激神经的方法能让人快速觉醒吧,但是吕树总感觉这事也挺不靠谱的,万一你给人家学生刺激疯了咋办,父母还得找你拼命啊?

  结果黑风衣们另辟蹊径,竟然直接把大家拉到一起修道,简直了。

  刘里看到这份表格的时候,最先看的就是本班的那几个,当他看到吕树的F级标签时心中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一种爽快感。

  之前想要笼络吕树,却被吕树无情呵呵了,现在看到吕树的资质等级,他都差点笑出声,以后不是我不拉拢你,而是你不值得拉拢。

  刘里也在思考,他们一个班级的资质等级分配很有层次感,恐怕别的班级也是这样,那也就是说,他这个B级资质,恐怕在整个洛城市道元班里都属于佼佼者。

  而且还有新转学来的那个叫做姜束衣的女孩也是同班B级,搞不好他们高二7班的整体素质还是挺高的。

  也不知道李齐是个什么资质,现在整个洛城外国语的觉醒者后备役有种隐隐以李齐马首是瞻的感觉,这让刘里非常不爽,所以李齐的那个群,他最终也没有加入。

  现在他在资质方面已经占了先手,如果之后修行速度能快一些,说不定能取代李齐成为洛城外国语后备役学生的领头羊。

  这年头,中二病主要就集中在青少年身上,随便从大人那里听点权谋心计什么的,就觉得自己也可以玩得转。

  嘴上整天挂着“人脉最重要”之类的话,等到了社会上才明白,人脉并不是聊天时交个心那么简单。

  想当学生领袖,尤其是觉醒者的领袖,这种事情也只有身上还带着中二病的少年敢这么想……

  既然想到这么一茬,刘里就觉得去实施了,他跟自己熟悉的觉醒后备役同学打听有谁跟李齐是同班的,这个很快就问到了:李齐的资质是F级,跟吕树一样。

  据对方说李齐现在沉默的坐在蒲团上一言不发,估计受到的打击比较大,一时间有点难以承受自己是资质最差那个等级的结果。

  刘里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喜出望外,然而下一刻,这位同学又说了一个比较惊人的消息:“你们隔壁班,对,就是3班的一个女孩,A级资质,好像整个洛城道元班只有她一个人是A级。”

  刘里愣住了,唯一的一个A级学生……

  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李齐拉的那个大群里已经有人在恭喜这个叫做曹青辞的女孩了,所以吕树也能看到。

  这个女孩成为A级这并不让吕树意外,在他印象中如果有谁真的能够拥有A级资质,恐怕还真就是这个女孩。

  对方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觉醒了,而且必然是E级以上,向这样的选手,资质必然属于上乘。

  不过吕树很好奇,像她这样已经觉醒异能的人,再修个真之后会有什么变化,是压根就没法修行,还是修行加自主觉醒直接导致能力质变后牛逼的不行?

  吕树有点倾向于后者。

  今天一晚上吕树感觉自己最大的收获就是又加了一个群:西吠建的那个。

  他现在看到群就想加,看到群里的人就想加好友,据说好友上限是5000个,他还早着呢,嗯,以人为本啊以人为本……

  吕树转头看了姜束衣一眼,这少年也是B级选手,此时他旁边有个男孩羞羞涩涩扭扭捏捏的给姜束衣说自己发好友申请了,麻烦姜束衣通过一下。

  结果姜束衣看都没看那货一眼,直接以强大的冰冷气场让对方败退了。

  吕树觉得这货应该也不是那种高冷的性格,下午打招呼的时候还挺和善呢,估计老是被当成女孩,搞出心理阴影来了。

  姜束衣的容貌确实有点无敌,吕树估摸着现在看来也就只有吕小鱼未来长大后的前景能跟他比一比,其他人还真的够呛。

  不过这都不关他什么事了,结果就在吕树准备继续思考其他事情的时候,姜束衣忽然转头对他说道:“西吠老师说的没错,就算资质差,但只要有恒心和毅力,也能修行出来个名堂。”

  吕树愣了一下,这是在安慰自己嘛?对方肯定在表格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才这么说的。

  吕树笑了笑:“你说的对。”

  还是个面冷心热的少年么?也不知道具体性格到底怎么样。

  有些人看起来很正经,其实私底下就是一个十足的逗比,这种事情还真不好说。

  不过吕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以后道元班再有什么跟抽血有关的事情,自己死活都要避开了,不然万一F级资质一跃而上,这怎么看都是有问题的,别到时候把自己拉出去搞研究了!

  “嗯,”姜束衣见吕树听进去了,也就又不说话了。

  ……

  感谢大家的推荐票让我冲上新书榜前5,加更一章,大家真的给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