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9章 羊汤,好喝吗?

  看见申大鹏和刘宁臣回来,孙大炮子好像见到了亲爹一般,腆着脸、陪着笑,就差跪地上磕头求饶了。

  “大哥,啊不,警察……叔叔,对,警察叔叔,我这什么坏事也没干,您能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吗?要不然,您看看先给我解开手铐,让我歇一会吧?我的腿和腰都快断了……”

  刘宁臣是治安科的协警,平时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打不死小强一般的混混,大事不犯小事不断,偶尔打打群架,欺负欺负弱小,吓唬吓唬人,把他们抓进去关几天,出来了依旧死性不改,所以,他对孙大炮子没有任何同情之心。

  至于申大鹏,前天还被孙大炮子揍了一顿,自然更不会管他是否难受,反正死不了,在后面待着去呗。

  刘宁臣警车开了一道,孙大炮子就在后面求饶了一路,本来以为是要把他关拘留所里,没想到车子却开回了学校门口。

  “大鹏,这小子你到底想怎么办?”

  停好车,刘宁臣皱着眉望向了孙大炮子。

  “放了吧,一个小混混而已,把他关几天还是要出来的,这个盖世山驴逼现在要是不傻就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说话的声音不小,明显有意说给孙大炮子听的,说完,跟刘宁臣道了声再见,便大摇大摆的进了学校。

  刘宁臣到后面打开了手铐,掐着孙大炮子的脖子,大头皮鞋揣在他的屁股上,将他踢出去老远,指着他怒目警告:“我告诉你,以后少惹事,不然我见你一次抓你一次,你要想找个免费睡觉的地方,可以随时找我……”

  说完,一脚油门,驾驶着面包车离开了。

  “特么的,老子今天是不是踩到狗屎了,点这么背?”

  孙大炮子恶狠狠的骂着,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一想起申大鹏那欠揍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心有不甘想要报仇,可现在知道申大鹏有些背景,至少在局子里面有朋友,他也只得作罢。

  “嘿,炮哥,刚才干什么去了?”

  孙大炮子正在擦拭着额头和身上的汗水,被身后一声极为突兀的叫声吓了一跳,身体习惯性的向旁边一闪,回头却看到了袁帅那张臭屁的脸和那一头的黄毛。

  “你特么一惊一乍的,要吓死老子啊?”

  孙大炮子正数落着,却看到之前不见踪影的小弟们三三两两都聚拢了过来,想必刚才是都躲进学校对面的商铺里面了,这时看到他们老大没事才又出来了。

  “我们不是看你和申大鹏那小子走了嘛,炮哥你办事太血腥、太暴力,我们都还小,也不敢看那少儿不宜的场面啊!”

  袁帅拍马屁的讨好着:“炮哥一出马,是不是申大鹏那小子就直接吓尿了?”

  “那是……”

  孙大炮子顿时又来了装比老大的劲头,噘着嘴,横着膀子,得意畅笑:“他们刚才请我吃了顿饭,算是认错赔罪,以后……这事就算了。”

  “是是,炮哥威武,那你们吃的什么好东西啊?没给俺们剩点打包?”

  旁边又一个小弟凑上前来,替孙大炮子点上了一根烟。

  “没法打包啊,在老穆羊汤馆喝的羊汤,吃的酱牛肉,你看老子吃的这一身汗。”

  孙大炮子特意蹭了蹭胸前和咯吱窝下面的汗水,给一群小弟看了看。

  “炮哥,好喝吗?”

  小弟也想学习袁帅拍拍孙大炮子的马屁,结果却换来孙大炮子一个响亮的巴掌。

  “喝喝喝,我喝你妈了个脑袋啊,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孙大炮子刚才在车里站也不是蹲也不是,又被闷在车里出了一身的汗,差点就虚脱了,哪有力气跟小马仔唠叨许多,大手一挥:“走,先找个地方吃饭去。”

  “炮哥,你不是刚喝了羊汤吗?”

  刚挨了一巴掌的小弟还是不长记性,又嘴欠的问了一句,看着孙大炮子又举起了手掌,吓得赶忙躲闪着把脸捂上了。

  孙大炮子伸手只是虚晃一招,这一次是抬脚踢在了那个嘴欠小弟的屁股上,瞪了他一眼,随后指着其他人:“你们是不是都没吃呢?走,炮哥请你们吃……”

  说完,一群人乌泱乌泱跟在孙大炮子后面离开了,只留下那个挨揍的小弟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心中纳闷,不就是拍个马屁吗?怎么就这么难?

  离下午上课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班级里只有几个三三两两的好学生在温习功课。

  曹梦媛和一向不爱学习的李泽宇也在其中,不过,他们俩却不是为了学习来这么早,而是为了等申大鹏的消息。

  曹梦媛是一直就没有离开教室,甚至连中午饭都没有吃,始终心神不宁的在座位上瞧着班级门口,手中油笔在本子上胡乱的画着什么。

  本来想出去看看情况如何,可是又害怕自己不但帮不上忙,还会被那群混混抓到反而会连累了申大鹏,所以始终没敢走出教室半步。

  曹梦媛正愁眉不展的胡思乱想着,就看到了一道期盼中的身影走进了教室,抬头一看,果然是申大鹏回来了,而且还毫发无损。

  顿时有些愕然,忽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申大鹏。

  坐在后排的李泽宇更是惊讶不已,赶忙大步跑到申大鹏身边,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确定申大鹏身上没有任何伤势,这才兴奋的问起:

  “鹏哥,你被他们那么多人带走了,他们没揍你?还是说你又爆发了,像痛扁袁帅那样一个打几十个,把孙大炮子他们一伙人都给揍了?”

  “他们几十号人,我就一个人,你当我是超人、蝙蝠侠啊?”

  申大鹏也没想把事情瞒着,回到座位上之后就把大致经过说了一遍:“是我爸的徒弟,刘哥碰巧来学校接我,准备请我吃饭,结果开着警车把孙大炮子那伙人给吓跑了。”

  “开警车来的?我去,太霸道了,哎鹏哥,你当时看没看到孙大炮子他们,有没有被吓得尿裤子啊……”

  李泽宇松了口气,却开始了没完没了的询问,毕竟对于这个年纪的学生而言,警匪之间的斗争,向来都是神秘又有魔力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