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8章 难忘的青春

  “余明,你是班长,快帮着求求情啊,这一会儿人越来越多,丢的可是在咱们七班的脸面……”

  林晓晓有些激动,余明也是紧张的直攥拳头,可他毕竟只是个学生,又怎么敢去跟正在暴怒发火的摊位老板理论。

  见到两个男生都不肯去帮忙劝架,林晓晓顿时哑然,她身旁的曹梦媛更是有些瞧不起的冷哼一声,犹豫片刻,走到到了摊主身旁,“老板,咱们有话好好说行吗?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实在不行可以带他们去找学校老师。”

  摊主一看是个柔弱的小姑娘,连理都没理,拽着绳子仍旧抽打。

  “住手。不就是吃饭忘给钱了么?多少钱我替他给了,五十够不够?”

  申大鹏也看明白怎么回事儿了,尤其是看着李泽宇被打的脸上已经有些淤青,赶忙跑上前去,拽住了老板的胳膊。

  “鹏哥,鹏哥救我啊。”

  李泽宇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竟然没出息的哭了。

  老板瞥了一眼,看着申大鹏虽然有一米八的大高个,却只是个学生,顿时心里毫无压力,冷冷瞥了他一眼:

  “五十?你打发要饭的呢?我这阵子逃单的人老多了,估计都是这两个小子带的头,我最近赔好几千了,你要赔,就全都赔了,不然,就滚一边去,别特么多管闲事。”

  老板嘴上说着赔了几千块钱,实际上他也就亏了几十块钱成本而已,逃单的毕竟还是少数!

  他现在这幅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就是想把事情闹大,震慑一下这群占便宜的学生。

  听得老板居然动粗口骂人,申大鹏眉眼间多了几分厉色,他给这五十块钱,已经连上次吃霸王餐的钱都绰绰有余了,没想到老板还是这般固执无礼,语气顿时不悦:

  “我给你五十,已经足够你这次的损失了,你要是不认,可以把他们送到学校老师那里,要是还不相信学校,也可以把他们带到派出所,让警察来处理!但是你这样用绳子捆人,还动手打人,可是非法拘禁,对人施暴,是犯法的。”

  老板愣了愣神,没想到学生竟然拿警察来吓唬他。

  曹梦媛也在一旁附和:“老板,你要是把人打坏了,你也得赔偿……”

  “哈,还有没有天理了?他们俩吃饭不给钱?我还得赔他们钱?”

  老板顿时大怒,指着申大鹏和曹梦媛破口大骂:“你们这对狗男女,跟他们俩是一伙的吧?你们俩是不是吃饭也没给钱?赶紧给我滚,再不滚,信不信我把你们也绑起来?”

  “你,你……”

  听到‘狗男女’三个字,曹梦媛又羞又怒,小脸涨红指着老板想要反驳骂他几句,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她虽然知道那些骂人的话,可是从小到大从来都没骂过人,一时间竟是有些语塞。

  申大鹏也是错愕不已,他没想到老板居然连女孩子都骂,心中泛怒,想要以暴制暴,可是看着李泽宇和穆晓峰仍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捆着,而学校门口已经围满了人,就连学校对面的楼房上也有人打开窗户在看热闹。

  想了想,毕竟是李泽宇有错在先,不能把事情闹大,还是得息事宁人,只好又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老板,你看我们也是学生没有多少钱,我最多就能拿出来一百块了,要不您就高抬贵手放了他们吧,都是小孩子不懂事,给他们一次机会,你看行不?”

  老板一看申大鹏认怂,再看看周围的人群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顿时心里底气更足,“切,一百块钱?要想解决这件事,至少得一千块。”

  “一千??”

  闻言,林晓晓和曹梦媛皆是一声惊叹,要知道,这可是2001年的青树县,普通劳动者的工资也就五六百块,稍稍好一点的单位,还得有点职位的,才能赚到一千块钱,这老板竟然狮子大开口。

  申大鹏也是紧皱着眉头,这钱他不是赔不起,是他不能赔,明明没有多大的事,就这么认怂,岂不等同于让人给讹诈了?

