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3章 前世那悲伤的记忆

  班级里除了钱小豪一伙人,其他同学都暗暗朝钱小豪投去了鄙夷目光,申大鹏早就站起来了,手都没有碰到书本一下,怎么偷偷看书呢?

  “Too_young, too_simple, sometimes_naive,送给你,我们亲爱的学习委员,钱小豪同学。”

  申大鹏本来不想与人斗气,可既然人家都指着鼻子骂他S,B了,还不反击?真的当他好欺负?

  这是一句莎士比亚的名言,图样图森破的原型。

  “这句话什么意思?”

  “诶,这你都不懂?就是太傻、太天真……”

  “不对,不对,是‘好’傻,‘好’天真……”

  “我看过一本书,叫很纯很暧昧,所以他是很傻很天真!”

  “反正是骂人就对了,哈哈!!”

  几名同学主动充当起了翻译,搞的钱小豪脸色涨红,恶狠狠的瞪着申大鹏,这次他可是丢人丢到家了,居然被一个学习渣子给嘲讽了一顿。

  “答得很好,都坐下吧。”

  孙颖也是有些错愕,她先是没想到申大鹏会回答的完全正确,也没想到申大鹏英语的发音如此标准!

  在她印象里,申大鹏一直都是个不会惹事的老实孩子,今天居然敢公开嘲讽班级干部学习委员?

  错愕的可不止孙颖这个英语老师,对于班级的同学来说,更是极大的冲击,就连一直嘲讽申大鹏的林晓晓,此时也是疑惑的望着申大鹏。

  “这人逆转了?疯了?不,不是,一定是他为了引起梦媛的注意,早就偷偷练习过了,那也不对呀,他怎么会知道老师问他这个问题……”

  一节好好的英语课,就在班级同学彼此念叨“图样图森破”的玩笑中结束了。

  2001年,这句未来的网络用语,悄然流行起来,小蝴蝶的翅膀悄然煽动,历史的车轮发生了些许偏移。

  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而高三补课期间,最后的自习课都是由上一节的科任老师代课。

  申大鹏就在孙颖诧异的目光下,再次用极其标准的英语请了个假,孙颖居然就茫然无措的点点头,同意了。

  看着申大鹏潇洒离去的背影,孙颖嘴角泛起了笑意。

  别的她不敢保证,但至少高考英语的听力部分,她觉得申大鹏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

  松白大厦。

  虽然不是什么星级大酒店,可在青树县这地界来说,已经算是最高档的地方了,吃、喝、玩、乐,应有尽有。

  在新世纪初,一个拥有保龄球馆、大小私人麻将包房、高档餐厅的酒店,在青树县可只此一家,向来都是有钱、有地位的人才能来此潇洒与挥霍。

  当年申大鹏从青树县离开的时候,这里已经重新改建,面目全非。

  而此时,却是松白大厦在青树县最为耀眼的时刻。

  申大鹏抬着头,格外认真的看着高达十几层的大楼,他想回忆起一点关于少年时候的记忆,目光从上至下,最后落在了三楼的缓台,上面立着铸铜的四个大字,‘松白大厦’。

  突如其来,申大鹏的脑海中闪过一幕凄惨的画面。

  一个女孩子,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从楼上宾馆房间跌落,尸体就卡在这几个铜字之间,已经完全的扭曲变形了。

  “呼,呼……”

  申大鹏的呼吸显得有些紧张与急促,一个人的名字像是一把尖刀一样,扎在了他的心里!

  苏酥,就是苏酥!

  那个在老穆羊汤馆,他和刘宁臣一同看到的那个扎着马尾辫,有些质朴却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女孩子。

  这件事情当年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不过申大鹏并不认识这个苏酥,只是当时好奇,就打听了一下。

  听说是跟社会上的男朋友在房间里嗑药,由于药力过猛,太过于兴奋,趴在窗户边激情的干那事,结果一时失足,从楼上跌了下来。

  这种带着色情和暴力的新闻,总能成为枯燥学习生活中,茶余饭后的谈资!

  那时候李泽宇还啧啧惊叹,这女孩实在是太骚了,赤身果体的趴在高层落地窗前面啪啪啪,也不知道她是否恐高?

  剧情离奇像是拍案惊奇一样,虽然匪夷所思,但是却足以让人兴奋盎然。

  当时是朱淳负责的这件案子,还曾经带队来学校里调查过,申大鹏那时候还傻傻的以为朱淳是父亲的好朋友,同事,还跟他打了招呼。

  现在回想起来,这件事只怕另有隐情。

  先不说朱淳这人的问题,单单说他印象里面的苏酥,就绝不是那种滥-交的女生,那种简单、单纯、质朴到见了警察都会紧张害怕女孩儿,怎么会有社会上的男朋友?还是敢嗑药溜冰的狂野派?

  申大鹏用力揉了揉太阳穴,想要努力回忆起苏酥消香玉损的日子是哪天,可一直想到脑袋都要爆掉却仍是一片空白,好像是高三前夕,又好像是刚开学。

  毕竟他前世与苏酥根本就不认识,连一句话都没说过的陌生人,哪里能记得清楚她的生死时间?

  “大鹏?怎么不进去啊?”

  申大鹏正想的烦闷头痛,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他的小姨,刘凤霞。

  小姨是母亲辈分里面最小的,备受关注和宠爱,也养成了一些个性,所以至今还没有结婚,但是已经有一个相处了好几年的对象,叫王志伟。

  两人都在县里的罐头厂上班,小姨是流水线上的女工,而‘小姨夫’则要好一些,是厂里技术科的人才,一副老好人的学究模样,性格老实的有些蔫儿。

  “小姨……”

  申大鹏嘴角微微上扬,看得出很高兴。

  小时候,家里就小姨对他是最好的了,因为那时候小姨还在上大学,手里有充裕的零花钱,经常给他买零食和玩具。

  前世,清水罐头厂是青树县最大的国企,一直都是效益不错,但是因为厂长贪污腐败,被查出了亏空,银行催债。

  因为质量问题,又被经各地销商退货,一番恶性循环过后,好好的一个国企厂子竟然直接亏损倒闭了。

  而小姨和小姨夫两人双双下岗,只得做点小买卖养家糊口,因为姨夫是搞技术的好面子,也不爱抛头露面,所以家里大小事情都是小姨在张罗。

  因此,小姨平日里没少抱怨,但是小姨夫却是一脚踢不出两个屁来的性格,只知道傻笑,把小姨每天气得不行,如今再看到朝气蓬勃,满脸笑意的小姨,实在难以与前世那个怨妇联系到一起。

  “大鹏,傻愣着看什么呢?我的妆花了?”

  刘凤霞从自行车下来,赶忙翻出包包里的小镜子,左右瞧个不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