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0章 古惑学生

  申大鹏刚回到教室,就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怪异目光,甚至有几个人还在偷偷议论着什么,只是他懒得理会,继续看起书。

  刚坐稳,身后的李泽宇就鸟悄的凑了过来:“鹏哥,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

  申大鹏笑笑,指了指厕所的方向,“他们被我揍了一顿!”

  “不能吧?你说实话,他们打你哪了?是不是内伤啊?别又打脑袋,傻了吧……”

  李泽宇来来回回的上下看了半天,结果连个手指盖大小的伤都没有找到。

  两人折腾来折腾去,班级里的同学也自然听得清楚、看得仔细,只是不敢相信一直内向的申大鹏,居然敢动手打人!

  曹梦媛自然也看到了之前申大鹏和袁帅离开,当时她还有些担心,想着要不要去告诉老师?

  结果很快申大鹏就没事儿人一样的回来了!听说还把袁帅那伙人给揍了?

  她回过头向申大鹏的方向望了一眼,觉得有些颠覆她往日里所有的印象,到底是申大鹏这个人变了,还是自己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呢?真是个奇怪的人……

  “黄毛哥……好像没有人了,咱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学校厕所里,一处阴暗的角落,悄悄躲着两个人,从都到脚都是屎黄屎黄的颜色,其中一个光头脑袋上,还残留着一张湿透的纸巾,说话的正是和尚,而他旁边则是袁帅。

  “和尚,你先出去看看,操场上还有没有人了。”

  袁帅身子一边往墙上不停的蹭着,一边捏着鼻子,毕竟身上的味道太过刺鼻,实在难以忍受。

  “我?我去?这副模样要是让人看到了,以后我还怎么在学校里混呐……”

  和尚指了指身上沾满屎尿的衣服,满脸的嫌弃。

  可话还没等说完,就被袁帅拎着衣领拽到了厕所门口,猛地一脚踢了出去,“我特么要是被人看到了,你还混个屁。”

  “黄毛哥,没人,快,快出来!”

  和尚向厕所里轻声喊了一句,就猫腰向厕所后面的学校围墙跑去。

  袁帅小心翼翼的从厕所门口探出头来,瞧着四周确实没有人,又看见和尚正在围墙边上等着他,这才赶忙用校服盖住了脑袋,飞奔到了围墙下面。

  还不等和尚说话,袁帅就照着他的腿弯踢了一脚。

  和尚吃痛叫了一声,直接半跪在地,袁帅没有丝毫犹豫,踩着和尚的后背当踏板爬上墙,翻身一跃出去了。

  和尚的身手还算敏捷,自己勉勉强强翻过了近两米高的围墙。

  两人用衣服挡着脸,快速跑开了,只剩下满墙的黑黄色,在烈日的炙烤下散发出淡淡的骚臭味道。

  一路在路人讶异和嫌弃的目光中,袁帅跟和尚直接钻进了一间小澡堂子。

  “我们还要洗衣服,这钱不用找了!”

  丢下湿乎乎骚乎乎的十块钱,就匆忙钻进了淋浴室,待得两人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

  身上、衣服上虽然没有了黑黄色的污秽之物,可还是湿漉漉的,毕竟刚洗完的衣服,哪能干的那么快!

  幸好有八月灼热的烈阳,想着在外面溜达一会,也会‘风干’。

  “喂,给我呼炮哥,请速回电话,本机号,我是黄毛!”

  寻了一个公用电话亭,袁帅赶忙给孙大炮子打传呼。

  这年头,传呼台有个特殊的功能,就是可以直呼机主的姓名,社会上有头有脸的都是如此,在外头和朋友一说,都觉得倍有面子,实际上,也就是花钱办理个呼名业务。

  等待电话回复的时候,袁帅无聊的扇呼着身上的衣服,嗅了嗅,虽然洗的干净,可总觉得有一股骚臭味,正要将衣服脱掉,电话铃就响了。

  “喂!炮哥啊,是我!”

  袁帅冲着电话另一头,极为谄媚的咧嘴笑着。

  “怎么样?”

  电话那头传来了阵阵粗犷的声音。

  “这个……”

  袁帅脸色变得极为尴尬,纠结了半天有点怕炮哥看不起:“找是找到了,不过那小子挺能打的,是个狠人,我跟和尚被他给好一顿揍……要不炮哥你多码点人来。”

  “我草,没用的东西!”

  电话那头先是一顿臭骂,骂累了孙大炮子才作罢,“行了,晚上我带人过去,干了那个臭小子,你等着吧!”

  “是是,炮哥威武!”

  袁帅心里,对曹梦媛还是有些念想的,在高一的时候还写过情书,只不过后来被孙大炮子看上了,他也只能挥泪斩马谡,忍痛割爱!

  不过,他想的是孙大炮子玩完,至少能给他喝点汤、涮涮锅也行。

  挂断了电话,袁帅丢下五毛钱,起身便走,可一阵微风袭来,鼻间又闻到了淡淡的骚臭味,赶忙嫌弃的把衣服脱了,干脆露了个膀子。

  “黄毛哥,咱俩这样子也不能回学校了,干啥去啊?”

  和尚生怕袁帅拿他出气,只得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又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也把衣服脱了下来。

  本就是光头,再光着膀子,看起来倒有些莫名的小可爱!

  “他娘的,饿了,先吃口饭去!”

  看着不远处的一个烧烤摊,袁帅直接大步走了过去,随便点了些肉串,大快朵颐的撸了起来,边吃还恶狠狠的嘟囔不停:

  “申大鹏,你居然敢把老子踢粪坑里,你等着,晚上放学让炮哥带片刀过来,我要不砍废了你,我就不姓袁……老板,来两瓶啤酒,要带冰碴的,降降火……”

  “来,来了……”

  烧烤摊的老板将袁帅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又看袁帅跟和尚两人光着膀子,脸上是一副凶狠的模样,将啤酒送到黄毛的桌前,赶忙畏畏缩缩的跑回去烤串了。

 烧烤摊老板心中难免阵阵感慨:“动不动就打打杀杀,港片看多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