  “靠,都特么围在校门口干鸡毛呢??老子找个人都费劲,滚,都滚一边去……”

  骂骂咧咧的呵斥声在人群外面响起,人群自动散开了一条缝隙,孙大炮子推开人群挤了进来,正好看到了欲要寻找的申大鹏,赶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正要开口说话,却看到摊位老板正指着申大鹏的鼻子喝骂。

  眼珠一转,孙大炮子嘴角泛起冷笑,这可是他表现的好机会啊!

  孙大炮子赶忙走上前去,毫无征兆的就是一脚,直接把摊主给踹了个狗吃屎,大声呵斥:“老狗子,你现在挣钱了,牛比了是吧?都敢在学校门口殴打学生了?这个月的保护费交没交呢?”

  “哎呀,我擦……”

  摊主爬起来刚要大骂,抬头看到来人是孙大炮子,立刻收起了之前的放肆,有些畏惧,唯唯诺诺的开始点头哈腰:“炮哥啊,哈哈,保护费一分不少,我都交给黄毛哥了。”

  “给黄毛了?我怎么没收到啊?赶紧给钱。”

  孙大炮子摊开手递到老板面前。

  “呃……”

  摊主哑巴吃黄连,可又不敢跟孙大炮子理论,翻翻兜里发现都是零钱,便一把抢过申大鹏手里的两张五十块,递到孙大炮子手中,陪着笑,“炮哥,先给你这一百,剩下的我……”

  话还未等说完,孙大炮子直接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呼了过去,骂道:“你特么是不是瞎了眼?连鹏哥的钱都敢抢?”

  闻言,摊主一脸懵逼,捂着炙热的脸,茫然的看了看孙大炮子,又瞧了瞧申大鹏,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再也不敢要钱,赶忙转身就要跑路。

  “唉。”

  申大鹏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恶人还需恶人磨啊。

  申大鹏把一百块钱从孙大炮子手里拿回来,递到了摊主手里,摊主却畏畏缩缩的不敢要,申大鹏摇摇头,“叫你拿着你就拿着,我可不想欠你的。”

  “是是……”

  摊主拿了钱,赶忙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还特么看什么?都给我滚,散了,散了……”

  孙大炮子冲着人群又是一通大骂,围观的都是学生,最怕的就是这种混混,赶忙都逃之夭夭了。

  人群散去,申大鹏刚把李泽宇和穆晓峰身上的绳子解开,李泽宇就抱着申大鹏嚎啕大哭:“鹏哥,多亏了你啊,我以后再也不吃霸王餐了,这是要命啊……”

  曹梦媛则是偷偷看着孙大炮子,心中有些害怕,但是看孙大炮子好像成了申大鹏的跟班,还一口一个‘鹏哥’的叫着,倍感奇怪,正犹豫着要不要问问,却被一旁的林晓晓拉走了,低声提醒:“一群混混,离他们远点。”

  “大脑袋,今天的事,你要谢就谢孙大炮子吧,刚刚是他帮你解了围。”

  申大鹏刚说完,还不等李泽宇和穆晓峰道谢,孙大炮子已经凑上前来,拍了拍李泽宇的肩膀,“都是自家兄弟,说什么谢,那不就外道了嘛。”

  “咳咳……”

  李泽宇紧张的频频咳嗽,差点没被口水呛死,怎么也想不明白,孙大炮子怎么突然这么客气了?

  “孙大炮子,你来干什么?”

  申大鹏把孙大炮子拽到了一边。

  “鹏哥,你不是让我打听朱神兵的消息吗?我是过来跟你汇报情况的。”

  孙大炮子满脸堆笑:“朱神兵这个周日要举办一次聚义宴,邀请的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大哥,听说好像是他的堂兄,就是他那个巡警队长大伯家的儿子,朱神佑,刚从国外留学回来,说是要在县里大展拳脚,办什么公司,所以请大家吃饭。”

  申大鹏原本并没想到孙大炮子会起到什么作用,没想到还真的带来了机会,于是点头:“好,这次咱们一块去……”

  孙大炮子离开后,申大鹏、李泽宇、穆晓峰三人便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到了班级,刚推开门,就看到班主任李明辉站在讲台上,脸色铁青的望着他们。

  “兄弟,保重。”

  申大鹏拍了拍李泽宇的肩膀,摇了摇头回到了座位上。

  李泽宇和穆晓峰相顾无言,蹑手蹑脚的向座位走去。

  “哼!还有脸回班级呀?”

