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幺蛾子

  既然这金色纸页的最后写了长歌行三个字,那暗示的就太明显了。

  可真要让吕树唱这玩意,他还觉得稍微有点别扭,所以当金色纸页化成灰烬与手心树苗印记合为一体之后,他是正经的念了一遍。

  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

  吕树惆怅的望着窗外犹豫了好久,才终于唱了出来:“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仅仅是第一句刚刚结束,吕树便已感受到这夜晚冰冷的空气有些异样,它们仿佛成为了吕树与头顶浩瀚星空连接的媒介。

  无形的信息由歌声向黑暗的空气寻觅而去,地面上的积雪被风一吹便扬起一抹雪沫,而无边无际的壮阔银河则像是一条真正的生命长河川流不息。

  这一首如同儿歌一样的东西,竟是要连通吕树与星河之间的莫名通道。

  雪已经停了,可在吕树的眼中,天际星河竟忽然洒下如同大雪般的星辉朝他飘洒而来。

  星辉犹如冰雪轻飘飘的向人间坠落,轻盈而精致,如同这世界上最美丽的艺术品。

  星辉穿过了冰冷的空气,穿过了稀薄消无的云层,穿过屋顶与窗户,最终落在吕树的身上,然后转瞬消融。

  而吕树自觉身体内部竟多了星星点点的光芒正在急速向着他身体内某一点,最终在胸腔之内交汇,于身体之中开辟了一片巨大的星图。

  说实话吕树内心里有些惊慌,他没想到这个不知名的金色纸页上记录的东西,竟然能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虽然他有想过自己一定得修炼,去见识一眼更大的世界,可当这一切到来时,他还是有点慌张。

  因为没人告诉他到底该怎么做,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切。

  吕树停下小星星儿歌,隔着墙喊道:“小鱼,你刚才看见窗户外面飘落什么东西了吗?”

  吕小鱼隔着墙吼道:“你别想骗我,我一直看着窗外呢,根本什么都没有。”

  吕树忽然松了一口气,既然吕小鱼这么说那就肯定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了,原来这星辉别人是看不到的,不是表象,而是内在的能量。

  如果说他一唱歌,头顶就自带一条星河连接星空的话,吕树估摸着等会儿就该有人找上门来了……比起这个,人形自走卫星定位什么的都弱爆了好吧。

  然而吕树此时还是倒吸一口冷气,不知道想到什么了之后,脸就有点黑了。

  合着这修炼功法是只能唱着歌玩么?不唱歌就会停下来?!创造这个功法的人你不觉得羞耻吗?!

  人家又是无敌剑诀喊一声剑来就召唤上万柄神剑,或者又是什么化天功食气法的,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得唱小星星?!

  吕树差点就又把手边的杯子摔地上了!

  这要是自己以后有了孩子,人家问爸比你会唱小星星吗。

  吕树怎么说?呵呵,会啊,我唱给你听。

  唱狗蛋啊唱!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吕树忽然意识到商品列表里的星辉果实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如果没猜错的话,恐怕就是专门与这个功法相结合的修炼资源?

  在这个正在慢慢发生变化的世界上,吕树不知道其他人的修行资源是什么,但按常理来说总归不会是什么唾手可得的东西。

  也就在此时,吕树清楚的看到窗外的夜色里燃烧起了一片火红色的光亮,在大年初三的晚上是如此的突兀。

  那不是烟火的模样,烟火应该是一抹光亮向天空激射,随后炸裂开巨大的花朵。

  然而这天空中的火红色反而像是对地面的一种映照,犹如狰狞的旗帜摇曳在千米高空。

  火灾吗?吕树心中有些惊疑,如果是火灾的话,这得是多大的火灾?

  红色的光火还在不断移动,吕树已经听到了消防车的鸣笛声,确定是火灾无疑了,这大半夜的怎么会燃起这么大的火灾。

  只是让他有点疑惑的是,这火焰的气息让他有些亲近的感觉,心口那团火苗正在跳动着,这还是吕树车祸以来,第一次明确感受到心口白色火焰动静的时候。

  他并不知道自己心口的火焰到底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它从何而来,为何会让自己有着久别重逢的感觉。

  好像一夜之间,世界就开始突然变的陌生起来。

  吕树到隔壁对吕小鱼说道:“你老实呆在家里,我到房顶上去看看。”

  “我也要去,”吕小鱼说着就开始往外走,吕树匡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不行,”说着吕树就出门了。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50……

  吕树牙又开始疼了,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容易对自己有怨念……不过这收入记录有一点好的是,他好像可以随时知道谁对自己有怨念。

  除非对方能够蒙蔽自己身上的系统,吕树也不确定这样的人是否存在。

  他轻手轻脚的爬到自己家平房上面,平时这里会晾点萝卜干什么的,正好下雪了,刚才吕树都没想起来要把竹筐里的萝卜干给收起来,现在正好收一下。

  春秋季节的时候,吕小鱼倒是很喜欢拉着吕树来房顶上躺着。

  那时候两个人枕着胳膊就能看到广阔的天空与飞鸟,那样的时光总是温柔又安逸。

  吕树站在平房顶上看着火光来源之处,他很好奇今晚这场大火是不是因为假想中的那些身怀能力者所造成的。

  此时他忽然看到一个黑影在院子里这一片平房上面奔腾跳跃着,那好像是两个人,正快速的朝着自己这个方向奔腾而来,在两个人身后扬起了巨大的雪浪。

  那是风卷起的气浪。

  对方身手极为敏捷,虽说平房之间的距离相差并不大,可问题是对方在房顶上奔跑着如履平地般轻松。

  对方好像也发现了自己,两人同时慢慢的停住了脚步,就在这个过程中,来历不明的两个人已经展开巨大的夹角,像是随时准备从两面夹攻的意思。

  一边是刚刚爬上房顶的吕树,一边是来路不明的高手,双方竟然一时间有点对峙上的意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