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6章 炮哥您也在!

    农村原来有个习俗,谁家老人过大寿,都会宴请整个村子的亲朋好友,后来因为这习俗太过浪费,便逐渐被人抛弃了。

  但这次刘家的哥兄弟全都回来,为的就是让母亲高兴,就算是大摆筵席又有何妨?只是些吃吃喝喝而已,场面热闹就可以。

  三辆车停在十几桌宴席前面,一辆丰田陆巡的大吉普,一辆二手普桑,一辆二手面包,这个阵容在下乡基本都是十分少见的,自然又给刘家姥姥涨了许多面子。

  高天赐从陆巡走下来,王雪莹竟然也来了,笑眯眯的送了寿礼,这倒是让申大鹏有些惊讶,这礼物三大三小,还很精致,不像是临时准备的啊?

  不过想想她是表姐的闺蜜,提前准备一些礼物倒也无可厚非。

  但是,王雪莹亲自给姥姥送完寿礼之后,就表情淡然的坐到申大鹏旁边,这就有点耐人寻味,让人难以捉摸了。

  “来来,放鞭炮了,放鞭炮了啊……”

  伴着几声提醒呼喝,鞭炮声不断响起,“开饭咯,兄弟们,坐下吃饭,吃饭……”

  大舅和小舅一直在照顾前来祝寿的亲戚朋友,听到鞭炮声响起时看了看表,还没到吉时,是哪家的小孩子捣乱,把鞭炮给点着了?

  可当他俩抬头望去,看见的却是十几个赤裸着上身,露出了各种纹身的混混。

  “他们是谁啊?”

  大舅不认识这些人,不过看他们晒得黝黑,应该也是乡下人,只是不清楚到底是哪个村子的。

  “他们是乡里的一群混混,平时到处混吃混喝混烟抽,附近各个村的小卖部,都有他们的赊账,你看他们又是空着手来,估计是吃白食来了。”

  一个乡亲好心的小声提醒几句,看其生怕被听到的小心模样,应该很怕那些混混。

  “嘿,还有人到我这里来白吃白喝?也不打听打听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小舅以前也不是老实人,能在县里开个烟酒商行,也是有些社会上的人脉关系。

  尤其是现在有些钱了,更是没觉得这些小混混有什么了不起,一想到自己老妈过大寿,居然有人来捣乱,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们几个,都谁家的?要吃饭就随礼,空手吃白食的我们家不欢迎啊。”

  刘洪斌直接把桌上的筷子给收了起来,指着混混们很不客气的教训。

  “怎么地?吃顿饭都不行?开开心心的不好?非得把事情闹大了?”

  领头的混混站起身,其他十几个混混也一同站了起来,把小舅紧紧围在中间,领头嗤之以鼻的冷笑:“不妨告诉你,我们是给县里的老大办事,别以为就你们是县里的?”

  “帮县里的老大办事?”

  小舅忍不住怒笑:“是帮你们老大蹭吃蹭喝吧?”

  “你们也都是县里人,孙大炮子听说过没有?我们帮炮哥调查乡村的饮用水市场,我就是看看你们家的饭菜用的啥水!”

  桌上的筷子被刘洪斌给收走了,领头混混直接用手抓起一块鸡肉,嚼的倍香,见状,其他混混也是直接上手,好好的一桌子饭菜,直接变成了手抓饭,看着都反胃。

  “孙大炮子?”

  刘洪斌听这个名字有些耳熟,结果没等反应过来,就有一道人影从他身边窜出,抡起巴掌就朝着十几个混混一顿狠扇。

  “特么的,你这家伙……”

  领头混混没想到刘家人说打就打,愣了愣神,正要吩咐众人掀桌子闹事,就看到打他的人有些眼熟,再定睛一瞧,顿时傻了眼:“炮,炮哥,你……你怎么在这呢?”

  “小洲,我让你带人到乡下给我调查纯净水市场,你就到处借着我的名声骗吃骗喝?我对你不薄,你竟然背地里坏我名声?”

  孙大炮子怒火难消,又是一顿拳打脚踢,直到将刘小洲踢出去十几米远,累得气喘吁吁才算作罢。

  “错了,错了……炮哥,我们错了还不行吗,别打了。”

  刘小洲态度还算良好,没有丝毫反抗,直接抱拳认错。

  不多时,孙大炮子匆匆跑了回来,满脸堆着尴尬的笑容:“鹏哥,不好意思,这大喜日子给你惹麻烦,一会我给咱姥姥敬酒的时候肯定自罚三杯……还有小舅,那是我的一个小兄弟,不懂事,惹您不高兴了,对不住……”

  “没事,没事,都是自家兄弟嘛,不打不成交,要不然叫他们回来吧?”

  小舅以前就是混社会的,对社会上的混混见过太多了,只要不是那种打瞎子、骂聋子、撵瘸子的损人,他都不会有太大的反感,毕竟社会复杂胜过人心。

  “孙大炮子,刚才你的手下说帮你做市场调查?你要调查什么,我咋不知道?”

  申大鹏有些纳闷,好像厂里没有要做乡镇的计划,难道小姨有规划没告诉自己?不过想一想,乡镇倒也是个不错的未来市场。

  “他们不是我的手下,都是别人给介绍的。这不厂里打算要拓展乡镇市场,所以我才让他们帮忙调查,没成想,居然借我的名号骗吃骗喝。”

  孙大炮子也是有苦说不出,若这些人是他手下,哪还会发生这些破烂事情。

  “不过,乡村用水比较难推广,运输也不方便,倒是有人问,能不能在家里安装井水过滤装置?”

  孙大炮子也只是随口说说,他天天都在厂里面,知道净水过滤装置的价格太高,根本不适合私人家里安装。

  “家庭净水装置?”

  申大鹏眉毛一挑,若有所思。

  一番无所谓的闹剧结束,大舅又重新买了几挂五千响的鞭炮,掐准了时间燃响,寿宴在阵阵欢呼声中正式开始。

  姥姥满脸慈祥笑容的稳坐在桌前,接受着儿子、女儿们的祝福,等到了多才多艺的孙子辈,刘雨薇打头阵唱了一首歌:“澎湖湾,澎湖湾,外婆的澎湖湾……”

  “这首歌是唱外婆的澎湖湾,应该是我唱才对吧?怎么抢了我的歌?”

  申大鹏纠结挠头,不过转念一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关于奶奶的歌,表姐选这首歌倒也没有跑题,只是,轮到他了,又该唱什么歌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