  李明辉把手中的书本往讲桌上一摔,手里的教鞭一指两人:“听说你们两个可有出息了,吃饭都不给钱了?还让人绑到了学校门口,一顿大闹?你们知不知道,给学校抹了多大的黑?啊?”

  李泽宇和穆晓峰自知有错,也不敢说话,只顾低着头。

  “看你们两个那熊样,还有胆量吃霸王餐?都懒得说你们……”

  李明辉瞪着两人,一拍讲台:“你们俩,一人给我写一份两千字的检讨书,明天早上交给我,少一个字都不行,听到没有?”

  “啊??”

  两人顿时一副要死的样子,平时考试,八百字的作文都得从阅读理解抄写一段,才能凑够字,两千字的检讨书啊,这要怎么写?

  “啊什么啊?要是不想写,就回去把你们的家长叫来……”

  “写写……肯定好好写。”

  一听说要叫家长,两人赶忙频频点头,又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座位上。

  看着李泽宇无精打采,申大鹏也有些自责,其实上一次被连哄带骗的去吃霸王餐的时候,就应该提醒这小子,这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当初光顾着回忆青春,把这茬给忘了。

  不过,这又何尝不是难忘的青春呢?

  申大鹏在这里感慨青春,小姨却已经到了市里,在几个小区里逛了会儿,还真看到了申大鹏提及的桶装水广告。

  按照地址找到了一个送水的水站,小姨在外面站了没多一会,就看到送水车一会一趟,有的是普通的三轮车,还有的是骑着自行车,上面载着三四桶就出发了。

  “哎,哎,小心……”

  刘凤霞看到一个骑摩托车送水的,刚放上去两桶水,摩托车就已经要偏倒了,出声提醒的同时,小跑过去帮着扶住了摩托车。

  “呦,谢谢你呀!”

  骑摩托车送水的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穿着短裤和背心,身上被晒得黝黑,额头还满是汗珠,大手上还有些许老茧。

  “大哥,你骑摩托车送水,这么辛苦,能赚多少钱啊?”

  刘凤霞试探着问了一句。

  “我这个当然赚不了多少,一天送个二十来桶,赚个二三十块钱,反正是体力活,凭着力气赚钱呗。”

  男子把摩托车停好,重新摆放着上面的桶装水。

  “那一个月也有八九百块呢?”

  刘凤霞心中感慨,原来还瞧不起干重体力活的,没想到,人家能赚这么多,“那这个水站一天能送出去多少桶啊?”

  “这个也没准,平均一下,一天能有一百多桶?”

  男人随口应了一句,就赶忙回到水站里去继续搬水了,毕竟对他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

  这个看似轻松的回答,却让刘凤霞倍感吃惊,按照这个水站一桶十二块钱的价格,这一天就能卖一千多块钱呢,不过,也不知道其中的利润是多少。

  刘凤霞偷偷记下来水桶上厂家的电话号码,找了个电话亭拨了过去,“喂,你好,请问是桶装水的厂家吧?我是静湖市下面县里的,想做你们的代理……”

  一番询问后得知,桶装水的批发价是六块钱,建议零售价是十块钱,现在厂子里搞活动,一次性买十桶送一桶,买二十桶送饮水机,这些赠送的东西可以直接作为促销政策送给客户,也可以自己留着单独卖。

  刘凤霞心里大概计算着,除去从市里到县里的运费,每桶还能有三块钱左右的利润,去掉送水工的费用,那还剩两块利润,一天要是能卖出去一百桶,那可就是两百块的利润啊,若是再能卖上几个饮水机,赚的还能更多。

  算明白账,顿时咂舌惊讶,有些难以相信,之前她在罐头厂上班,辛辛苦苦一个月才赚五百多块钱,人家一个小小的水站,三天就能赚她三十天的工资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