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9章 南方来的投资商

  松大附中对面的肯德基,申大鹏坐在椅子上,对面是刘雨薇和高天赐。

  由于是上课时间,这里倒是没有几个人,仅有的几个也不是学生,都是校外的年轻人。

  “表姐,最近谢子豪没找你们麻烦吧?”

  申大鹏滋溜喝了一口带冰的可乐。

  “谢子豪?倒是没找我们麻烦。”

  提及谢子豪的名字,刘雨薇眉头微微一皱:“只是他现在每天都阴个脸,也不怎么说话,看人的眼神都怪怪的,也不知道是否在谋划着什么。”

  “可不是么,那张脸看着像要杀人似的。”

  高天赐也附和一句,其实刚开始看到谢子豪那阴狠脸色的时候,他还真的有些害怕,后来始终也不见谢子豪有任何举动,也就慢慢习惯了。

  “反正你们还是小心一点吧,那家伙的性格狠着呢,原本四处张扬的性子,或许还没什么可怕的,至少有事情会摆在明面上,但现在他突然变得沉默,可不是什么好预兆,不叫唤的狗,咬人才狠。”

  说完,申大鹏还不忘提醒高天赐:“我警告你啊,不管有多重要的事情,每天必须接送我表姐,若是我表姐有事,我跟你没完!!”

  “哎呀,放心吧。”

  推开了申大鹏的指指点点,高天赐脸上却带着盈盈笑意:“这可是我的媳妇,我不会照顾么?还需要你来教我?”

  “咦!!真够恶心人的,你们俩快腻味吧,我受不了,先走一步了。”

  见表姐和高天赐没事,他也就放心了,最近公司的事情多,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他得快点回学校,抓紧时间复习,毕竟与曹梦媛还有个约定呢。

  一想到与曹梦媛说好了共同大学毕业,心中仍旧阵阵莫名的小激动,嘿嘿傻笑的工夫,却是没注意到透明的玻璃门,由于玻璃太干净,还以为是开着的,‘咚’的一声,脑袋重重装在了玻璃门上,瞬间脑门泛起了红肿。

  “哇,哈哈!”

  高天赐和刘雨薇两人听得沉闷的声音,便投去了好奇的目光,见申大鹏正疼得揉着脑门,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忍不住阵阵大笑。

  而肯德基里面三三两两的人,也是掩着嘴偷笑不止。

  再次回到平静的学校生活中,正常的朝六晚九,虽有疲乏,但申大鹏却是过得轻松自在,这种生活,可比那勾心斗角的生意场舒服多了。

  看到申大鹏如此快速的回到正常的学习轨道,曹梦媛也是松了口气,只是申大鹏每天都好像有无穷无尽的精神头,她倒是有些纳闷,听说净水器的生产线已经二十四小时开工生产,申大鹏哪来的精力两头跑来跑去?

  不过既然申大鹏学习不受影响,她就挺开心的,并没有问这个公司和申大鹏有没有关系,有没有股份,能不能赚钱。

  两个人只是在紧张又惬意的学习生活中,偶尔的默契对视一眼,再报以鼓励彼此的微笑。

  有了鹏莹生态公司的成功,县里对工业园区的计划也增加了信心,开始大张旗鼓的在工业园区招商。

  曹新民作为书记还是很高兴的,如果大型工业园真的建成了,青树县撤县改市就有可行性了,他是有远大抱负的。

  自从工业园区建C县里的招商引资的项目也越来越多,每天都有老板来考察,各种各样的项目也是形形色色。

  鹏莹生态公司的厂子作为县里的典型,进进出出的老板络绎不绝,而众人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有人来参观考察。

  当一辆丰田陆巡越野停在厂房门口的时候,除了门口的保安,并没有引来太多人的注意。

  一个身着雅戈尔西服,扎着红色领带,脚下锃亮皮鞋的男子从丰田车里面走了下来,咯吱窝还夹着一个万里马的皮包,目光盯着鹏莹公司的厂房,频频不屑的摇头。

  紧接着,另一边车里也走下一名男子,同样是一身正装,眼中同样的不屑。

  “鹏莹生态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还可以的啦!”

  男子操着一口浓重的南方口音,虽然不能肯定,但是听着后缀又‘的啦’,估计是南方来的考察客人。

  “你们两位是要来参观的吗?”

  鹏莹厂房的保安站在大门口,看着越野车里下来的两人穿着正装,器宇不凡,说话也是与香港电影里差不多,顿时觉得应该是大老板,陪着笑就凑了上去。

  “诶呀,里好啊,我们是南方来的啦,专门来寻找合作的啦!”

  夹包的男子做了自我介绍,就要往厂里进。

  “哎,哎,你等等……”

  虽然看他们器宇不凡,但保安还是将他们俩人拦住了:“要进厂里?等我去找经理申请。”

  “老吴,这两人是干什么的?”

  夹包男子正要再开口说什么,孙大炮子恰巧从一旁经过,听着古怪的方言,停下了脚步。

  “孙经理,他们说是南方的老板,来考察合作项目的,但是……”

  老吴的话还未等说完,就被孙大炮子打断了,几步上前与那夹包的男子握了手,正色道:“是要谈合作吗?快里面请,我们总经理在办公室,你们可以谈谈……”

  “你是经理啊?果然有些豪情霸气!”

  夹包男子赞赏的拍拍孙大炮子的肩膀,看孙大炮子健硕的体格,心中却想着,估计也就是个保安经理。

  但是他当然不会说出来,跟着一同走进了厂房,还不忘回头瞪了保安老吴一眼。

  总经理办公室,刘凤霞和王雨莹坐在沙发上,沏好了一壶茶,递到了两个男子面前,刘凤霞做了个请的手势:“敢问两位是南方哪个公司的?”

  “这是我的名片的啦!”

  夹包男子给刘凤霞和王雨莹递出了名片,“本人免贵姓李,单字一个余,我身旁这位是我们公司的业务经理,叫年顺。”

  “鲤鱼?年顺?这是什么古怪的名字?”

  王雨莹在心里觉得好笑,尤其是听着李余的变味普通话,平翘舌不分,更是让人憋不住笑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