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2章 绝对的逆袭

    “孙大炮子,你赶紧换身衣服跟我走,县长那边都快气疯了。”

  申海涛也没有办法,想要其他人也找不到,孙大炮子形象虽然不过关,但毕竟对净水厂的事情都了解,就算是胡诌八扯,也能说到点上。

  “我,我不去,我怕控制不住开口骂人,要不,你还是让大鹏去吧。”

  孙大炮子实在不想与那些当官的扯淡,只能把目标转移到申大鹏。

  “大鹏?”

  申海涛纳闷的皱了皱眉头。

  “嗯!对!你儿子,申大鹏。”

  孙大炮子扛不住,只好实话实说:“这净水厂的建设,出谋划策,都是大鹏全程跟进的,他什么都知道。”

  见孙大袍子死活就是不去开会,申海涛无奈,只能给郭磊打电话,让他赶紧去学校接大鹏,然后俩人在县委门口集合。

  郭磊听着申局长的语气挺着急,直接开车去了学校,由于他穿着制服,门卫倒是也没敢阻拦,进了班级,也不做任何解释,把申大鹏抓起来就跑。

  关上门的那一刻,班级里的同学显然都被吓到了,愣愣的不敢言语一句。

  “哼,我就看申大鹏不像好人,成天不是打架就是泡妞,这肯定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被警察给抓走了。”

  安静的教室里,突然传出钱小豪极不和谐的声音。

  因为城管的制服与警服相差不多,要是不注意的话,根本看不出区别,而且李泽宇也没在班级,一时间倒是没人反驳钱小豪。

  “那是城管的制服,不是警察的,你别瞎说诬陷申大鹏。”

  王诗诗忽然开口,倒是让全班同学都有些惊讶,平时几乎不说话,怎么这会却替申大鹏出面解释?

  曹梦媛也是惊讶不已,她没有帮着出面解释,是因为不屑与钱小豪做任何辩解,但是没想到王诗诗竟然这么冲动,深深看了王诗诗一眼,又低头继续学习。

  申大鹏到上车才从郭磊口中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是没紧张,一起到了县委大楼门口。

  申海涛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不过看到自己儿子沉稳有度,再想起孙大炮子说儿子在净水厂帮忙的事情,倒是觉得有些自豪。

  “还有人没到?”

  会议已经开始了,王怀龙看看还有空出来的座位,再看看时间,对于不守时的人,他是没有一丁点好感的,有些不高兴,却也没说出来。

  “还有个民营企业负责人没来,正在联系。”

  县长气得不行,责问刘洪顺:“老刘,让你找个水厂的人都找不到吗?”

  “我已经打过电话了。”

  刘洪顺也是一脸冷汗,他被抓来做会议记录,又是个苦差事,必须要记忆力好,还得写字速度快,实在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算了,既然有些企业对这次招商引资的事情不敢兴趣,那也没必要因为他们浪费时间。”

  陈克斌脸色铁青,却要强颜欢笑:“我现在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咱们省计委的林副主任……”

  正说话,会议室门被大力推了开,站着气喘嘘嘘的申海涛和申大鹏。

  申大鹏跑的大喘粗气,本来是想要扶门休息一下,结果门没锁,直接被推开了,他自己也是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儿?干什么来的?”

  陈克斌已经气得不行,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叫陈克斌,应该叫陈克制,或许才能克制住胸中的怒火。

  刘洪顺也抬头望向门口,却看到申海涛和申大鹏父子俩,尤其是申大鹏还穿着县一中的校服,顿时怒了:“让你去找小霞,你怎么带个孩子来了?这县里开研讨会呢,这么没规矩?还不赶紧道歉?”

  “道歉就不用了,去写个反省报告,先停职吧。”

  陈克斌可是一县之长,他可做不了‘陈克制’。

  申海涛苦笑不已,错愕尴尬,自己一不贪赃,二不枉法,搞不清楚怎么就要被停职查办了?

  新民书记也是冷着脸,看着门口这一出闹剧。

  场面逐渐变得尴尬,就在众人错愕无措之时,申大鹏却忽然呲牙一笑,朝着会议室主位方向挥了挥手:“嗨,叔叔,真巧啊,又见面了。”

  曹新民的脸色更是难看,申大鹏,自己在超市里见过一面,当时和自己女儿在一起,没想到对方记忆力还挺好,认出了自己!

  但是,他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吗?这种自来熟的套近乎,却更是让曹新民反感。

  看到新民书记脸色不好,大舅更火,指着大鹏呼喝:“别捣乱,赶紧出去。”

  就在这时,林副主任却突然站了起来,旁若无人的走向申大鹏鹏,并且热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大鹏,你怎么来了?”

  忽然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又难以置信的指着申大鹏:“莫非,你就是那个迟到的民营企业家?哈哈,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逆袭,绝对的逆袭。

  突如其来的逆转让大舅伸出来的手僵在那里,陈克斌也是一脸错愕茫然,而曹新民的眼中却闪过一抹不可置信。

  这孩子刚才不是在跟自己打招呼?是跟林副主任?他一个学生,怎么会认识省里的林副主任?

  “是我小姨的纯净水厂,她去省里考察新设备了,不能来,不过这净水厂我一直跟着帮忙,还比较了解。”

  申大鹏只听父亲说有省里的高官来开会,却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是林筱凝的二叔,林墨寒。

  林副主任看向申海涛,善意的握了握手:“申局长吧?县里的环境面貌管理的不错,一起坐下来开会吧。”

  “咳咳。”

  陈克斌尴尬的咳嗽两声:“不错,申海涛是刚上任的城管局第一任局长,虽然年纪有点大了,不过很有干劲,棚户区的改建进度就不错,而且一些国企私自占地的问题,也通过改建市场一步步解决了,都是他的想法……”

  陈克斌说了一大堆政绩,用来掩盖刚才他说让申海涛停职的尴尬。

  他自然看得出来,申海涛父子与这林副主任有些关系,他还有两年就退休了,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万一被提前劝退,那可就丢人丢到家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