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4章 左炔诺孕酮片

    微笑着轻抿嘴唇,嗅着申大鹏身上的汗味,秋风拂过,一缕发丝飘扬,微红的脸颊贴在申大鹏的肩膀上,一种难以言明的安全感袭上心头,不知为何,竟然特别希望这一刻能就此停留、定格。

  校医务室今天值班的是个男的,看着两人急匆匆的跑进来,还是给背进来的,以为是比赛的时候摔伤了,可是看到王诗诗似乎并没有外伤。

  “伤到哪里了?脱了衣服我看看……”

  校医头都没抬的取出了医药箱,王诗诗却俏脸羞红,申大鹏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愣着什么?伤口露出来……”

  男校医抬起头,却看到王诗诗正痛苦的捂着下身私密处,顿时皱眉摇摇头:“你们这些高中生,不好好参加运动会,跑去干什么坏事?小小年纪就偷尝禁果,是第一次吧?那能不疼吗?没大量出血就没什么大事,我也不好给你看,这样,里面有帘子,你们俩进去自己看看吧,出血多了直接打120,少的话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

  申大鹏错愕无奈,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乱七八糟的,不过他还真不好解释,只得看向王诗诗,眼中满是尴尬。

  “那……就我自己看看吧。”

  王诗诗也不好意思让男校医看她的私密处,只得忍着阵痛,在申大鹏的搀扶下向里面走去。

  进去之后,申大鹏把王诗诗搀扶坐在病床上便转过身,将帘子拉好。

  “你自己看吧,我给你把门,放心,我肯定不会偷看。”

  正说着,悉悉索索的脱衣服传入耳畔,搅得他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深吸了口气,申大鹏望向了窗外,可不自觉的,思绪却回到了前世,那个宅男女神,人生就是这么奇妙,谁会想到未来的女神会在自己的身后脱裤子?

  “看不清楚啊,好像肿了……”

  王诗诗自言自语的呢喃,申大鹏却下意识的转过头,吓得王诗诗赶忙夹紧双腿,用手捂着私密处。

  “咳咳……”

  申大鹏赶忙转回头,脑袋还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铁杆上,捂着有些疼的额头,尴尬的轻咳几声,也不说话,他倒没看见什么,但是却看到了一双大白腿,不由得苦笑,自己这也太冒失了。

  外面的校医似乎也听到了王诗诗的话,大声训斥:“肿了正常,能不肿吗?半大的孩子没个轻重,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我就不告诉你班主任了,出来我给你开点药。真是的,怎么现在的学生都这样,一中也这么乱了吗?我上学那会儿,牵牵小手都会脸红,那要是亲个嘴,简直就私定终身了……”

  听着校医的一通数落,再感受着不善的目光,申大鹏只觉得头皮发麻,冷汗直流,就好像自己是个祸害未成年少女的罪人一样。

  王诗诗整理好衣服,脸颊飘着红晕,迅速拿起校医开的药,忍着下身的疼痛转身就走,甚至连多少钱都没问。

  “这些药多少钱?”

  相比紧张羞涩的王诗诗,申大鹏还算冷静一点。

  “不要钱。”

  校医摇着头,叹口气:“你们呀,年纪轻轻要爱惜身体,人家是小姑娘,下回可要温柔一点,知道不?”

  “呃……”

  申大鹏尴尬陪笑,下回?这一回也没有啊,哪来的下回?赶忙灰溜溜的跑出了医务室,搀扶王诗诗回到了班级队伍。

  同学们离得远,根本看不到跨栏赛区发生了什么,此时看到王诗诗一瘸一拐的,还时不时捂着下身,都很惊讶,顿时都用猜疑暧昧的目光盯着申大鹏和王诗诗,有人更是起哄:“你们干什么去了?弄得这么狼狈?”

  “王诗诗跨栏时受伤了,我带她去了医务室。”

  申大鹏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受伤了?也没看到她哪里包扎了?说,这么长时间,你们到底干啥去了?”

  李泽宇满脸堆着坏笑,大有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我真的受伤了,这还有医务室开的药呢。”

  王诗诗显得有些慌乱,想起兜里还有校医给开的药,赶忙将手中的两盒药递了出去。

  好奇的同学拿了过去,一盒是创伤软膏,一盒是左炔诺孕酮片。

  王诗诗显然不知道那是什么药,还跟同学极力的解释着,可一旁的申大鹏却是满脸黑线,暗骂校医给开的什么破药?

  左炔诺孕酮片?

  “创伤软膏?左炔诺孕酮片?”

  钱小豪突然从人群中蹦了出来,嘴角扬起鄙夷的坏笑:“这创伤软膏是涂抹外伤的,可这左炔诺孕酮片好像是避孕药吧?校医会给你们开这种药,难道你们俩……”

  同学们你争我抢的拿着左炔诺孕酮片的说明书仔细看,果然如钱小豪所说,这左炔诺孕酮片是男女房事过后的避孕药!

  顿时,一双双大眼睛望向了申大鹏和王诗诗,眼中尽是似有似无的惊讶与暧昧。

  王诗诗也是脸色涨红,没想到校医开了这玩意,但又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老老实实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人群当中,曹梦媛的目光在申大鹏和王诗诗之间游走,有些寂寥,有些冷漠。

  “梦媛,这其中肯定有误会,他们俩若是有事的话,怎么还会如此光明正大的在同学面前显摆?”

  林晓晓小声在曹梦媛耳边嘀咕着。

  曹梦媛却是毫不在意的淡然模样,洒洒脱脱的起身:“我去检录,马上要长跑了。”

  看着曹梦媛落寞的背影,申大鹏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去开口。

  有时候怕的不是误会,而是误会了之后不知道怎样去解释。

  比赛场上,曹梦媛像是在宣泄着什么,从踏上跑道的一刻起,就满是能量,起跑之后也是异常卖力,最后居然拿了个第一名,而且还若无其事的往回走。

  王诗诗的下身也没那么疼了,歉意的看了看申大鹏,起身走向曹梦媛:“恭喜你,给咱班拿了个第一名。”

  “谢谢。”

  曹梦媛笑了笑,坐在她身边,没过多一会,俩人一起走向了洗手间的方向,待得两人再出来的时候,却是亲密的手拉着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