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5章 老板敬酒

  “诶,还真没准呢,你们别不信,我看大鹏从小就聪明,还特别爱看电视,说不定是听到了什么新闻呢?”

  小姨宠溺的摸了摸申大鹏的脑袋。

  “呵呵,对,他真是特别爱看电视……”

  表姐刘雨薇也是频频点头,却是大笑不已,“不过,他都是看动画片吧?大闹天宫,金刚葫芦娃……”

  申大鹏尴尬万分,只得低着头埋头大吃特吃,装作没听到。

  “咳咳……”

  母亲刘凤云见场面尴尬,赶忙岔开话题,“洪斌,你那个烟酒商行的生意怎么样?”

  “还不错,虽然只是定向的客人,但是东西卖的贵,还是能赚不少!”

  刘洪斌转头对刘凤霞和王志伟说:“要不,你们俩也别在那厂子里干了,一个月辛辛苦苦,才拿那么点钱,下海经商吧?现在钱很好赚的。”

  “就知道赚钱,你活到钱眼里了?”

  刘洪顺算不上是个书呆子,但也是相差无几,家里藏书不少,有些文化,可是对于仕途上的阿谀奉承他却始终不愿去做,经常由着性子,所以这么多年还只能做个普通职员。

  “那也比一辈子伺候人强,我一个月赚的够你半年了。”

  小舅也憋着气呢,他小时候总挨刘洪顺骂,现在有钱翻身了,腰杆算是硬实了,有意无意的彰显一下自己的实力。

  “哼,小打小闹的生意!”

  大舅虽然心中不喜却也无法反驳,包厢里的场面一时间尴尬无比。

  正没人说话的时候,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随后一个稍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端着酒杯走了进来,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意。

  “哦?朱老板,您怎么来了?快,快,坐下喝一杯。”

  小舅刘洪斌赶忙站了起来,抽出身旁的椅子。

  不过,对于刘洪斌的热情,朱老板却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多加理会,反而是走到了大舅刘洪顺的面前,紧紧握着手,“哎呀,听说县委办的刘秘书来我这里吃饭,真是蓬荜生辉啊,特地来敬刘秘书一杯,还望刘秘书给些薄面?”

  刘洪顺听得朱老板一口一个‘刘秘书’叫着,心中也是受用,笑着举起杯,轻轻碰杯,随后两人一饮而尽。

  “呦,这不是申科长吗?哎呀,好久不见。”

  朱老板又与申海涛握握手,随后摇摇头:“不对,现在不能叫申科长了,应该叫,申大队长,以后酒店门口那些流动摊贩,还得麻烦申大队长多多帮忙啊……”

  朱老板嘴上说的客气,可话里话外都带着些许不屑,态度也没有像对待刘洪顺那般恭恭敬敬,又敬了在坐众人一杯酒,便自顾离开了。

  “爸,这人谁啊?”

  申大鹏觉得这个朱老板有些眼熟,随口问了一句。

  “他是松白大厦的大老板,叫朱厚,是我们同事朱淳的弟弟。”

  申海涛脸色难看,明显对于刚刚朱厚的冷嘲热讽甚是在意。

  “对,对,之前我租门面的时候,还是姐夫帮我找的朱淳队长才能租下来的,还是姐夫最有面子啊!”

  刘洪斌举起酒杯,敬了申海涛一杯。

  “朱厚?朱淳的弟弟?”

  申大鹏陷入了沉思当中,突然有一种直觉,苏酥在松白大厦失足坠楼的案子,肯定不是巧合!

  申大鹏一直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也不是一个感性至极的人。

  他不想当什么蜘蛛侠、蝙蝠侠、钢铁侠去拯救世界,但他还是无法眼睁睁看着一个花季少女,就在他的眼前陨落!

  他一定要做点什么,才对得起身边的人,也对得起老天爷给他这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想想容易,可是做起来却很困难。

  至少目前他毫无线索可言,虽然猜测这其中一定与朱淳、朱厚两兄弟有关,可他也不能傻呵呵的去问人家,“请问,你们有没有预谋杀害那个可爱的小姑娘?”

  这是嫌自己死的太慢吗?

  可又不能去找那个苏酥,上次见面都已经被当成了色狼,要是再莫名其妙的问她有没有男朋友,那误会只能越积越深。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申大鹏有些郁闷,想做点好事,怎么如此困难?想想小说里的那些重生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都他么的是扯淡!

  一低头,看到了手里的泡芙饼干,又循着望向小姨夫,正见他作为小姨的男朋友起身敬酒,一下子忽地想通了!

  不能直接问他们,但可以从苏酥社会上的那个男朋友下手啊!

  只不过,申大鹏是个刚刚升入高三的学生,并不认识社会上的人,挠挠头想了好一会,倒是想到了一个人,回头问问他。

  申大鹏的沉默不语,是在想苏酥失足坠楼的事情,可看在一家人的眼中,似乎是对于大舅的批评,认识到了错误,正在低头沉思,认真悔过。

  见到申大鹏这般知错能改的样子,大舅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而又把矛头对准了小舅的儿子,也就是表弟刘天硕。

  “洪斌,不是我说你,看看你把天硕打扮的,像什么样子?”

  大舅频频指点着刘天硕直摇头:“一身所谓的名牌,整个就是一个富家大少模样,他才上小学就穿这些与他毫不相配的衣服,那等以后长大了是不是还得开汽车?喝洋酒?抽雪茄?”

  申大鹏霎时愕然发呆,大舅的语言能力和思维能力真是太强了!

  自己这位表弟未来生活就跟大舅口中说的一个德行,穿着一身阿玛尼,开个保时捷到处招摇,后来一次醉酒驾车把人撞死了,因此进了监狱。

  小舅是托了所有的人脉关系,倾尽了所有的家财,到受害者家里磕头作揖,求爷爷告奶奶,才换来了些许原谅,但终于还是蹲了大牢,只是因为取得了对方家属的谅解被少判了几年。

  小舅家也因为此事一蹶不振,再无翻身之日。

  前世的时候,申大鹏一直觉得大舅是个特别‘装’的人,倒不是装比的装,而是总喜欢用教训的口吻斥责别人,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的透彻,这也是大部分人都不太不喜欢跟大舅交往的原因。

  不过,这一世,申大鹏却是发现,大舅说的话,还真是挺有道理,至少大部分事情都按照他所说的路线在发展,不愧是县里很多政策文件的起草者。

  只是,这古怪的脾气着实让人无法接受,来了劲头,都敢跟领导对着干。

  这也是大舅一直不被重用的原因,直至最后身体不适,直接提前退休。

  大舅最喜欢的一句古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他有些学者的情怀,也有一腔的热血,可惜,却始终没有宣泄,连个大展拳脚的机会都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