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碰瓷(第三章求推荐求收藏)

  现在室外温度恐怕得有零下四五度,这人要是在雪地里躺一晚上肯定得废了,搞不好还会出人命啊!

  “你呆在屋里,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吕树小声跟吕小鱼交代。

  结果刚说完,自己的衣角就被身后的吕小鱼给拉住了,吕小鱼也不说话,就是死死的看着他。

  “松开松开!”吕树低声吼道。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50……”

  噗,你这是闹哪样,现在外面很危险的好吧。

  吕树想了想:“你跟在我后面别吭声,不许不听我话。”

  吕小鱼赶紧点头,小脑袋点得特别快,看起来还挺可爱的……

  两个人偷偷摸摸打开门钻出去,吕树第一时间就去打量这个人的模样,结果这一看不要紧,竟然是下午在杂技表演后台的那个被黑风衣带走的表演者!

  这就很有意思了,前面刚刚跑过去两个黑风衣,结果这个人就倒在了自己的门前,吕树发觉地上这人的脸上煞白一片,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

  怎么办?

  这人不是被带走了吗,怎么跑出来的?吕树肯定不会以为那群自称消防大队的黑风衣能好心把这货给放出来。

  此时此刻,他心中无比确定远处的那火灾也一定与这货有关,因为对方的能力应该就是与火有关的。大年初三忽然燃烧起来一场能够照亮城市的大火,而这位表演者却刚刚从不知名的地方逃离出来。

  他甚至猜测,这人也许应该就是为了脱身才在市中心烧起了一把大火,前面的两位黑风衣很有可能就是在搜捕他。

  这人心还真的狠啊,竟然为了自己逃命,放了那么大的一把火,也不知道火灾里面有没有人员伤亡?

  当然,吕树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罢了。

  但问题是,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和这些人扯上什么关系。

  有人说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吕树觉得这种观念有点扯,自己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人活的本身就得自私一点,真无私到把自己都给无私没了,也没人发抚恤金给你。

  这世上随着时间的变迁,一个个英雄出现,然后一个个英雄在消失后被取代,这好像是一种荣耀。

  可世界上这个世界其实从不曾有一个人能取代另一个人的位置,所谓的取代,只是以前的那个人被遗忘了。

  此时此刻,如果黑风衣拐回来的话吕树就蛋疼了。

  “怎么办?救他吗?”吕小鱼仰头问吕树。

  “我也不会人工呼吸啊,不过好像人工呼吸用在这里也不合适,”吕树惆怅的看着地上的人:“咱们打120吧,你去给他煮一碗姜汤说不定还能有点帮助,不过听说120出诊一次要收钱的,咱们不掏这个钱,就说完全不认识他,让他醒了以后自己掏……”

  对于吕树这种人来讲,120块钱能干很多事情了,肯定不能花在路人身上,自己打一个120,再煮一碗姜汤,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啊。

  “来自梁澈的负面情绪值,+70……”

  吕树意识里收到这个收入记录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眼下最有可能对自己产生负面情绪的人不就是地上躺着的这位,可晕厥的人能产生负面情绪吗?

  合着你丫是装的啊……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这碰瓷都碰到院子里来了啊?!这你能忍吗,这是在利用自己的同情心啊?!

  虽然自己也没多少同情心……

  “搭把手,抬他一下,”吕树轻声对吕小鱼说道。

  吕小鱼问了一句:“要抬到屋里去吗?”

  吕树想了想:“抬到院子外面去,不管他了。”

  吕小鱼:???

  “来自梁澈的负面情绪值,+470……”

  吕树心中大呼卧槽,简直赚大了好吗,这还是头一次有人给他贡献这么多负面情绪值来着!

  此时地上的梁澈不得不悠悠转醒:“水……水……”

  哎哟,吕树乐了,装得还挺像。

  对方应该是真的挺虚弱,这个伪装不了,但还没有对方装的那么严重。

  吕树殷切的蹲下身子:“没有水,吃点雪吧。”

  “来自梁澈的负面情绪值,+170……”

  地上的梁澈当时都迷了,什么时候开始,民风都这么不淳朴了?进屋喝一口水都这么难?

  他挣扎着起身:“能扶我进屋吗……”

  梁澈心想这孩子可能是因为没遇见过这种情况,所以没理解自己的意思,那就明说好了。

  然而他身子刚坐起一半的时候吕树就重新把他按回了地上,委婉的说道:“不行。”

  “来自梁澈的负面情绪值,+800……”

  我的天,吕树乐呵的不行,竟然一个人就能给自己加这么多负面情绪值呢?这么有意思!

  眼瞅着买第一颗星辰果实的钱都有了啊。

  此时梁澈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眼前的这个少年哪里是没明白自己意思,就连打120都要说不认识自己,自己主动要求进屋对方这个少年都不同意,这是怕自己讹上他们吗?!

  梁澈脸上的表情渐渐平静。

  吕树心里一紧,这是想要杀人灭口?如果对方真的是在逃命,那么自己作为目击者之一,很有可能会成为追查对方的一个线索。

  如果对方真是想要杀人灭口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不至于吧,这太平年代,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人,并不应该多到自己就能随便遇见啊。

  对于吕树来说,即便他现在已经趴在井沿上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可能性,可他前17年的人生里,都是平静的。

  世界观也是大概平静的,身边没有血腥,没有战乱,也没有逃离制裁的法外狂徒。

  一时间吕树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大堆东西,此时梁澈身上发力,想要坐起身来。

  结果刚刚起身到一半,又被吕树给按了回去。

  梁澈瞪着吕树,吕树无辜的看着梁澈。

  “来自梁澈的负面情绪值,+100……”

  梁澈再起身,吕树再把他按回去,两个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搞了五六次,梁澈终于发现,这少年的劲还特么挺大的……

  而吕树则是看着自己账上新增的负面情绪值差点就眉开眼笑了,第二颗星辰果实都快有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